黑夜挡不住光明(二)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接前文)

二、让我们共同为历史作证——记中领馆前2555天的和平请愿

在七年前的那个七月,出于极端妒嫉的江氏不顾百姓的福祉,利用喉舌媒体编造种种谎言,动用整部国家机器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血腥迫害。

“作为法轮功的受益者,我们为那么多世人还来不及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对人有多珍贵而遗憾;为那些被中共的谎言蒙蔽对法轮功做了不好的事,对自己生命造成深重危害的人痛心。其实,这并非复杂问题:人与人之间都真诚、善良、宽容相待的世界好不好?‘真善忍’的原则该不该去实践和展现?在他遭到诋毁时,该不该去坚守和维护?事实上,七年来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就是告诉世人法轮功是什么和被迫害的真相,就是在这过程中实践和坚守‘真善忍’的原则。大法的珍贵和殊胜,令真修者无论在任何压力下、在任何危难中都为之舍命而不足惜。”——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这场迫害发生之初,中国大陆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本着善心,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进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告诉政府和民众法轮功是好的,希望能够制止迫害,能有自由修炼的权利。但所有上访渠道都被堵死,信访局和天安门广场成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上访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很多人一去不返,杳无音讯,可他们依然前仆后继。面对中共利用国家机器在全球范围内的施压和收买,海外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讲真相,揭露迫害,用各种方式唤醒世人良知,呼吁关注并制止迫害,以声援和营救在大陆受难的同修。


SOS步行紧急营救在大陆受难的同修

烛光守夜悼念遇害同修 美国华盛顿DC


在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举行烛光守夜悼念在大陆被迫害致死的同修 日内瓦

请与我比邻同坐
共同面对那血雨腥风
让我们一同默默地呼唤
真善忍的回归

这首诗以不同语言出现在中国驻海外各国使领馆前的和平请愿展板上。无论在漫天飞雪的寒冬,还是在骄阳似火的酷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或静静打坐炼功,或给路人发放资料、讲述法轮功真相。如今2555天过去了,这和平抗议已延伸到了四大洲的几十个国家的中国使领馆前。参加者种族、年龄、身份各异,他们中有九十多岁的英国老爵士,有尚在父母怀中的稚子,有国际知名公司的经理,有在家相夫教子的主妇……,共同的是他们维护“真善忍”的理念和希望世人不受谎言迷惑的善心。


冰天雪地里渥太华中国使馆前的烛光悼念

* 在领馆前的日日夜夜

加拿大多伦多学员李女士:“我们多伦多学员是从1999年7月开始去中领馆炼功请愿的。不明真相的人说,你们要炼功回家去炼,干吗天天来这儿?你们不是在抹黑中国吗?我说,使领馆是中国政府在海外的窗口,我们来不是为反对中国,恰恰相反,我们因深爱着中国才来这里,来告诉中国政府法轮大法是什么,对人有多珍贵。我天天带着这本《转法轮》,法轮功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理和这五套功法,中国政府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错了。

2000年有历年积雪最长的冬天,纷飞的大雪,时常大到看不清对面人的模样。有个女学员平时从家开车去领馆用一个半小时,可一次大雪天,她竟开了四个小时。等她赶到领馆,集体炼功已结束,她又花四个小时回家。可这并没影响她每天来领馆,因为她知道她的心苍天可鉴。有位同修的车在大雪的冬夜熄火了,后来他冒着鹅毛大雪步行走到领馆接班。

2001年的春天,雨天比往年来的多,风疾雨大,学员们的衣服常常从里湿到外,在倒春寒的日子,这承受可想而知。可雪越大、风雨越疾,来炼功的人越多,大家的心也越齐。一次,有两个华人在领馆门前冻得直跺脚,一个说:这样的天还来炼功,给多少钱我也不干。学员告诉他们:我们都是自愿来的,没拿过别人一分钱,看看我们的报纸吧,你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了,这也是大家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印的。那两人不好意思地接下了报纸。”

多伦多领馆前的和平请愿炼功

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毛女士:“一次,我们约见了领馆的官员,我们诚意地跟她讲我们的修炼经历和感悟,修炼人的善良、隐忍感动了她,她也向我们道出真心话:她父亲是中共高层干部,也在炼法轮功,很多高层干部和配偶都在炼,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就象4.25,江罗集团不打压法轮功,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同身份背景的修炼人去国务院信访办请愿。整个过程那么有秩序,那么和平,离开时地上连个纸片都没留下,这有目共睹。这哪是中共靠号召、命令能做到的?这算什么围攻?不过是因为法轮功太正,炼的人太多太坚定,江氏又嫉妒又害怕,他不顾其他六个常委的反对,一意孤行要镇压,害得我们都难做好人……。最后她收下了我们送她的《转法轮》,说要认真研究。”

然而,江罗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却在不断升级,610特务机构在全国范围秘密下达了江氏对法轮功学员“肉体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密令,用谎言煽动仇恨,用物质利益驱使不法人员将暴力作为“转化”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酷刑、性虐待,甚至直接谋杀手段的暴虐超乎人之想象。

李女士:“2001年6月中,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计划在7月20日前全部转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女学员们被狱警用电棍、武装带毒打,被连续几昼夜‘吊飞机’、甚至被男警当众亵侮、抬进男监由男犯轮奸……随后,15名女学员被狱方宣称集体上吊‘自杀’,130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危在旦夕。为救援同修,唤起人们对迫害的关注,年近六旬的西人学员康妮从7月开始,在中领馆前连续10天24小时请愿;从8月1日起,十四岁女孩叶瑾和年近七旬的李翩翩老人也开始了为时一个月的静坐,后来又不断有同修加入,他们中有刚参加了长途步行250英里的紧急救援活动的60岁的阿姨,有多伦多大学的女博士生,有天性活泼的13岁男孩……从8月19日开始,同修们又开始连续48或72小时接力绝食绝水请愿。”

叶瑾的母亲毛女士说,女儿从小患丙肝体质极弱,当女儿提出要去静坐请愿时,我知道她身体的承受要有多大,天下母亲的心是一样的,但我和她爸都支持她。李阿姨家住在离这颇远的另一城市,她女儿刚开始心痛妈妈年纪大,担心她吃不消,不情愿她参加。后来妈妈告诉女儿:“你也亲眼看到是大法把我从病痛中解救出来,而现在大法和同修蒙难,我有责任站出来呼吁啊!”后来女儿理解了妈妈,每天花好几个小时接送妈妈。这一老一小用一首简朴的诗来表达她们维护世间正义的心:

老来病困不离身,三尺拐杖颤颤行。
得法身健行如飞,知恩不报枉为人。
小小年纪得丙肝,病魔害我生如死。
大法救我得新生,静坐一月把冤申。
迫害真善忍,民族临生死。
坐碎血肉身,更为救华人。
但求我行动你心,
受尽百苦也甘心。

* 我们的欣慰

从那时起,那群老老少少的身影就陪着日升日落,伴着斗转星移,无论是在四十度的烈日下,还是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夜从没间断。冬天有时手脚冻裂了,夏天晒得掉了皮,学员打趣说,“脸上只有两个眼球是白的”。修炼人的善良、和平与坚韧感动了无数世人的心,越来越多原来不理解的人也逐渐转为钦佩和支持:

“请愿之初,领馆的工作人员借给植物浇水为名,故意向我们身上浇水,想赶我们走,把我们老老少少浑身浇得透湿,那可是多伦多的深秋啊,可没有一个人离开,也没人抱怨。慢慢的,有人开始向我们微笑致意,有人悄悄向我们竖起拇指,后来的浇水也停止了。”

“一次在中领馆前,我给一个华人报纸,他不但不收,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过了几天,我在附近商场购物时又碰上他,他说:‘我在哪儿见过你,很面熟啊。’我说:‘在中领馆啊,能和你再见面,说明我们挺有缘的。’这次他认真听我跟他讲真相。最后,他笑了:‘第一次见面你给我派报纸,第二次你给我讲真相,第三次说不定我就成法轮功学员了。’”

“在领事馆前的日日夜夜里,不知有多少中国人在法轮功学员面前惊讶地停下脚步,惊诧于有这么多西人也炼法轮功而接过真相资料;有的久久的站在展板前认真看在国内看不到的消息;有的看完带回去的资料明白真相后又专程从外地赶来,表达他们对迫害的反对和对学员坚持真理的支持;有人在请愿信书上签名后说:‘你们能为你们的信仰做事,你们真的很幸运’;有的还走上了修炼的路…… 明白真相是福,他们又何尝不幸运?”

“那些白天夜晚来签名声援为坚守‘真善忍’信仰受难的法轮功学员的善良的人们,那些为被虐杀的好人流泪哭泣的人们,那些向我们鸣笛、合十致意的过往车辆的司机,那些送来清凉饮料、热咖啡、水果和鲜花的人们,那些过来陪我们静坐的人们,我们为他们站在支持善良的一边而欣慰、高兴。”

这样的故事很多……

多伦多中领馆前的法轮功和平请愿至今已持续七年,2555天,总计有三万多人次参与。她只是全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大潮中的一朵浪花,折射出了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的勇气和坚韧不拔的决心。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