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法弟子佟丽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佟丽,多年来因为信仰“真、善、忍”,屡次受到公安警察及有关单位的打压迫害,多次非法抓捕,抄家、被逼辞职,停发工资、经济勒卡、栽、陷、骗、送看守、强制非法劳教等,身心备受伤害、打击和煎熬,亲属们也都在承受。七年多的迫害,佟丽几经生死,身体被致残,语言难以复述其受害者所经历的一幕幕,一秒秒。写出以下点滴事实,不是因为个人的苦痛,没有积怨恨仇,只愿众生世人快快醒。法轮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慈悲善待一切世间万物与所有生命,为了众生的未来,为了所有生命不再犯罪!

一、被逼辞职

九九年九月三十日,华联商厦财会科长李桂芬叫佟丽、张革梅到科长室,让写“保证不進京”。佟丽、张革梅不写。随后华联来一些人让写辞职书。佟丽、张革梅考虑到单位领导的处境,便写因为信仰法轮功,单位领导受到上级压力,修炼人首先为别人着想……。同意辞职。领导张凯钦看后让重写,不许写因为信仰法轮功等字样,佟丽、张革梅又按领导的意思写了辞职书。之后,单位向上汇报,向阳公安分局来二名警察,其中一个叫于进军,另一名叫李军。单位保卫科陪同将佟丽等大法弟子当晚送看守(当时抓的人多,佳木斯看守所放不下,将其关在桦川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向阳分局多次刁难,警察崔永利最后多次勒卡,交一千元现金,桦川看守所又收取伙食费一千元,才肯放人。从此,华联商厦便不准回去上班,工资停止。

二、被骗、非法关押

2000年4月份一天,市公安局陈万友以给佟丽恢复工作为名将其骗去后,用车拉入公安局。警察一伙一伙地围攻她,不停的审问,有三四伙,几十人,一直折腾到半夜一、二点。事情过后才明白,它们把一件事情栽到佟丽身上,它们不管法不法,冤不冤,照样送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五十天,佟丽抗议非法绑架,绝食,人不行了才放。回到家,整套大法书被它们抄走。

三、被向阳分局非法教养一年

2001年1月份,佟丽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海淀区公安局绑架,用电棍,用橡胶三角棍毒打。后被向阳分局教养一年。在分局被搜身,当时警察于进军,搜去现金四百多元,手表一块,无任何收据。

四、安庆派出所撬窗进室 抢走所有物品

2002年5月份,佟丽在第二加油站一楼房内,被安庆派出所撬窗进屋抓人,然后在安庆派出所被强迫坐一天一宿铁椅子,被一名姓侯的局长用书打头,把师父像塞屁股底下、脚底下。然后送看守,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强制教养三年。此次屋内一切物品均被安庆派出所抢劫,有大法书、大法资料、录音机、佟丽个人放在房东处现金一千元,三部手机、卫生纸及洗衣粉、肥皂,(三样价值一千多元、储存的商品),二个皮包(包里有现金五六百元)一条毛毯,三套行李、窗帘、二台自行车、三个床一个写字台、四季衣物、鞋、电饭煲、电炒锅等等,均不见踪影,当时经办此事警察是宋立新和娄常林。

五、工作单位经济迫害

从99年10月一直至06年5月,单位一直未开工资。佟丽在单位的五千元股金与利息,也被单位借故扣去(作为派出所与单位上北京取人的路费)。佟丽多次去找,至06年6月份,华联张凯钦等领导协商,给佟丽开支50%,仅二百元,由于迫害,佟丽身心受到极大损伤,家庭被拆散,加上经济迫害,生活艰辛。

六、被顺和派出所绑架

06年4月份的一天,佟丽、康爱民、康爱芹三人在桥南哈维斯,被一帮警察(二、三十个),在超市里拧胳膊、拽头发拖上警车,送顺和派出所,一帮警察上来强行搜身,搜去MP3一个、电子书一个,还有大法资料,晚上7点多钟送看守,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家属多次去要人,它们百般刁难,顺和派出所长宋立新、刘所长,勒卡现金三千元,加油款一百元,家属着急上火,背后又花一千元,交伙食费760元。

七、非法劳教 失去自由四年零56天

强制非法教养二次,失去自由四年零56天,在这些日子里,佟丽受到的迫害真是百苦巨难,几经死而复活。

1、第一次在劳教所是2001年,去了之后,就是被关禁闭,一人一屋,门窗被窗帘遮着,每天不许出屋,早晨发半瓢水,大小便全在屋里盆里便。每天都有警察和一些邪悟的人员轮番做所谓的“转化”,一帮接一帮,经常折腾到半夜,经常被强制搜身,翻铺、被强制看谤佛谤法录象,听广播,不听者,则被戴铐子,打、加期。

2、2002年11月,劳教所开始用一切酷刑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全方位迫害。它们把所有的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三楼会议室,每人强制坐在一机芯小圆凳上,约二、三十厘米高,在一块方瓷砖内,两手平放于膝盖上,头挺直,两眼直视电视,一个姿势从早晨5点一直坐到晚上11点,每天有好几十个警察,手拿电棍,警棍,在四周看着,还让一帮普通犯人监控,还有所里调来的一批男干警。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它们打瘸、胳膊打折等。凡是有大法弟子眨眼睛的,警察以此为借口找碴,随意加时间延点,经常熬到半夜1点钟才回寝。平时大吵大骂、威逼、用刑更是不断发生。在二楼东西侧,每天都有警察上三楼,把法轮功学员调到二楼大背铐。

参与的警察有何强、陈春梅、张小丹、于文彬、祝铁红、刘亚东、王秀荣、李秀锦、高杰、洪伟、高小华、孙丽敏、穆振娟、周家会、张艳、孙会、礼永波、蒋佳南等、还有监狱调来的林伟等一批警察,当时的劳教所每天都在草菅人命、残酷迫害,那种气氛比埋活人都恐怖,生不能死不成,预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让你尝尽了它们的恶,它们的邪,它们的毒,它们的阴,它们的骗…。张小丹、刘亚东、李秀锦、孙丽敏、王秀荣、林伟东还有男警察、就把佟丽大背铐六次,昏死好几次(大背铐另附文),还用电棍电。它们为了让佟丽劳动,李秀锦一次次胁迫佟丽,施加各种压力。

有一次刘亚东一脚踹佟丽撞墙上,喘不了气。一段时间,佟丽的腿不能走路,被人搀着,刘亚东破口大骂,简直想逼人于死地。2004年春节,它们为了达到不让佟丽看经文,曾好几次搜身,加期,然后又明着暗着安排好多犯人监视佟丽一句话不让说。当时佟丽腿肿得好粗,也得直立在床边坐着,警察经常找碴,刁难,施压,打击,那气氛简直象天塌下来压着,大气都不让喘。

搜到经文就狠狠加期,冬天赶上下大雪,因为迫害的不能干活,李秀锦、刘亚东、高杰、王秀荣、郭钦辉等等警察,便把不能干活的人赶到雪地里长时间冻着,夏天让雨淋,被太阳晒的事也时有发生。还有劳教所的医生李雪娜,宋艳、刘大夫,更是干着昧良心的事,隐瞒法轮功学员的病情和医院串通搞欺骗,不管多严重的法轮功学员看病,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们就说没看出病,人真不行了,它们勒索了钱才肯放人。

这么多年来,他们对大法弟子干下了太多丧尽天良的恶事,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年纪轻轻,进去时身体很健康,就因为领导、警察、医生的合谋迫害,怅然辞世。还有致伤致残的,精神不正常的、身心每况愈下的…它们造的罪呀无法计量。

人干了什么都要偿还,善待大法的福报,破坏大法弟子的遭恶报。为使人们不悔当初,悲剧不再重演,切记“真、善、忍”乃宇宙之永恒真理,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行为,把握今朝,机缘不再失,觉醒中为自己选择一条永生的通向未来的光明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133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