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常人和原则让步会陷自己于真正的困境

我的心里话,兼与南昌同修紧急切磋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最近一段时间的见闻和经历促使我要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尽管一直以来我所做的与师尊法中要求的相比还差的很远,且一直因为自己修的不好而不敢向明慧投稿,但我此刻深知自己是大法造就的正法正觉的生命,为达到整体升华,不能以此为借口放弃自己的责任。

自6月26日南昌一位大法弟子在超市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后,我与多数知情的同修一样处于无可奈何的承受当中,甚至将希望寄托于她的家属、她的单位。在她单位领导与公安分局、派出所说情、并派人于第三天到看守所進行象征性的提审、然后让她签字即放人时,有同修为了她早点出来希望她把名字签上,因为笔录没有涉及诋毁大法和不让她炼等字句。

那时刻我也矛盾重重。那一次她拒绝签字,但她的意识中还是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承认了对她的考验,致使被继续关押。我后来虽然接连给她发正念,并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但做的过程依然掺杂无可奈何的人心以及指望常人中有正义感的领导。最后该领导顶不住强大的舆论和政治压力,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将营救该同修的事交给了另一位领导。

在她被关押将近三周时他们進行第二次提审。这一次在他们承诺只要在保证不参加法轮功活动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然后他们向市局报批手续就可放人的前提下,经过2个多小时的权衡,为早日离开魔窟,她违心的签了字。

过了两三天,她家属满以为该放人了,但她单位那位领导与派出所串通想趁机讹钱,借故说放她出来还会让他们不得安宁而要让她写“悔过书”,并威胁家属不写的话就要判劳教三年。

在她签了“保证书”但同时又写了一份炼功受益的体会后,我仍然坚持为她发正念,加持她否定旧的一切安排,即使她违心签了字,他们也不能以任何借口关押她。无论她的人心与执著有多重,邪恶都不配管她,更不配考验她,有师父和大法,她的一切都能得到归正。

但是从我接触到的一些同修来看,还在抱怨她错过了机会,并说她平时不注意安全,急于求成,有时只顾自己痛快;有的则是出点子,认为让她家属去找分局的国保队长送礼,那个人不是很贪,二、三千元就可以了,而且说已有一些同修都是通过这种渠道出来的,认为这也是圆容法、符合常人状态。这些话语让我内心难言的沉重。

与此同时,她丈夫(不修炼)关于我的话也经由我父亲(修炼)的嘴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说她丈夫责备到她因为和我接触后她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所以才落得今天的下场。父亲由此更断定我不修自己,一心只向外求,向外显示自己。

我自己的问题也许真象我父亲断定的一样严重,但是我依然没有借口置同修的被迫害于不顾,所以我在此紧急向南昌市及海外大法弟子求援,请有条件的同修帮助搜集相关资料(南昌市东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江西省政府大院派出所、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等的电话),帮助制止对又一个善良人的迫害,不要任凭邪恶的阴谋一次次得逞,这也是在救度生命,不让他们对大法犯下大罪,并加持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一切迫害,正念正行,走出自己的路!

我知道她能做好,因为慈悲的师尊一次次给她闯出魔窟的机会,也一次次在给我们舍弃肮脏自我的机会。

“彻底结束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我想这是正法对我们整体和个人修炼在此阶段要达到的要求吧,所以身在其中的我们都责无旁贷。

个人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