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环境都别忘了救度众生的使命和责任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2006年6月21日,我和A、B两位同修在讲真相时被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了,当晚被关入县看守所。

在派出所被恶警非法审问时,恶警们以从我们身上和家中搜出了真相资料为线索,试图進一步查找资料点。恶警出手打了我和B同修,并以要劳教我们相威胁、恐吓。我们几位同修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对待邪恶的迫害,对邪恶所提问的一切不予配合,它们见问不出来啥,就非法拘留我们10到15天。为了抵制和抗议邪恶的迫害,我们从当天就开始了绝食。

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我和A同修就开始给警察和在押的人们讲真相,到绝食第五天时,A同修已浑身发软,站不起来了,我也心慌得厉害,浑身没劲儿。大家开始切磋怎么办?A同修认为:如果再绝食下去,真相讲不了,发正念也没有威力,里边这么多人可怎救?B同修认为:要想突破出去,绝食是唯一的方式,我们应该坚持下去。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过有学员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走到哪里就把法证实到哪儿的那段法,认为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应该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

最后我们决定,停止绝食,先救人要紧。我们讲真相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没有错,更没有罪,把我们关在这里是非法的,我们不能吃看守所的饭。只吃了一点家里人送来的面包和水果。三个面包我们吃了三天,自从吃点东西后,精神好多了,学法也能静下来了,发正念感觉威力大增,也能站起来讲真相了。

* 大法的歌声启迪众生

看守所里边的人都被关在封闭的屋里,屋与屋之间见不上面,给讲真相带来了很大难度。怎么办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关于天国乐团和腰鼓队的法,对,就唱大法歌曲,“法鼓声声都是真善忍 三界除恶救世人”(《腰鼓队 元曲》)。用大法歌曲清除看守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让有缘人听到歌声后都能得到救度。

我一遍一遍的唱《法轮大法好》,唱着唱着泪水不由的流了出来,感觉到从我生命的微观到洪观每个细胞都在流泪,泪流满面中我睁开眼,看到师父坐在莲花座上,慈悲的微笑着看着我们。我马上双手合十和同修说师父在上边看着我们呢,你们也一起唱吧。同修立即也跟着唱起来,唱着唱着也流下了泪。我们唱了一个多小时,歌声在看守所的上空久久回荡着,我感到歌声震撼着整个寰宇。

各屋的犯人们听到我们的歌声后,也不说话了,都静静的听着,到后来有人跟着我们一起唱起来,有的人为我们打着拍子,有的对着我们双手合十,有的伸出大拇指表示着敬佩之意,连声喊“法轮大姐”!有的说:“法轮大姐,你们歇一会儿吧,又没吃饭,别累着。”

歌声启迪着人们的良知、善根和佛性,歌声荡涤着恶党的邪恶因素,歌声也鼓舞着我们救度众生的信心。从那天开始我们天天唱大法歌曲,一直到我们离开那一天。同修说今天要走了,我们早点唱,把大法的歌声永远留在看守所的上空,从七点我们俩就开始唱,一直唱到我们离开。

身在牢笼给警察讲真相

大法弟子身在牢笼,人身失去了自由,但牢笼困不住我们的心、我们的嘴和我们的手。我们就用心背法、发正念,用嘴讲真相,用手写劝善信。当下我写了一首《狱中赋》赠同修:“身陷牢笼不伤哀,心想师尊救度恩;眼中看法佛恩荡,嘴驱烂鬼灭恶尽;耳听仙乐上青天,手执利剑救众生;狱中有感赠同修,神在人中助师行。”

大家悟到既然我们来到了这里,这里关押的所有人都是我们应该救度的对象,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武警也同样是我们应该救度的人。A同修给犯人写了两封信,没有纸,就写在牙膏盒和卫生纸上。我也动手给警察写了一封信,一边写一边不由自主的流着泪。B同修看后也哭了,就把我们写好的信一笔一划、公公正正的抄写下来,然后传给犯人和警察们看。在信中告诉他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做一个好人的道理。还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了,只有退了党才能保平安,还把《洪吟》中的“淘”、“济世”和“做人”等写给他们,把“预”、“魔变”、“劫”、“世界十恶”等经文大声的背给他们听。离我们屋子近的就想办法和他们讲,离远的就从小窗口大声讲给他们。

给警察们除了讲真相之外,还告诉他们恶党卸磨杀驴的历史,准备杀一批警察来充当替罪羊。警察们听后绝大多数都明白了真相,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而且我们在里边无论背法、炼功、唱歌还是讲真相,他们都不再有意去管了,看见了也装着没看见。在十多天中,凡我们给讲过真相的有42人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中在押人员31人,望着这些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得到救度的生命,我们从心里由衷的为他们祝福。

世人明白大法真相真有福报

狱中有两个人那几天正处在要确定刑期的时候,按刑法衡量,可能一个要判5年,一个要判3年。讲真相中他们不但退出了邪恶组织,还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写给他们的经文《做人》和《苦其心志》等都背会了,晚上静坐那里念“法轮大法好”。有一个在听真相时流着泪说:“大姐,我活了三十多岁了,我爹死时我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已多年我不知眼泪是啥滋味,现在才知道眼泪是咸的。”他不知道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在哭啊!过了几天,刑期确定了,只判了一年和半年,两个人高兴的不得了。我告诉他们说:“因为你们相信大法了,退出邪党了,念了‘法轮大法好’了,才会有这样的结果,才会得福报。你相信神佛,神佛就会保佑你。”其他犯人对他们判那么一点刑期都觉得不可思议。

正念闯出魔窟 见证大法威力

当绝食到第五天时,我们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但为了证实大法仍然坚持到铁栅栏里边去炼功。这时我看到空中出现了数不清的大小不一的法轮,像跳舞一样上下翻飞跳跃,非常好看。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在慈悲点化我们,只要基点站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一定能闯过去这一关。

到第八天上午听说外边同修正在贴标语、发正念、讲真相营救我们时,我激动的流下了泪水。我们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认识到了虽然过去几天在绝食,但基点没有摆正,单纯为了出去而绝食是为私的,没有把基点放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而且绝食中也没有做到堂堂正正。听说要灌食,又产生了怕心,怕吃苦,怕承受不了。

通过向内找,在认识上我们三人形成了整体,要堂堂正正告诉他们:我们向世人讲真相救人没有错,更没有罪,关押我们是非法的,只要一天不放我们,我们就一天不停止绝食。从那天开始,家人送来许多好吃的,我们一口也没动,直到回来的那一天。

前几天为了时刻警醒自己,我把师父讲过的“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洛杉矶市讲法》)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的法写在看守所的墙上。

当时并没有悟多深,现在看这段法,我才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A、B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

之后我写了一首《只为了洪愿》来表达当时自己的心情:“红燕君是仙,万世结机缘;随师下凡间,只为了洪愿。难中同精進,《济世》铭心间;满载众生归,穹苍再相见。”(注:红燕君是我们三位的简称)。

当里边的人们知道我们今天就要回家时,有一人激动的说:大姐,你们今天要走了,我送给你们一首歌吧,然后唱了起来:“法轮大姐好,法轮大姐好,法轮大姐告诉我: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唱完后又说:“祝你们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早日圆满。”还有一人说:“大姐,这回你们走了,我以后见着人就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给你们洪法。”看着这些真正得救的生命,我说:“祝你们早日脱离苦海,因为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以后一切好事好运都在等着你们。”

当我们在绝食十多天后,仍能自己抱着被子、提着东西、迈着稳健的步伐堂堂正正的离开看守所时,人们都感到非常惊讶,我们再一次向世人见证了大法弟子是超常的。

十多天的风雨行舟,使我感受最大的就是“佛恩浩荡”四个字,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时时刻刻的呵护着弟子,弟子无言表达叩谢师恩的心情。感谢海内外同修的慈悲合力营救,正念加持我们闯出魔窟,回到同修们中来。

这次魔难中,还有好多没有做好的地方,比如:开始绝食时基点没有摆正,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迫害,表现出了那么多的人心、怕心和执著,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没有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比如对邪恶非法拘留的时间,一听说不劳教了,就满足了,给签了字,承认了邪恶拘留的时间安排)。更主要的是近一段时间在做三件事中,讲真相讲的顺手了,干事的心起来了,只注重了讲真相,忽视了学法、发正念,三件事没有同时做好,等于三门功课只及格了一门,这怎么能行呢?只有三门功课都学好,都考上高分,才算真正的做好了,才是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会牢记师尊:“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的教诲,把三件事同时做好,稳健的走好每一步,走正每一步,更加清醒,理智、成熟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