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中学教师孙培臣被长林子劳教所摧残致死


【明慧网2006年7月22日】黑龙江省依兰县迎兰中学教师孙培臣,男,47岁,坚信法轮大法,屡遭邪党人员迫害,两次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恶警“推”、“掰” 、“撅”、掐(掐麻筋)、攥(用手抓住睾丸攥)等种种野蛮折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整个人都脱像了,才于2006年6月7日被送回家。仅二十多天,孙培臣于2006年7月3日含冤去世。

自99年7月20日以来,孙培臣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屡遭邪党人员迫害。1999年7月25日,他因拒绝放弃信仰,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 2000年1月16日,被非法关押100天。

2001年5月21日,孙培臣在单位被县公安局劫持,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期间,由于长期住在潮湿的地方,致使他全身长满了疥疮,腿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被迫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野蛮灌食,并多次遭受酷刑折磨。

2004年5月26日,孙培臣被达连河镇公安分局贾林、乔力军等人又一次非法抓捕,孙培臣从红星村被绑架到达连河又送到依兰看守所的这一路上,就被乔力军毒打多次。甚至非法关押期间,乔力军竟身着便装,酒气熏天,三次冲入监室,对孙培臣进行疯狂毒打,致使孙培臣鼻口出血,胸、腹及头部受到严重创伤,多次昏迷。

后来,孙培臣在18天米水未进、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被送入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单位开除工职。

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恶警纪队长和恶人董和滨多次对孙培臣进行毒打。恶警赵爽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是“推”、“掰”、“撅”。“推”就是骑在你的后背上,把你的胳膊画圆圈像划船式的推来推去,推到极限为止,推得骨缝直响;“掰”就是将你的两腿掰到极限,“掰”有时觉得不过瘾,再来个像撅猪肘子式的来个“撅”:往前推倒背的双手,达到180度;一人抓住一条小腿往前撅,同时往外掰。

2005年复活节那天早晨,大法弟子孙培臣、李庆荣、张风田、徐国祥在食堂内高喊“法轮大法好”。赵爽等干警把孙培臣叫去,强令其脱光衣服,赵爽手套上塑料袋,抓住孙培臣的生殖器使劲拽、捏,然后骑在孙培臣身上“推”“掰”,另一恶人拿电棍电击孙培臣。二人累了休息一会后,又用电棍电击孙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之后赵爽继续对孙培臣“推”“掰”,直到赵爽累得不行了为止。之后,恶警强迫孙培臣光着身子到大法弟子干活的车间检查反省。大法弟子宋国华实在看不下去,刚站起来就被强行拉走,也是被强行脱光衣服一顿电击,“推”“掰”后当时腿就被掰伤。

2005年4月12日,恶警赵爽等人又对孙培臣进行单独迫害:用电棍连续电击,并扒光衣服,按在地上用肘用力下砸其胸、背,用脚后跟狠刨其胸、背,并推、掰、撅,掐(掐麻筋)、攥(用手抓住睾丸攥)。恶警赵爽还用包装袋套住孙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将整人往上提。

长林子劳教所恶警还强迫孙培臣及其他大法弟子进行超时劳动,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每天早上5点起床就得干,一直干到夜晚,9-10点能收工是早的,有时干到晚间11点或零点,甚至次日清晨,动辄就以抗拒管理为由任意打骂、电棍电击或坐铁椅子等手段迫害。用赵爽的话说:只要不打死就行,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个表,写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劳教所有死亡指标。

残酷的迫害致使孙培臣牙齿全部松动,胸部剧痛难忍,呼吸困难。 两年来,孙培臣备受折磨,已骨瘦如柴,卧床不起,奄奄一息,整个人都脱像了。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才匆匆忙忙于2006年6月7日把他送回家。回家后仅二十多天,孙培臣就于2006年7月3日含冤去世。


长林子劳教所 
哈尔滨市太平区向阳乡,150039
(承德广场乘347、348路或三棵树站乘去永源方向汽车)

所长:史英白:0451--82037077(办) 0451--82737856(宅)
副所长:石昌敬 0451--82037079(值班室)
第一大队:0451--82037101 杨金堂、张纯良、杨禹
第二大队:0451--82037102 王队长、刘副队长、孙管教
第三大队:0451--82037103 王占起、夏井成、唐科长
第四大队:0451--82037104 郝威、王煜欧、孙庆雨 (13836189010)
第五大队严管队:82037105 赵爽、李俭峰(13359720818)、 强胜国、张彬、吴继明、高广思、仲春龙、窦建文、郭日成、马狱医、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