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上访遭折磨的一幕:逼抱冰块、铁锹殴打


【明慧网2006年7月22日】我原本身患重病,多方寻医找药,历经魔难,好在绝处逢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受益匪浅。是师父挽救了我,给予我第二次生命。

2000年元旦,我踏上了進京的列车,为法轮大法上访,同年2月1日被北京昌平区回龙观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当时一起被抓的50人左右,那里的警察对我们百般刁难侮辱,连打带骂,还不准上厕所。

我们齐背《论语》,恶警们恼羞成怒,就把我们一个个的往外拽,上身被脱光,每人被迫抱一块如脸盆大小的冰块。时值严冬,北风呼啸,站在室外,什么时候冰块融化方可进屋。一个恶警告诉他的同伙:“别站在那,挡住风就不够狠了。”

记得被迫一起光着膀子抱冰块冻着的有7 、8个人,他们是上海的季平、蓝洲、李明一、甘肃的郭兴波等。恶警想出这恶毒的办法没有吓倒我们,没有人妥协,最后恶警无可奈何的不了了之了。

之后,我们被送往昌平区看守所,在那里过着暗无天日的非人生活,到处充满着恐怖与邪恶,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3月13日凌晨3时,我被遣返回家乡,非法关押在调兵山看守所。上午8点,市公安局的恶警闫武前来提审,见到我就是骂,把我提到看守所南大门外二层小楼里。走一路骂一路。上到二层,进屋就打,并恶狠狠的叫我跪下。我说,你这样做对你自己没有好处。闫武一听火冒三丈,骂得更凶了。

恶警李伟拿鞋底子抽打我嘴巴子,打累了找床休息去了。闫武接着打我另一侧嘴巴子,打得我牙齿松动,鲜血顺着嘴角往外淌,整张脸肿得老高都变形了。闫武强令我脱掉裤子,拿铁锹打臀部,后来锹头都被打掉了,他索性拿锹把打小腿,膝盖等处连踢带打,臀部被打烂了,遍体鳞伤,痛得我在地上滚来滚去。直至几个月后邪恶非法开庭时,臀部还不能触摸,那种切肤之痛令我坐立难安,彻夜难眠,两年后才逐渐恢复。

恶警酷刑折磨了我整整一上午,我什么也没有配合他们,没透露任何他们想要的内容,他们一无所获。当时我一直想着师父的诗“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正因为有法在心中,减轻了许多疼痛,并使我能在魔难中挺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