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7月23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华盛顿DC的学员,这些年来,我在修炼的路上走的是跌跌撞撞。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和同修交流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互相促進,共同精進。

1,突破自我扮仙女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场共3场15,000张票,从推票开始到演出只有2个多月,没有以往那么多世界各地同修的帮忙,形式很紧迫。看到这个情景就决定留在纽约帮助推票。我的英文不行,在众多的推票方式中,我想可以帮助仙女背包,给她们补充材料。

第一次仙女队中午集合化妆去发材料,我来到集合点,满以为热气腾腾有一屋子的仙女,到那一看傻眼了,冷冷清清只有两个仙女正在化妆。我问,人呢?都走了吗?协调人说就这么多了,你也换上衣服吧。在我的印象中仙女应该是18、19岁,20来岁,细细高高的,哪有我这么胖这么老的仙女,这不笑话,我压根就没想过扮仙女,我是来帮着背材料的,这衣服我穿不了。协调人说:这是宽松式的,穿得了,今天就这么几个人,别想那么多,穿吧。我想也是,现在上哪找人?街上多少众生在等着救度,两个仙女怎么够?咬咬牙试试吧。穿好衣服后要系腰带,一围上,腰带足足差了两英寸,红衣服绿腰带一眼就看出来了。看看镜中的我象个胖仙姑,我这怎么出得了门?一种无名的委屈感使我恨不得哭一场,眼泪直在眼眶里转,心里还想要不是为了救度众生我怎么会穿这身衣服。协调人安慰我:我们还要套长大衣,那就看不出来了。想想也是,于是又稳住了心,还是穿吧。我把那两英寸的缺口移到背后,再套上大衣,就没人看见了。化了装,戴上唐朝头饰,加上协调人我们4个仙女、仙姑,穿着长大衣,一人一个大包,背着电脑、资料就上路了。

刚一出门,就有人主动问我们要晚会介绍传单。一路上人们都好奇的看着我们的头饰,高兴的和我们打招呼,要传单。11月,纽约是寒风刺骨,来到34街,正是感恩节、圣诞节前的大购买时期,那里是人山人海。经过我们的人几乎是人人都要看看我们的头饰,我们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拿到传单的各个兴高采烈,象中了头等奖。2个多小时,带来的材料全发完了,我们也冻的象根冰棍了。看到仙女推票效果这么好,我决定做下去。

为了效果更好,台湾同修编排了简单的舞蹈在Radio City(无线电城)门前表演,赢得了阵阵掌声。我前来发传单,一位同修建议我脱下黑色长大衣,可是我脱不下来啊,因为腰带还差两寸合不拢。同修一直鼓励我,我只好勉强脱去大衣,可是总有些心神不定,想想还是到马路对面靠着墙站,就没人看到背后了。于是穿过马路,还没站稳,一位热心的同修追上来大喊:哎,同修,你的腰带炸线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晚上回到宿舍,脑子里不停的想,明天怎么办?我还要不要穿黑大衣?不穿这个缺口多难看啊,怎么办呢?转念又想不能因为这一缺口就影响了救度众生的效果,要做仙女就得象个仙女的样。念一正,忽然一个念头闪進脑中:把缺口移到侧前方用一朵漂亮的大花别上遮住这个缺口,又美观又大方。

在纽约的2个月,我每天穿着那套仙女服和那朵大花和同修一起忙碌在各大地铁口、大公司午饭的必经之路、戏院门口,节日的广场,圣诞树下,每天能发上千份。我们象明星一样,不停的有人要求和我们合影,连警察也不例外,在他们的眼里,我们真是天上的仙女。许多人问我是否参加演出,表示一定去看。推完了纽约的票,我又赶回来推DC的票,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不再需要那朵大花遮丑了,腰带已经能接上了。

通过这次在纽约的推票,我悟到在历史上为了今天的人类得法奠定基础,我们曾扮演过各种角色。今天为了救度众生,我们也在常人社会中扮演不同角色,所有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一个目地吗——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多大的荣耀。我当时怎么会有委屈感呢?还是我的思维方式站在人的基点上,自我的角度上,在乎自我的形象如何。救火的人,决不会在乎拎的水桶好不好看。今天我们的使命就是救人,得放下自我为众生,需要我们穿什么就穿什么,需要打扮的更美就打扮的更美。

2,无条件向内找

一次我们地区学员内部办一个讲座,我和先生负责带一些东西去。本来我们计划好几点出发,可是临出门时,不断有同修打来电话要带讲座需要的东西,最后我们拿了十几样东西赶到会场,晚了10分钟,我满以为会得到一声“辛苦了”的问候,满心欢喜的跨進大门,没想到一位同修没好脸色的当头来了一棒:你们家离这最近,你们来的最晚,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能早点出门?

这一棒把我给打晕了,我不知该如何对答。表面上我不会针锋相对,可是内心好几天都没有平静。来晚了也不怨我啊,到时缺这缺那,怎么还怪我,满肚子委屈,脑子里总在想当时我应该怎么回应她,我的反应能力差,就准备一个现成的、通用的。满脑子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了2天,才开始冷静下来。我这几天都在想什么?都在找对方的不是,却忘了看看自己哪儿有问题,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她也是为讲座负责,为大家负责,没有为她自己啊。我的心被如此牵动着,还在找谁对谁错。我想起《转法轮》中师父说到“吃肉不吃肉本身不是目地,去掉那个执著心才是关键所在。”我悟到这件事本身谁对谁错并不重要,找到背后是什么心促成了矛盾的产生并去掉它才是关键。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提到“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

当我静下心来看看自己就发现自己做了一点什么,就觉得自己付出了,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愿意听好听的。其实就是在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大法。带着一个报功的心,所以就会遇到矛盾,其实是用那种方式提醒我,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我们无论付出了多少,那不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吗。做事求回报的这颗人心怎么能带到天上去呢?这不是捆住自己的一条缆绳吗?

3,以法为大

一次为了赶做第二天要用的展板,半夜到一个同修家去压模直到清晨。酷刑展协调人打来电话说他们早上6点钟在某公园开始准备,存放刑具的车钥匙锁车里了,要用我这把,让我立刻送去。我当时感觉她的口气在怪我,还要惩罚我送钥匙。心里就不平衡了:这事要提早说啊,或昨晚来拿啊,6点过5分打电话来说6点钟大家都在等我,当时我所在的同修家离公园不堵车也要30分钟。我心里是极不情愿去送钥匙,好象去了就是接受了惩罚。

一路上心里是七上八下,一面是找出各种理由抵触,如展板也是下午要用的,还要回家裁剪等等。一面又是无可奈何,不送怎么办哪?最后想出让先生去送的办法。离回家的分岔口越来越近了,虽然先生答应了,但我脑子里还是不断的在斗争:让先生去送是必要多耽误20分钟,更重要的是我在回避矛盾,放弃过关。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

我问自己为什么这么计较同修的态度?她态度好我就配合,态度不好我就不配合,我这一念在法上吗?如果我早点送去,同修就可以早做酷刑展,世界各地的同修都在等着这把钥匙呢?不管是谁的错,救人不是第一重要的吗?我在为谁做,是为协调人做吗?我不去或去晚了,谁受损失?大法受损失;谁高兴?魔高兴。心一正,主意识一强。在分岔口我选择了去公园的路,立刻,觉的一身轻,先前的什么烦恼都没了。当我开到公园,同修笑眯眯的迎过来,我们之间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

4,唤醒良知

这几年我一直在网络讲真相,这是直接接触大陆民众的一个渠道,一对一讲真相,是我一直在做的。但在聊天室对一个群体讲,我还需要突破。聊天室里的人群受毒害的成度不一样,对真相了解多少也不一样。而且还有网管控制。第一次進一个聊天室,他们在谈论民主与专制,我就讲解体中共,退党是最明智的做法。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这时主持人打字给我(只有我能看到):你不要光在下面听,他们说的有误解或者不知真相,请你说说真相。我并不认识他,但我知道这是在点化我,可是害怕在公共场合说话的我忽然好象脑子里空空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如何切入法轮功的话题。心里越着急脑子越木,赶快搬救兵,我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同修:“快上来发言。”同修说:“我不在家,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家。”这一下没指望了。我看着屏幕上那几个字“请你说说真相”,我感到众生在期盼。

我想起师父的话“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众生在指望着我,我指望谁呢?我来这里不就是来讲真相的吗?害怕在公共场合说话不就是因为背后有许多执著和放不下的人心吗?我拿起话筒,当时的感觉就象是我在给我的众生讲道,什么杂念都没有了。我从共产邪党贪污腐败说起,说到回升人类的道德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而江××是如何泯灭人的道德良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一亿善良民众。

字幕不断的发来掌声、鲜花、签名。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主持人又打字给我:你继续说真相。我又把这几年法轮功学员遭受怎样的酷刑、折磨和虐杀,甚至活体被摘除器官一一说来。放下话筒,已经有人公开站在我一边支持我,主持人又打字给我:请你继续战斗说真相。这时同修已经上来了,我们俩互相配合,互相补充一直聊到大陆时间的天亮。

在聊天中我碰到的每一个生命都和我有着不同的缘份,不少没听说退党和大法真相。有些听说过也是半信半疑,还有些根本就不信。通过面对面的讲真相,能针对每个人不同的情况,解答他们的疑问,解开他们的心结。

一个曾经抓过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开始说要抓我,只要炼法轮功就要抓。在聊天中感到很多警察也是受蒙蔽的,是受欺骗的,他们对法轮功的真相一无所知,在谎言的欺骗下做了许多坏事。通过讲真相,他明白了,醒悟了,主动要我帮他写个声明,退了党、团和少先队。把他的3个网名都改了,重新做人。最后对我说:不抓你了,回来我请你吃饭。我知道了法轮功都是好人,以后我会暗中保护大法弟子。

一位教师听了我给他分析邪党的罪行后,立刻表示要告诉他正在申请入党的女儿撤掉申请。

一位女士开始不信退党数字的真实性,最后自己也退了团,并要看《转法轮》。

一位先生退了团后帮太太、孩子都退了。看完了《转法轮》,全家得了法,现在每天学法炼功,还开始讲真相。

这样的例子每天都有。一位大陆网友让我转告:感谢那些在网络上讲真相的学员,特别是台湾学员。你们要坚持做下去。

让我们学好法,修好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感谢师父!
谢谢大家!

(2006年美国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