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大法弟子杨文东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24日】佳木斯市大法弟子杨文东修大法后疾病痊愈、道德提升。可是在99年7月20日后她却遭到迫害。她曾被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被释放后仍遭到刁难和歧视。

杨文东是佳木斯电业局佳西供电局职工,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身体越来越健康,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从此再也没吃过药,给家里和单位节省了很多医药费。而她以前的火爆脾气也改了很多,家庭变的和睦了。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不贪不占,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她身上真正的体现了大法的美好。

可是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搅乱了她平静的生活。开始是工作单位领导要求填写什么不炼功的保证及表格。她丈夫的工作单位也给她丈夫施压,要求他管好自己的家属。每日明里暗里进行监视。还无理的收回她的个人身份证及家庭户口。逢年过节,或者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都得要被特别叮嘱一遍,家里也经常接到单位的骚扰电话。2002年5月11日下午2时左右杨文东被本单位同事(因工作关系)举报,松林派出所恶警张英伟伙同佳市永红公安分局部份人员,用流氓手段挖门撬锁把杨文东从家中绑架并抄了家,抄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及大法的音像资料。并在什么手续都没有的情况下,把杨文东非法劳教三年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劳教所经过了强行洗脑,强行转化,强行上了大背铐的非法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家人和亲朋好友四处托关系,最后被迫借了1万5千元高利贷,给了陈万友一伙,才放人。当时被迫害的血压升至240mmHg,四肢麻木没一点知觉。

回到家中,还受到居民委员会人员上门骚扰。而单位那些邪恶之徒,听说杨文东从劳教所里出来,又愤愤不平的到处去打听是谁把她放出来的,告到市公安局和市610,还千方百计的为了一己之私找理由来举报,非要把她再送回去不可。在无奈的情况下,杨文东被迫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最后在生活无法维持的情况下,回到局里找工作,一进局大门就受到非法的不公正的待遇,不让她进局办公大楼,而局领导的家属却带着孩子大摇大摆的在局大楼里随便进进出出,却无人过问。随后他们立即找到她家。一进门就声称她到局里闹事,说法轮功到局里闹事。其实杨文东一句话都没说,他们根本就不接待她,没给她说一句话的机会。而在这期间,她丈夫的工作单位的一些道德低下的人员还给其丈夫施压让他与她离婚,理由是杨文东现在即无工作、日子过得也不安宁。经过一番努力,凭着她对大法的坚信,最终在正义人士的帮助下,以解决她生活困难为由,在2004年4月她回到单位正式上班。

回到单位上班,也不“太平”。那些想整她的人始终怀恨在心,在大局整体做服装时,没有她的份,基层领导被迫自己拿出钱来给她做服装。(因局里要求服装必须统一),在大局里福利待遇初期也没有她的份,因为她在他们眼里始终是异类份子。这伙恶人还经常到公安局去举报。就在2005年的5月份,这伙恶人还找到公安局的相关人士求人家:“她到底是不是犯法,要犯法你们再把她抓回去呗?”直到现在佳木斯电业局还差杨文东三年的工资而且一切福利待遇都不肯给她。虽然他们现在表面上不再说什么,但是也不肯给她。而他们的其他职工在真正触犯法律,该判刑的都能千方百计的保下来,杨文东没有触犯任何一项法律,却一直这样非法对待她。

这七年来,杨文东的家人承受着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和迫害,子女也因长身体期间生活十分艰难而造成严重的营养不良,而她自己却承受着精神、经济和肉体的三重迫害。这就是中共对她个人及这个家庭所犯下的罪恶,而这也只是冰山的一角。写出或说出这些并不是为了报复哪个人或哪位领导,意在唤醒生命的良知,唤回生命的善念,回归人真正的生存轨道,不要再被邪恶控制和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