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不让人说”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7月24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最近半年来,师父多次在讲法中明确又严肃的提出了弟子中普遍存在的“不让人说、不能接受批评”这种执著心。比如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师父直接指出:“有的时候大家在证实法中也好,在整体上做大法的事情和包括个人修炼上也好,确实存在着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最突出的、最大的,也是一直长期没解决的,也是那些神在我耳边一直在说的、他们最不满意的”,“哪方面呢?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修炼人应该是充满一片祥和之气才对,怎么反而成为“容易冒火、一说就炸”的火药库了?许多学员都惊觉此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修炼,如何根除这一执著、努力从新做好,已经成为现阶段大法弟子的重大课题。其实传统文化对于自身修养也有许多说法,如“忠言逆耳”、“察纳雅言”、“子路闻过则喜”、“宰相肚里能撑船”等等,也就是说常人也很注重扩大心胸、容纳不同意见,如果我们连这点都没修好,就会像《转法轮》说的:“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也告诉我们:“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每次重温师父的教诲,我都感到无地自容,回顾修炼七年来,这个执著已经多次很突出的反映出来,平时自己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但并未认真看重,还让师父在这个问题上操心。

深刻的教训

有一次我在学法组听一位学员侃侃而谈,只因不赞同他所说的认识与体会,就一再反驳他的观点,他也不甘示弱,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结果另一位新学员中途就离开了这个不祥和的场。我也是在一次大型交流会时,辗转知道当时我坚持己见、自以为是的态度,就是这位新学员几个月没来学法组的原因。自己的执著造成了同修间的隔阂,被邪恶钻了空子,遇到矛盾绕开走,我却总是不承认、不面对、不改正,说白了就是好面子之心作祟。

2002年6月,我与37位台湾学员参加了为期十七天俄罗斯冰岛近距离发正念之行。刚到圣彼得堡,我就与学员A发生严重争执,即使第二天同修B善意的提醒,我仍然出于保护自我的私心,固执己见,浑然不知已对整体造成严重损失。心性不能把握好,也反映在那几天“学法不能静心”及“盘腿时双腿剧痛”这两个现象上。我向内找,找到急于求成、想早日除去邪恶之首的执著心,还掺杂着好胜心与争斗心,表面上很精進,每次发正念都不缺席,整晚不睡,但由于心性往下掉,一味指责别人,以偏颇的观点强加于别人,被邪恶因素干扰的很厉害。发现自己的不足后,我向当事人及大家道歉,对于破坏正念之场深表自责。

查找执著的根源

这些深刻的教训说明:“不让人说”这个执著已经根深蒂固了,我听不進去批评的根子在哪里呢?我试着找出来,再深挖下去,发觉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是生命层层往下掉的根本原因:自私心理、维护自我,更在后天环境中逐渐形成了固有的观念。比如我从小功课学习成绩很好,是老师眼中所谓“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经常听到的都是表扬赞美的话,加上自尊心很强,不愿听批评指责的话;一旦听到批评之声,心里就不高兴,觉的在别人面前没面子。

年岁渐长之后,随着我考進明星高中与医学院,读书考试经常名列前茅,更滋长了孤芳自赏、自视甚高的骄气,觉得自己什么都比别人强。听到好听的话,视为理所当然;一旦有了批评,就不愿听,心里反感。毕业后我开设了一家牙医诊所,每天面对求诊的病人,所谓“医疗专业的权威感”逐渐延伸到日常生活中,使我更加自以为是,总觉的自己的看法高明,不愿倾听别人的意见,不只没做到“宽容大度”,连“理解别人”都谈不上,时常摆出一副不容挑战的架势。

得法后,这个问题变本加厉,只是掩盖的更加隐晦:炼功动作被同修纠正了,根本不爱听;写的文章被删掉或修改了,心里就不高兴;提的意见被否决了,心里、嘴里都犯嘀咕。几年来我陆续承接的联系人工作愈来愈多,带学法组、带出国团、带项目小组,在沟通协调、开会讨论事情时,“刚愎自用、不让人说”的毛病就更显而易见,完全混同于常人了。加以“在学员之上”的好胜心,不能虚心接受善意的建议,面对批评不愿接受,或表面接受、行动上却我行我素。如果事后证明自己的办法管用,甚至沾沾自喜,更加重加深此一执著,长年累月形成了自然,扎根于很深的微观当中,以至于修炼这么久也不自觉。

如何修去“不让人说”的执著

那么如何修去“不让人说”的执著呢?我想以下三点缺一不可:学法与发正念,同修指正与交流,形成向内找的环境。师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又说:“我告诉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你们不注意学法的时候,肯定这些东西就会助长”。我们既然都知道“法能破一切执著”,扎实的学法就极其重要了。

《转法轮(卷二)•佛性》这篇经文中说:“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着,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那么就是你无条件投降了,生命被这些东西左右了”。其实好面子、不爱听不好听的话,都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所产生的思想业力。所以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这些不好的观念与业力,就是区分假我与真我,就能让执著的顽石渐渐化开。

我长期来有两个毛病:每次交流会时,总是想自己多讲点,听同修讲的内容不是自己想听的,或者认为他悟的不对,马上打断别人的话,不让他讲下去,做什么事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只看到别人的不足,看不到自己;反之,看到同修有明显的错误时,常常顾及情面就没说,或是觉的不好意思没有当面指出来,事后再透过第三者去告诉他,这不就是情放不下吗?表面上你好我也好,矛盾却隐蔽的更深,同修之间的隔阂也容易让邪恶钻空子。其实出于为法负责与整体提高,善意的向他说是没有问题的。

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你们都是一团和气,互相之间都非常平和,谁也惹不到谁,谁都使别人高兴,坏了,真的坏了,修炼不了了。谁的矛盾也暴露不出来,互相之间不能够促進提高,这可不是修炼团体啊。我们与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来但是我们都能找自己。”

看自己、找自己、修自己

最近我体悟到修炼是否扎实,就体现在能不能“看自己、找自己、修自己”,是否能够加大心的容量。看到同修有不足的,善意的默默圆容补充;即使没有提出建议,也要正念对待、扩充大法弟子正念的场;让我们用洪大的宽容、慈悲对待同修,共同形成“向内找”的环境,达到互补不足、整体提高的目地。

今年5月加拿大法会回来后,一次在我们当地的学法组上,接连两位同修分别指出我的不足,几乎让我“出了丑”。当时我冷静下来,在火苗没冒出来之前就察觉到这个执著,虽然还没做到“不动心”,但毕竟在这个问题上跨出了一步,“有师在,有法在”,我相信自己会继续做好,尽快修去它。

这篇心得体会写完后,太太告诉我,以后不要再写法会发言稿了,应该留些机会给其他同修。我听了之后,虽觉得此言颇值的商榷,但也点头、应声表示赞同,已经没有抵触的情绪,我想自己又提高一些了。

结束发言之前,容我恭读师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讲法与大家共勉:“不怕有这些常人的东西,行为上能够抑制它,能够坚定自己,坚定正念,行为上做好,这就是修炼。”

以上心得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美国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