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三年来的心得


【明慧网2006年7月25日】三年前,我从美国东部一个偏僻的乡村搬到芝加哥,真正从个人修炼進入了正法修炼的阶段。在这三年里,从最初做分配给我的大法的相关事务,到主动去寻找合适的工作,到承担和协调一些项目,直至后期做大纪元和新唐人晚会各种综合能力要求高的工作,我在芝加哥这个集体修炼的环境中熔炼着、提高着。今天,我把这几年来的修炼心得向师尊汇报,并与同修们分享。

一、在学法上提出更高的要求

自得法开始,我一直都是采取通读《转法轮》的方式進行学法。由于自己很专心,一讲书通常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就可以读完了。坚持了三年多每天通读三讲书之后,我发现这种方法不适用了,觉的这些文字不象以前那样能够很深刻的打入自己的大脑。是因为对这些文字太熟悉了吗?不是,放下书来之后我背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我开始意识到得提高自己学法的质量,便想到了背法。最初的背法掺杂着很多常人之心,如想在集体学法时炫耀自己,想和某个会背法的学员竞争等等,有时候又想这么厚一本书背诵下来得需要多长时间啊,没准到正法结束一本书还没有背完,心里便开始着急起来。就这样背法進行的断断续续。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不管正法要進行多长时间,只要我还在人世间一天,我就多背進去一点法,这样身体不就多装進去一点了吗?”我的心当时立刻就稳定下来,不再追求背法的速度了,结果速度反而提高了。从最初争取一个字不落的把每句话背诵下来,到后来一段话一段话的默写,第一次完整的默写完《转法轮》,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而正法并没有结束。芝加哥新唐人晚会一结束,我又开始第二遍背法,这次只花了四个半月就默写完《转法轮》。

二、迷惑于表面,形成向外找的思维方式

2005年因为芝加哥要发行英文大纪元,我开始全职参与大纪元的经营。那时还是寒冷的冬天,恶劣的天气和创业初期的忙乱并没有浇灭我当初的热情。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暴露出我修炼上的不足,如不愿意挨家挨户去跑小广告,忍受不了商家冷漠的态度和反反复复的交涉等等。同时学员内部工作上的混乱和对几个主要干事学员的依赖也开始慢慢消磨我的意志,如刚到采访地点,发现照相机的记忆卡已经满了,不能照照片了;得到通知要采访时,却没有任何具体信息;以及安排好一天的工作了,却因为领馆前的紧急活动,打乱了所有计划;要协调做一件事情时,其他学员都不积极反应等等。再加上学员之间不能坦诚沟通,我也渐渐形成了对某些学员固定的看法,不愿意与之合作,从而影响了工作的進行。

2005年8月,芝加哥开始筹办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会。由于大家都很主动配合,大纪元办公室开始出现改观。可是晚会结束后,学员相继离开,办公室又恢复了以往混乱无序的状态。很多负面的想法开始在我头脑中积累和放大,以至于我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到办公室就想发火。那时我还看不清矛盾的真正原因所在,而把症结归于某几个学员的行为方式上。害怕自己这种情绪太负面,表达出来会伤害对方,我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意见,而是选择离开大纪元办公室,并很快找到了一份常人工作。

不久,又一名大纪元办公室的主要成员离开了芝加哥,这时连大纪元的正常运营都出现了困难。在这种危机情况下,全芝加哥的学员都开始重视媒体的问题。大家真正的对我们这个修炼环境提出自己的看法,并提出改進意见。我也愈加认识到维护我们这个集体修炼的环境,让每个学员都能坦诚沟通和交流是多么重要。可是那时我还是没有看清自己的问题所在,而是把媒体种种问题的解决寄托在整个环境的改变之上。记的一名学员问我:“你只是谈到了这些问题,那么解决办法是什么呢?”我叹了口气,说要彻底解决它就不是一个人能做的了的,要形成一个能坦诚交流的修炼环境,而且每个人还得自觉自愿的从学法修炼上去提高自己等等。

三、从向外找到向内修

2006年芝加哥法会前夕,正是大纪元办公室出现种种人员变动的期间,由于那时媒体迫切需要更多的学员参与進来,可是许多学员因为不懂英文,不会打字,不知如何采访和写作等,不能马上承担起工作。我看了心里很着急,就想写一篇交流体会,讲述自己是怎样在做各种大法项目中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的,我很希望其他学员都能更主动的去尝试各种工作,从而迅速提高上来。

我花了一天一夜认认真真的写了一篇五千多字的文章,自己还觉的很自豪,把它给另外一名学员看。没想到那名学员读了后,把我批评了一通。她说这篇文章象一个工作汇报,没有涉及到心性的修炼。我想了想,也觉的有道理,自己确实忽略了这些年中真正冲击自己内心的那些事情。

我又从新写了一篇体会,删减了自我提高的内容,增加了心性修炼方面的体会,交给审稿人。他说我的文章虽然谈及了如何处理学员之间的矛盾,可是读起来象常人中的道理,如增進沟通啊,尊重同修啊,这些方法特别象他在公司里接受的那些管理方面的培训。我说,让我好好再想一想,我觉的我还是没有真正从修炼上去考虑这些问题。

也许由于这段时间我又恢复了高质量的学法,我当时感觉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把我往内心中拉扯。我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我那种期待于整体修炼环境改变的认识是不对的,一定有什么还障碍着我,让我看不到问题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我一直在迷惑之中。

一天,我还象以往那样在电脑上打字背法,突然一个想法反映到我的脑海中:原来是我自己那些观念障碍住自己,特别是长期以来参与各种项目形成的思维方式和做法,由于自己获的一些成效,我就更加顽固的坚持着自己的东西。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感觉自己心的容量在急剧的扩大,一下子看到了自己过去的种种不足。

四、更深层的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执著

我发现自己要去掉太多的观念,而且因为有“大法项目”这个词来掩盖,更容易让自己形成常人式的急躁情绪,并陷入问题的表面形式当中,形成常人式的思考方式。

例如我为什么会那么执著于其他学员的能力提高和主动性增强呢?一味的埋怨和批评,就容易打消学员的自信心和积极性,结果反而适得其反,让学员不敢参与進来。又如我为什么那么期待于整体环境的改变,当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变化时,我就容易产生一种消极而无可奈何的情绪呢?我把自认为正确的一些观念,如做事应该积极主动,应该与同修多沟通等等强加在别人身上,从而使的别人不能接受我咄咄逼人的方式,并影响项目的進展。

我也认识到自己对结果的执著是一个很大的执著。当我看到我们的媒体离一个正规的公司运作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时,或者某一个项目方方面面都还不能做好时,我就开始焦虑和不安,并将之归咎于集体环境的不足和学员修炼上的问题等,却从没有想过这种焦虑不安的情绪是否属于自己,是否就是正确的呢?在这种焦虑不安的情绪下,我看到的又怎么能是事物的真相呢?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中谈到“物体存在的形式是这样的,可是它的表现形式却不是这样的。而我们的眼睛却有一种功能,能够把我们物质空间的物体给固定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状态。其实它不是这种状态,在我们这个空间中它也不是这个状态。”

反省在芝加哥三年来的修炼过程,我发现自己在执著于结果的常人心驱使下,渐渐开始变的武断起来,例如用指责的口气迫使别的学员做事,随意的安排和调换学员负责的项目,却不顾及这种变化对别人的冲击等等。师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中说:“记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炼中遇到的麻烦事情,不要都把它当作是矛盾来了,对自己正事的干扰,对自己正事的冲击,我这个事主要、那个事主要,其实很多事情不一定象自己看到的那样。你们真正的提高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你们自己的修炼圆满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五、消除偏见,注意与同修配合

随着自己参与的大法项目越来越多,就出现要把一些项目交接给别人,或者争取更多的学员加入進来的问题。而对其他学员的不信任是我一个很大的执著。因为对自己做事要求很高,我就不自觉的用自己的尺度去衡量别人,谁主动提出来要做一件事情,我就想:这个人的能力行不行呀;如果谁方方面面的客观条件都适合,我又想:他主动性强不强呀,能不能坚持下去。因此自己常常一个人把事情承担下来,结果把自己搞的疲惫不堪,也不一定能把事情做好。记的刚刚在芝加哥发行英文报纸的时候,几乎所有安排发行的担子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接送老人派发报纸,安排学员送报纸,自己还要送报纸等等。我有时因为睡过了头,闹钟也吵不醒,从而延误了送老人上车站。为了避免出现这个问题,后来自己就强撑着精神坐在沙发上半睡半醒直到第二天凌晨。

有学员建议我把安排老人送报的工作交给另一名学员。可是因为我不太熟悉那名学员,觉的她看上去风风火火的,有时候说话很严厉,心里就有些畏惧她。有几次因为自己太忙,我不得不把活交给她,她答应了,但是好象不那么热情,我又想:她是不是不情愿做呀?最终这个任务还是在其他学员的要求下,转交给她了。没想到,她一下子就把这个工作带了起来,因为她安排的合理,送报量提高了两倍。而且她还和送报的老人们相处的很好,常常和他们交流修炼上的体会。

我开始放下有色眼镜,仔细观察这名学员的行为,慢慢发现原来我的很多看法都是我的偏见。例如我觉的她说话严厉,其实她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常常用开玩笑的口气提醒其他学员修炼上的不足。也许因为她老是把我当孩子似的指出我的缺点,我就觉的她在教训我了。我认为她承诺事情不热情,其实也是因为她晚上还要上夜班,白天有时就显的很困倦了。

六、不带观念与同修沟通

我们在批评一个学员偷懒,不用心,我们有没有想过他是否有顾虑,或者有什么困难,或者有心结,不愿与某某合作等。同样,我们在表达意见时,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方式,语气是否合适等。这让我想起三年前的一个故事。那时,我每周六都开车把住在我家附近的一名学员接送到中领馆发正念。有一天结束的时候,这名学员要上我的车。我没注意,急急忙忙开了车就要跑,一下子把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她的一只脚已经跨在车里了,又是夏天,她穿着一件单薄的裙子,可想摔的不轻。我听到车后座的人都在叫嚷,便赶紧把车停下来。她当时很生气,一赌气就不坐我的车,自己回家了。

我心里很难受。自那以后,我就很不好意思看见这名学员,觉的自己太鲁莽,把她伤害了。我发现她也不愿意和我接触,这就让我更内疚,很怕面对她那种‘埋怨’的表情,其实这只是我那时心里的一种感觉而已。我们之间从此就有了一个心结,持续了几个星期。后来在一次集体学法的晚上,她向我走来。我还想躲避她,怕她斥责我。结果她对我道歉,说她当时反应太激烈,还说她觉的自己被摔倒了是点悟她,应该学会开车,不应麻烦别人。由于好几人曾经提醒她要学开车,她就觉的我也是那个想法,想给她个教训,让她摔一跤,所以她不好意思面对我。我听了后很触动。原来我们俩都是因为自责的心理,才造成这个隔阂。虽然我们的想法截然不同,但表面上的举止却很容易加深对方的误解,从而变成矛盾。

回顾这三年来的修炼历程,我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在技术层面上更加复杂,涉及的人际关系也更加多样化,这就使的自己更容易被种种表象所迷惑,而忽视了自身的修炼。我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中,能够踏踏实实的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情,理智清醒的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

(2006年美国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