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徐国庆及其家人的遭遇


【明慧网2006年7月25日】徐国庆是位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和中国大陆及世界各地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遵循着以“真善忍”为原则的高德大法的修炼。他的家住武汉市江岸区丹水池661仓库宿舍,是661仓库的普通职工。现在被武汉中法院非法判刑2年,被非法关押在汉阳琴断口监狱,正遭受着被强迫洗脑,被强制劳动,被两名劳改犯24小时看管等非人的折磨。

了解徐国庆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功之前,他的身体很不好,经常莫名其妙的头痛,每年开春全身到处痛,心跳过速……常常到医院检查治疗也没有结果,且由于经常抽烟、喝酒、打牌身体越来越糟,脾气也很差,一家人生活在痛苦之中。

修炼时间不长,他身上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不良嗜好全没了,按法轮功教导的做一个好人,道德高尚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时刻保持一个平静、祥和的心态,在同事邻里中口碑很好,在家里更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这一切巨大的变化,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家里充满着生机、祥和。

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发动了一场对最善良人群的最邪恶迫害,法轮功在中国遭到全面的诬陷和妖魔化。一夜之间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信仰自由被剥夺,天赋的人权遭践踏。经历过“文革”的人们,想起那段历史还不寒而栗。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610办公室从上到下遍及全国各级政府,具体负责打击法轮功的所有事务,中共党委领导下的政法委,媒体、以及政府机关的公检法部门和国安都是其打手,它不受任何法律条文以及国家政策规定的限制,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组”。全面执行着江泽民的对法轮功修炼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计划。

徐国庆因不放弃修炼被恶人恶警多次被非法抄家。家人也屡遭骚扰担惊受怕。2005年7月14日,徐国庆,因在家做真相资料被市公安一处等恶警绑架,在看守所受尽折磨。2006年4月被非法秘密判刑2年,既不通知亲属,更不让请律师,罪名自然也是莫须有。徐妻齐翠萍到看守所想探望丈夫送些衣物等,被告知查无此人,齐翠萍一听,如当头一棒,她知道共产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而在武汉市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公开曝光的有:付晓云、田宝珍、李长军、彭敏及其母亲李莹秀、彭顺安、夏刚、刘群英、陈荣耀、黄曌、朱大凤。江岸区谌家矶社区的法轮功学员吴红斌被江岸区610邪恶之徒秘密绑架,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已有半年之久。

齐翠萍下决心一定要找到丈夫的下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怜一个弱女子既无权也无钱被看守所和各监狱像皮球踢来踢去。又急又怕身心俱疲的齐翠萍告诉他们:再不告诉徐国庆下落,就把共产党如何残害忠良虐杀好人写在牌上游街!恶人们最怕罪行曝光,4月24日才让齐翠萍在琴断口监狱见了徐国庆一面。昔日身强体健的老徐不见了,不到一年哪他的头发全白了。

稍稍安心的齐翠萍回到家仅隔一天(即4月26日),十几名国安、公安恶警将其绑架,家中仅剩的3000元钱、女儿学习用的电脑及家里的大法书籍等被洗劫一空。饱受折磨的齐翠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精神及身体状况很糟,简陋的家中只剩一个女儿孤独的哭泣。一个月后齐翠萍因身体状况极糟被放出,当她向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要回原本属于她的3000元钱、女儿学习用的电脑等时,市局一处和江岸区610的邪恶之徒威胁又要将她绑架,齐翠萍不得已,离开了自己的家,流离在外。

几十年来,人间悲剧不断的在中华大地反复上演,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共产党自其建政已残害无辜百姓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虐杀正义良善,破坏传统文化,毁灭道德基石。西方有句谚语: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物极必反,善恶必报是天理,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候了。目前已一千一百万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您也应该有如下义举:退出邪党及其附属的组织,用小名、化名也行,这是真正的对您的生命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