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冰雹示警 昭示双城血泪(图)

黑龙江双城迫害大法弟子事实回顾


【明慧网2006年7月25日】在“7.20”七周年到来之际,一场罕见的冰雹突降黑龙江双城。

受灾的玉米田及西瓜地、香瓜地

除了一些深受中共邪党无神论毒害的双城民众还在认为这只不过是自然现象外,更多明白真相的双城百姓都清楚:这是上天在警示双城——必须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否则,更多的天灾人祸将会降临双城!

从1999年7月20日起至今的七年中,黑龙江双城市政府的一些不法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全然不顾法轮功在双城的真实情况,昧着良心积极配合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疯狂的打压这群善良的双城百姓。迄今为止,已有近50余名双城百姓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直接或间接的惨遭中共邪党各级政府的杀害!

被中共邪党各级政府迫害致死的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名单(根据明慧网公布统计)

1、周志昌,男,45岁,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长,2000年5月6日在双城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王金国,男,34岁,双城市农丰中学历史教师,被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得心、肺、肾的功能急剧下降,2001年5月23日终因内伤太重与世长辞

3、顾秀娴,女,36岁,兰棱镇靠山村赵筛屯村民,2004年3月4日早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恶警们强行暴力灌食迫害致死。

4、刘杰,女,37岁,双城市啤酒厂职工,2003年2月17下午4点死于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警的野蛮灌食。

5、谭成强,男,43岁,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村民,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被野蛮灌食造成肺部积水、糜烂,2003年7月19日晚10点含冤去世。

6、张涛,男,53岁,双城水泥厂职工,在哈市长林子劳教所绝食抗议迫害,被强行灌食一种不知名的药物,2002年7月31日去世。

7、张生范,男,38岁,双城市二轻局下岗职工,2001年6月12日上午被双城市第一看守所恶警鼻饲烈性白酒致死。

8、臧殿龙,男,38岁,双城市粮库职工,2002年7月8日在阿城市清真小区躲避恶警抓捕不幸坠楼身亡。

9、吴宝旺,男,35岁,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村民,2002年5月17日左右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当天去世。

10、肖亚丽,女,37岁,周家镇东发村村民,2004年3月6日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徒插管灌食迫害致死。

11、王秀兰,女,57岁,家住双城市治国街,遭受河北省固安县看守所和廊坊监狱虐待折磨,全身浮肿、呼吸困难,虽艰难地返回家乡双城,但于2001年3月17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12、蒋立国,男,52岁,家住双城市新兴乡,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灌食导致肺部重伤,身体极度虚弱,2002年10月18日(农历9月13日)含冤去世。

13、刘清久,男,44岁,双城市韩甸镇红跃村农民,被长期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身体极度虚弱,虽经保外就医”放回家中,但于2003年1月17日去世。

14、那常俭,男,51岁,双城市五家镇民富村村民,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被折磨至生命垂危,释放后于2004年1月14日含冤离开人世

15、赵雅云,女,54岁,双城市乐群满族乡村民,2001年6月20日被万家劳教所害死。

16、那振贤,男,58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农民,2005年9月16日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致死。

17、佟文成,男,49岁,家住双城市双城镇,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二年多后回家,2003年6月14日离开了人世。

18、白桂珍,女,74岁,双城市对面城乡长丰村农民,因被恶人长期骚扰,精神受迫害无法炼功于2005年8月22日早7点含冤离世。

19、车庆贺,男,双城市双城镇人,因恶人骚扰及多方压力于2000年阴历3月19日含冤离世。

20、陈义和,男,65岁,万隆乡苏家屯人,因为恶人经常上家骚扰,家人害怕不让其学法炼功,精神备受摧残于2005年4月10日含冤离世。

21、单忠祥,男,74岁,水泉乡大德村退伍孤寡老人,因受恐吓并被限制人身自由,经历种种精神迫害于2005年4月7日含冤去世。

22、樊树成,男,76岁,双城市双城镇人,因受到恶人的骚扰恐吓,精神压力大于2001年正月初九去世。

23、高广恩,男,52岁,双城市五家镇人,因为受骚扰压力大,精神始终处于紧张状态,于2006年1月5日去世。

24、顾元侠,女,51岁,乐群乡乐民村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4年4月2日病发而亡。

25、金纯清,女,58岁,双城市双城镇人,因经常遭片警骚扰,精神受到压力,身体出现不正常状态于2006年4月8日去世。

26、李亚茹,女,57岁,韩甸镇大房村村民,被双城看守所摧残致失去记忆,2004年腊月二十二含冤离世。

27、李兆畔,男,70岁,双城市双城镇人,迫害开始后,害怕受到迫害不敢修炼,2001年1月病发离开人世。

28、刘凤杰,女,38岁,新兴乡东光村西闵家人,迫害开始后无法正常炼功,身体和精神遭到严重打击,2001年8月12日车祸身亡。

29、南喜强,男,73岁,双城市双城镇人,在双城第二看守所遭迫害,精神压力大于2001年9月去世。

30、庞思媛,女,61岁,家住双城镇长勇村,被非法关押双城第二看守所三个多月,回家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2003年5月含冤去世。

31、孙国珍,女,71岁,双城市双城镇人,多次被恶党不法人员绑架关押迫害,身体越来越虚弱,2005年11月2日含冤而逝。

32、孙生财,男,61岁,单城乡政丰村村民,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回家后精神压力过大导致身体不好,于2002年6月去世。

33、汪振山,50岁,新兴满族乡庆乐村村民,被多次骚扰惊吓,2003年腊月含冤离世。

34、赵风林,男,73岁,双城市政德村人,多次遭到不法警察到家骚扰恐吓,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于2004年7月18日含冤辞世。

35、张玉芝,女,54岁,东官镇东官村人,被不法人员不断骚扰,出现严重疾病状态,于2005年10月9日含冤去世。

36、张加伟,男,22岁,家住新兴乡新华村,是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学生,遭到学校迫害精神压力过重,于2002年11月23日含冤去世。

37、张海川,男,69岁,新兴满族乡新民村村民,因为不法警察经常上门骚扰,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05年农历正月初十旧病复发含冤去世。

38、张桂琴,女,68岁,双城市退休职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身心压力大,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于2001年8月26日含冤去世。

39、王丽,女,34岁,联兴乡安强村村民,由于不法人员经常上家骚扰,精神压力大,导致身体出现严重病情,于2001年农历新年前去世。

40、岳宝学,男,38岁,双城市双城镇人,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二年多,身体受到严重摧残,肌肉严重萎缩,回家后于2005年1月5日含冤去世。

41、王树祥,男,62岁,双城市对面城乡建新村村民,因为不法人员经常去家里骚扰、恐吓,受到惊吓导致生病,于1999年12月9日离世。

42、王文波,男,45岁,双城市公正乡爱乡村村民,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两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回家后不久于2004年2月1日死亡。

43、王文兰,女,14岁,双城市第八中学一年级学生,因为恶警骚扰、审讯、威逼,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03年9月12日离世。

44、王英,女,60岁,新兴乡东光村西闵家人,遭受第二看守所迫害,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回家后于2005年1月9日去世。

45、王振芳,男,55岁,双城市韩甸镇田家村村民,因为村委会几次强迫写保证书、交书,在压力面前旧病复发,于2003年农历2月18日去世。

46、于金花,女,40岁,双城市韩甸镇村民,曾被万家劳教所关押迫害,家人花一万多元钱把她赎回来,后因家人害怕,不让她学法炼功,2004年8月30日病发而死。

47、杨亚娟,女,36岁,金成乡生平村大三屯村民,在不断的骚扰恐吓中,身体状况恶化,于2005年4月19日去世。

48、杨高氏,女,93岁,新兴满族乡庆乐村村民,因610恶人迫害导致内脏受伤,于2002年腊月初八含冤离世。

49、闫善柱,男,36岁,单城乡政德村村民,在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一直不能恢复,于2004年10月3日含冤去世。

50、邢树源,男,单城镇政久村村民,迫害后精神受到巨大的压力,于2004年12月去世。

51、王德丰,男,37岁,韩甸镇后下洼子村民,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直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出,2002年6月30日死亡。

52、朱相国,男,39岁,双城市双城镇人,曾经四次被非法抓捕,被迫害致生命出现危险严重时经常吐血,放出后身体一直不佳,2005年3月25日含冤去世。

53、王桂芹,女,73岁,农丰镇保安村村民,因农丰派出所多次到家里骚扰,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4年4月含冤离世。

54、韩文凤,女,64岁,农丰镇农丰村村民,在双城看守所关押迫害导致多种疾病复发,身心极大压力,2005年12月含冤离世。

55、陈守财,男,65岁,农丰镇农丰村村民,因邪党政府人员的骚扰身心受到极大压力,于2004年5月含冤离世。

部份被迫害致死的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照片:


张生范

张涛

王金国

周志昌


谭成强

臧殿龙

朱相国

吴宝旺


顾秀娴

那振贤

那常俭

王文波


刘杰

肖亚丽

赵雅云

55条鲜活的生命,就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直接或间接的杀害,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的才14岁!但是,这斑斑的双城血泪并没有唤醒那些不法官员的良知,至今仍有将近50余名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他们每时每刻都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

部份仍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的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名单

1、陈俊波 女 哈尔滨女子监狱狱
2、安星 男 大庆市红卫星监狱
3、安玲 女 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
4、李超 男 大庆监狱
5、邹国晏 男 大庆监狱
6、汪秀燕 女 万家劳教所
7、付连君 男 呼兰监狱
8、王秀菊 女 万家劳教所
9、那亚芳 女 哈尔滨女子监狱
10、王淑荣 女 哈尔滨女子监狱
11、王淑芝 女 哈尔滨女子监狱
13、薛庆华 男 牡丹江监狱
14、徐庆森 男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15、柳全国 男 长林子劳教所
16、顾喜云 万家劳教所
17、王桂华 女 万家劳教所12大队
18、王树珍 女 万家劳教所7大队
19、耿亚芬 女 黑龙江女子监狱一监区二中队
20、王守庆 男 泰来劳教所
21、关艳玲 女 吉林省女子监狱
22、周英齐 女 万家劳教所
23、王文龙 男 泰来县汽车制造厂监狱一大队二监区
24、闫淑芬 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五监区
25、王丽丽 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
26、闫淑华 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
27、张淑芬 女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28、石佐生 男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29、张建辉 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30、马忠良 男 呼兰监狱
31、李彦文 男 呼兰监狱
32、尹玉梅 女 佳木斯铁路看守所
33、徐玉山 男 佳木斯铁路看守所
34、李昌新 男 最初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国保科,现不知关押地点
35、黄彦珍 女 哈尔滨女子监狱
36、郭凤兰 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37、徐永芹 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粗略统计到2006年7月 请知情同修继续统计)

部份仍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的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照片:


王守庆

黄彦珍

陈俊波


郭凤兰

张淑芬

薛庆华


王淑芝

石佐生

邹国晏

关艳玲

除了上述被迫害致死、非法关押的之外,还有的双城大法弟子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失踪的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名单统计(初步统计)

谭广丰,男,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身高1.78左右,在哈尔滨火车站打工期间失踪。

2004年11月份一天半夜11点左右,谭广丰外出撒真相资料,人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至今下落不明。

当看了上述血泪写就的事实时,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上天会在双城大部份乡镇普降冰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昭昭天理告诉人们这一切的根由:中共邪党黑龙江双城当局干了违背天理的事,自1999年以来,积极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无端的制造了无数的悲剧!

其实,类似冰雹天灾示警的事件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双城也时有发生,只不过一些人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太深,把发生在身边的恶人恶报事件看成是偶然,一次又一次无视上天对人的警告,干着害人害己的恶事,将神的慈悲当作耳边风,致使恶报事件在双城频频发生……

1、原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蒋清波作恶多端 遭报死亡

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蒋清波,多次在看守所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谩骂大法,经常打骂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带三件(脚镣:38斤重;手铐:用钢筋和铁螺丝特制的比正常的要重;铁圆环:连接脚镣和手铐用的。)折磨大法弟子。周志昌就被带过三件。2002年9月蒋清波突然象得了重感冒一样住进医院,确诊为癌症,不几天就死了。明白真相的警察和世人都知道他诽谤大法和打骂大法弟子遭了恶报。

2、原双城市东风派出所副所长吴建华突发脑血栓死亡

原双城市东风派出所副所长吴建华,因迫害大法弟子于2002年11月底突然间得了脑血栓抢救无效死亡。此人在任东风派出所副所长之前是双城市杏山公社派出所所长,当时曾经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3、原双城镇城管干部陈永占暴病死亡

原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陈永占不断变换形式打压大法弟子,手段下流、卑鄙。2000年12月在“秋林公司三楼洗脑班”行恶期间,陈永占伙同冉令才除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巨额勒索外,还采取残暴流氓手法给绝食的大法弟子灌食,多人牙齿被撬动……陈永占本人流氓成性,他把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裤带全部强行抽掉,逼迫他们坐在寒冷的水泥地上,用极端恶毒的语言谩骂师父和大法‥‥‥2003年9月期间,陈永占独自一人开车去大庆泡小姐(包二奶),在寻欢作乐时突发心脏病而死。一位熟知内情的人说:这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结果。

4、原黑龙江省双城市金城乡金城村党支部书记吴志广暴病死亡

原黑龙江省双城市金城乡金城村党支部书记吴志广,7.20以后紧随江罗集团迫害大法,将大批大法书籍焚毁,为了自己的地位将大法弟子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借去北京之机非法敲诈大法弟子钱财。现该恶徒已遭恶报,突发脑血栓一命呜呼。

5、原黑龙江省双城市农丰镇政府干部赫卫东车祸身亡

赫卫东,男,原黑龙江省双城市农丰镇政府干部,曾在2001年带人去农丰镇保安村绑架大法弟子,并多次辱骂和恐吓大法弟子。2004年春末,赫卫东遭遇车祸身亡。

6、原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冉令才喉癌死亡

原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冉令才在2000年12月在双城秋林公司非法办的洗脑班上迫害大法弟子,辱骂、毒打、吊、捆绑、开飞机是他常用的手段。有一次,他从铁栅栏前路过,(为防止大法弟子跑掉,他们在窗户外安上了铁栅栏,就象监狱一样)看见几个女大法弟子正在看《转法轮》,他就将她们几人从屋里提出来,死逼不放地问书是从哪里来的?大法弟子不说,他气急败坏,边打边骂,把她们几个人的脸都打肿了,呈紫黑色,两个多月都没消退。他见怎么打都不说,更生气了,便随手拿起一根细绳向一名大法弟子的脖子勒去,当时把大法弟子的舌头都勒出来了,可见用力之大,用心之狠!这还不算,他还把这几名大法弟子绑在椅子上,开着窗户冻了一宿。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只要他在哪里,哪里的好人就要受难。冉令才被抽调到双城市驻北京办事处期间(该办事处主要负责将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接回双城市),借职权之便,趁火打劫,经常强行把上访的大法弟子的钱财揣进自己腰包。善恶必报乃天理。冉令才于2003年6月份得了喉癌,当时是水不能喝,食不能进,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7、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撕抹大法标语 七窍流血而死

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他听信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谎言诽谤,于2000年5月开始迫害大法弟子,采取盯梢、举报等卑鄙手段,经常出去撕抹大法标语。对挂在高压线上够不着的条幅,他把玉米秆点着之后,去烧挂在高处的大法条幅。大法弟子看他受江氏毒害这么深,曾多次善意劝告他。他却执迷不悟地说:我谁也不听,什么也不信,我就听江泽民的。在2002年4月19日半夜,家里人都在熟睡,他从被窝里猛然坐起,然后七窍流血而死。赵庆国长期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烧掉,抹掉的大法真相标语、条幅无数。这种离奇死亡真的是值得不信神的人深思的。

8、黑龙江省双城市民夏荣江无知撕传单 遭报死亡

夏荣江,男,70多岁,系黑龙江省双城市钻机厂退休工人。夏荣江甚是敌视法轮大法洪传,并抵制法轮大法在人间正法,每每见到大法传单便撕,口中还念念有词说:“我就撕了,看能不能遭报。”甚至还暗中窥视其邻居家一修炼大法的孙女行踪。2001年7月份的一天,夏荣江当着众邻居的面一边撕大法传单,一边恶言谤法,并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嚣不怕遭报应。夏荣江骂声未绝之时就觉得身有不适,回家后感觉越来越重了,第二天家人忙送夏荣江去省城哈尔滨大医院检查,医嘱其家人说:“这人不行了,快抬回家准备后事吧!”其家人无奈只好带他回家,他却等不及回到家就死在半路上。

……

古人曰:“天垂象,呈吉凶”。神用天灾人祸的方式在警示人们:迫害法轮功必须停止!中共邪党必然灭亡!顺应天象,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在“天灭中共”的历史潮流中不被淘汰,这是我们从这天灾人祸中应该得到的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