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不配合邪恶 九天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6年7月26日】3月23号那天,我和村里人一起去乡里买肥料,买好肥料,我们几个人到一家打铁店买刀,店主说没有刀,因为他家的房子被地震震坏了,他忙着盖房子。

我一听这不正是救人的好机会吗,便在口袋里拿出了大法护身符,送到那几个人手上。其中一人说不要,我说“大法护身符会保你平安,不怕天灾人祸”,边说边把上边的字念给他们听。

这时一人问我法轮功又自焚又杀父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全都是假的,是共产党为了迫害法轮功而造假,我又说:告诉你,天要灭共产党,共产党太败坏了。

这时那个不要护身符的人就受不了了,他说你快走,共产党给钱我盖房子怎么不好,你再说我就要告你。我一看暂时没有机会,就走了。没想到他真的到派出所举报了,他领着一群恶警把我抓到了派出所。那时我才明白自己不够理智,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想既然来了,就要讲真相,揭露邪恶,坚决不配合旧势力的安排,我就一直不停的跟身边的警察讲,我说:你这些国家干部,坏人你不管,我只是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要做好人才能保平安,错在哪里,你们就这样把我抓来,我要给你们曝光。

大约晚上8点左右,他们把我送進了市看守所。第二天,那几个恶警又来提审,问法轮功好不好,你还炼不炼,我说:“好,炼。”我说我要回家,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你们是非法的,你们都是执法犯法,我是好人,共产党这样对待好人,已经失去了民心,我感到可悲。

下午他们又来叫我签字,我问签什么字,他们说延长拘留,我说不会签字的,心想决不承认你们的安排,不是你们说了算,我要闯出去。

我决定绝食反迫害。号子里一位同修说,他已经被关了二十天了,也绝过食,可那些人整天就面对着你,又要打针,又叫家人来,最后他还是吃了。由于我心里不稳,又没在法上认识,也就随和了,但一直没吃饭,只是喝水,吃同修的饼干,喝点麦片,就这样维持了四天。

通过我俩不断背法,炼功,整点发正念,我突然悟到这样下去不行,悟到《转法轮》里讲的:“有人说他喝水,有人说吃水果,那都是假辟谷,时间长了,保证都不行的。”我便和同修切磋,我们决不能承认旧势力黑手烂鬼的安排,要堂堂正正的闯出去,这里决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师父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里讲了:“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别看它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既然我们進来了,一定是自己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那我们坚决不配合邪恶,就要面对邪恶,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第五天,我就开始绝食,看管女号子的女警找我谈话,我说我是好人,只为了一个护身符把我抓来,为什么共产党连个护身符都怕成这样,难道你不信佛保平安吗?她说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为什么总要出来发传单?我说99年7.20以前共产党没有取缔法轮功,怎么没有人发传单,你们这样随便抓人,我们就是要告诉世人真相。她说你要想回去就说个不炼,回去再炼,我们也不管你。我说我不会说假话的,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她说我相信你们都是好人,可国家政策不让炼怎么办。我说国家政策错了,再继续下去,人不治天治,你看灾难已经降临到头上来了,你不炼功也要做个好人。她说不要给她讲这么多,她讲不过我。

第八天,那个女警又来找我,看见我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她说你不吃饭只好打针。我说打针有什么用,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对我无效,你要强行打针就是迫害,想置人死地,我意已定,你不要枉费心机。她还是去叫人去了。这时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我决不配合邪恶,决不允许旧势力黑手烂鬼迫害我,一切由师父安排。

女警叫来了四个牢头,把我抬出去,一出门我就拼命的喊:“警察迫害好人哪,共产党不容好人哪,人不治天治啊,天理不容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等上了车我就请师父加持,这时也根本就没有了怕,好象师父在我身边鼓励着我。

车停在瑞昌市人民医院门口,一下车,我又大喊,他们把我抬到走廊里的椅子上,顿时医院里的人都围了上来,我大喊着:“医院里的好心人哪,你们听到,我是炼法轮功的,只为了一个护身符把我抓来,把我迫害成这个样子,还要继续加害于我,这不是要置人死地吗,共产党这样不容好人,已经失去了民心,你们看到没有,去年洪水、地震的灾难就是上天在警告世人,他们还继续迫害好人,一定会面临更大的灾难。

医生拿着针站在我面前,他们看我坚决不配合,最后就把我抬到床上,把我绑起来,我拼命挣扎。他们打完针把我抬上车,我一直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第九天,我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好象突然悟到今天我要回去,心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在这生死关头,我既然有幸得到了大法,我真的死而无憾,但我不能死,我还有史前的洪誓大愿没有完成,有多少众生等待我救度,还有那么多的好同修在等着我,我一定要回去。

上午十点左右,两个女的進来,看见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跟我说话也不答应,眼睛也不睁开,好象是快不行了的样子,他们就叫来了狱医,狱医把我的眼睛撑开看了一会,这时我心里只有一念:请师父加持,我今天一定要回去。狱医又号我的手脉,这时我的心脏跳的很快,好象只有出气没有進气的样子。

大约中午11点左右他们就打电话叫我丈夫接人。下午几个人又去了两次。我这时根本不知道丈夫在外面,心里只有一念: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一切由师父说了算。顿时师父的话又响彻在耳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此时此刻,真的感觉师父就在自己的身边,呵护着。下午4点左右,两个人把我抬出来。就这样,我堂堂正正九天闯出魔窟。

通过这次血的教训,使我找到了很多的不足,不知不觉中我有显示自己没有怕心,导致在讲真相的时候,完全忽视了安全问题,而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虽然能正念闯出来,但损失是惨重的。我现在才认识到,没有怕心,不等于不重视安全问题。现在正法到了最后的阶段,我们更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时刻站在法上认识,把自己溶于法中,正念正行,这才是无漏啊。

通过这次的经历,使我進一步认识了邪恶的本质,发现他们完全是虚伪的,完全是建立在谎言、欺骗、暴力基础上的,谎言最终不会长久。而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真理永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