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走出死关

【明慧网2006年7月26日】最近我经常捧读师父《走出死关》、《2006年加拿大讲法》等讲法,越来越明确大法弟子修炼形式和承担的责任,随着正法進程的越来越到最后,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越来越高了。正法形势不容我们再出现一点偏差,也不会像过去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机会了。师父在最后的几个讲法中多次强调必须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史前大愿、救度众生,否则什么都谈不上。

要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实修自己。我深深体会到实修自己的重要性,而且必须正念正信、溶于法中才能达到实修,反之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给大法造成损失,尤其要去掉怕心。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也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这句话我将刻骨铭心的记住,因为这是在我11年大起大落的修炼路上有切肤之痛的教训。

我95年得法后,身心彻底净化,多年肾炎顽疾和子宫肌瘤根除。世界观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可以说受益无穷。因此一心修炼大法,精進不止,但那时学法还是不深,对《转法轮》更深层次的法理认识不清。很多执著都没有去掉,导致7.20后,走了一大段弯路(后面要讲)。但是我不止一次体悟到师父对我的洪大慈悲、包容,尤其是当我在某一层次停留时间过长或悟性不好时,关键时刻,总是师父点化和提醒我,使我感到师父时时在我身边看护着我。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此仅举一例。

三个多月前,不到两岁的外孙需要我带,这事看似平常,事先我也没多想,带就带。但就这很简单的小事竟暴露了我很多觉察不到的人心,我过去自以为修掉的执著现在却暴露无遗。比如,我觉得对亲情放得很淡了,可是聪明过人的外孙让我看到我并没有真正放下情。与此同时,外孙的淘气好动又占据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我常常因为不能像过去那样有充裕时间做三件事而着急,一开始还不以为然,时间长了,发现这样下去我不就被捆住了吗?开始时心里着急上火,嘴也起泡,表面上忍着,继而烦恼焦躁,没有耐性,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开始发火。看书学法静不下来,发正念精力不集中,觉得整个生活秩序被打乱了。越是烦躁,孩子越添事,不是半夜哭醒,就是高烧不退。经常一天下来疲惫不堪,家庭关系不但没平衡好,反而矛盾激化。再就是一学法就困。我意识到是旧势力钻空子了,每次发正念时加上一条,但效果不佳。有时我想:不带孩子了,回家干正事去。但又不忍心一走了之,我只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头,也知道自己有漏才造成有干扰,但是漏在那里?难道仅仅因为对亲情的执著、没做到忍吗?症结到底在哪里?没找到。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我在攀登一座常人根本无法攀登的高山,陡峭至极。到半山腰时,除了一小块只能容纳半只脚的石头外,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我的脚后跟只能悬在半空,崖壁光滑,上上不去,下也下不来,脚下是万丈深渊,望不到底,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仰头望去,看见不久前通过我得法的人都快攀到山顶了,可我却困在半山腰动不了,当时我心里很怕。这时我后面又上来一拨人,我忙请他们拉我一把,但他们说:自己上。然后他们轻松的上去了。我一急,醒了。

醒后,我对师父明明白白的点化充满了感激和愧疚。师父在为我着急呀!因为这个梦使我悟到我正面临着一个大关:人神的抉择。师父说“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这座山只有神才能上去,有怕心是人,我有怕心,才上不去。这个梦不仅仅是点化我带孩子过程中暴露出的情等执著心,而且师父通过这件警示我:如果不真正去掉怕心,不走出死关,那不就是“停于半天难得度吗”?那么我到底还有什么怕心呢?我静下心来找到两个怕心:

一是由对儿子的情派生出的怕心

99年10月我進京第一次被抓,正是儿子马上要结婚之时,那时我怕三年劳教毁了儿子婚事,这一个怕心立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并扩大了“情”这个漏,系统的安排我从绝食绝水到假转化,从假转化到邪悟,由邪悟到参加“帮教团”到全国各地劳教所做“转化”工作,一步一步越陷越深。当时自以为在那个大环境中只有这样才能和更多同修切磋交流,帮助他们改善劳教所境遇。甚至还把在各地了解到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实况当面反映给原司法部长,他马上安排一个主任拟一个禁止虐待大法弟子的文件,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做好事了,帮助大法弟子摆脱困境尽力了。实际上完全是假相,各地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虐待并没有一点改善,刑罚打骂仍是家常便饭。我在被蒙蔽中完全被旧势力利用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事情。这一情况直到看到2000年10月师父发表的《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时才猛醒。

第二次被抓是2001年十一的前一天,我和孩子一起被绑架。一个台式电脑和两个笔记本电脑被抄走。这次也是因为亲情产生的怕心作怪(怕孩子被判刑),以付出巨额罚款45000元(不给打收条)了事的方式向邪恶又一次妥协。

二是罪恶感派生出的怕心

我明白真相后,虽然很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回归到正法進程中来,但同时又陷入一种痛悔中而不能自拔,背叛师父和大法的罪恶感常常挥之不去。那种彼得式的悔恨更是经常折磨自己,尤其是我这段经历使我成了“孤家寡人”,2000年农历新年时,有同修在我家门上贴了一幅“形神全灭”的对联,还有的在明慧网上发表专题文章,点名叫我特务,我感到欲哭无泪,还觉得委屈,就这样一直执著着自己的名、面子,没有勇气去找昔日同修,怕遭冷遇。

正如师父所说:“本来就是因为执著和怕心走错了路,走回来又被怕心牵制着、挡着走回来的路”(《走出死关》)。结果2001年执著心使我选择了逃避:变卖了房子,举家迁到北京,决心在北京从新开辟修炼环境,挽回损失。但是由于没摆正挽回损失的基点(没把大法放在首位而掺杂了证实自己),结果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第二次被抓。这归根到底,还是没有走出人,还是怕心。最初我怕自己有这么一段耻辱的历史永远洗不掉,被人唾骂。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应该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首位。

怕是一种强大的执著

在之后的几年证实大法过程中,由于我在新的环境中不认识其他大法弟子,又不能再搬回到原来住的地方,所以一般情况下就是自己在做三件事,其中包括尽量挽回自己邪悟时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尽管有时也懈怠过、但时时不忘自己的历史使命,也不再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就是每天做自己该做的事。很长时间我几乎把邪悟这段历史忘记了,慢慢的这个怕心去掉了,但是去的还不彻底,当看到谈及邪悟或背叛大法的有关文章时,不由得就动心,容易联想到自己,一种做错事的罪恶感也会油然而生,懊悔自己一念之差铸成大错,怕是再也挽回不了了。其实这里还是潜藏着一个怕心──怕修不上去被拉下。

怕被落下,才怕外孙影响我做三件事;怕被落下,才怕外孙耽误自己的时间;怕被落下,才烦躁、发火。说到底还是怕心作怪。如这种怕心不去掉,三件事做得再多也是流于形式,或者是掩盖。

师父《走出死关》发表后,我对照自己,一开始觉得自己没当过特务、内线,反而还承担过许多责任,保护了很多大法弟子。没有什么把柄在谁手里,也公开声明过。所以认为不是在说我,但是越学越觉得是在说我,因为我在向邪恶妥协过程中背叛过师父、背叛过大法,这还不是干了最可耻的事吗?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尤其是师父点化我的这个梦使我更清醒了,正因为我潜藏很深的那种压在心里的罪恶感还没有彻底放下,也就是说还没有彻底放下怕有过污点而修不好、怕被落下的心,所以总要极力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总想多做三件事,表面上看多么精進,可实际上这种精進里面却掺杂着不纯的成份──还怕带外孙影响自己修炼,实际上这就是一种强大的执著。这种心多么可怕!

修炼是严肃的

我悟到《走出死关》不仅仅是给那些特务看的,而是给所有大法弟子看的,特别是给有这样或那样怕心的大法弟子看的,因为任何一个怕心都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这个死关过不去就不可能攀上高阶千尺路。

回过头来,我更明确了真正精進固然体现在三件事做的如何,但是三件事不是停留在表面上,而是真正扭转那个心,可是如果一个修炼人连人走向神的死关都没过去,三件事做得再多,也是不纯净的。“即使大法弟子的事干得再多都是为了掩盖。如果放下这压在心里的罪恶,走回来,干的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大法弟子修炼中的事”。(《走出死关》)

我还悟道,真正做好三件事不是应付应付的。师父说:“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来”(《2006年加拿大讲法》)。

我在带外孙新的环境中能做到平衡好家庭等各方面的关系,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这过程中暴露执著去掉它,这就是师父留给我的一个修炼形式,师父说:“师父在传法中叫大家要做好三件事,看上去简单,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什么果位都在其中。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修炼形式,很多人都理解为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一种宽松与方便,那些精進的学员可不这样理解。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一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2006年加拿大讲法》)。

我悟到,现在对修炼人的要求严格到每一件小事都要达到标准,因为我们是大法造就的未来新宇宙的生命,每一个细胞都要达到新宇宙的标准才行,而且自己能否达到这个标准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无数众生能否得救的问题。我们肩负的使命何等重大,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情!越到后面路越窄,窄到不容有半点差错!只有“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進去执著”(《洪吟》),才不辜负师父为我们巨大的付出和苦度。

写到这里,我想起第一次看到《走出死关》时,老泪纵横。我在大法和师父遭到最野蛮的打击时,不但没有站出来维护,反而助纣为虐。可是这些师父都不计较,还继续拉我、帮我,安排我修炼提高的路。

师父说:“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大法弟子们来讲,也都是在修炼与无比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的,深知修炼的艰辛,不会不理解走错路的学员”。师父还说:“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关键是认识到了能不能有决心去掉它。有决心走出来这才是修炼,这就是修炼”。

我越来越理解师父对众生和弟子们那博大的胸怀和洪大的慈悲后面深而又深的内涵。而现在师父最着急的就是让我们加快步伐提高上来,彻底走出人,成就神的圆满果位。

最近看了一些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很受触动。现在正法形势到了最后的最后阶段了,很多大法弟子都在抓紧每分每秒的时间在各种社会环境中救度着众生,对我来说,能不能从自己过去做过错事的阴影中走出来,彻底丢弃压在心底的罪恶感,是检验自己能不能真正走出死关、放下自我走向神的关键。

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地是公开自己做错的一切,也是彻底去掉怕心和执著的过程。请师父放心,我会加倍做好应做的一切,应平衡好的一切。不再让您为我操心。并愿把我这血的惨痛教训告白于那些和我经历相似的同修,一定要学好法,正念足才能方向明,头清眼亮,跟上正法進程。

最后再次向师父跪拜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