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力市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狱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26日】2005年9月26日—10月29日黑龙江省铁力市大法弟子刘洪图、卢梅(女)、佟玉霞(女)、孙跃民、朱辉、梁彬、程培峰、周述海、周述章相继被铁力市“610”和公安局绑架关押在铁力市第一看守所。另一名铁力市大法弟子柴树森于2005年11月初被绑架,几日后被非法判劳教,送绥化劳教所进行迫害。

2006年2月,10名大法弟子被铁力市法院非法判刑,大法弟子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2006年6月1日周述章、周述海、刘洪图、孙跃民被投送到呼兰监狱集训监区进行迫害,6月30日转投至大庆监狱。卢梅也于6月1日同车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进行迫害。其余5名大法弟子由于各种原因留在了铁力市看守所。

周述章,男,42岁,铁力林业局贮木场下岗工人。2005年10月29日被绑架,遭受了“挂角”(两小臂于背后绑在一起,椅背插入两臂与后背间,双脚用绳捆住,两腿抻平,绳索固定在前方,踩压身体)和“上绳”(和挂角类似)等酷刑迫害。

刘洪图,男,38岁,从事港轿出租(载客)。2005年9月26日被绑架,遭受了“挂角”、“上绳”等酷刑迫害,绝食抗议被灌食迫害。

周述海,男,34岁,原伊春市政府研究室研究员。2005年10月29日被绑架,遭受了“挂角”酷刑折磨。

孙跃民,男,31岁,铁力某木器厂工人。2005年10月1日于家中被绑架,遭受了“挂角”,“上绳”等酷刑迫害。在看守所期间,曾拒穿囚服,遭到恶警的耳光。

2006年6月1日,四人被投送至呼兰监狱集训监区。6月4日,组长王登明(犯人)问刘洪图是否写了“四书”,刘回答没有,王张口便骂“别人都写了,你怎么就不写?”(此处及全文脏话皆隐去)并用拳头猛击刘的脸颊数下,紧接着组长郑太平(犯人)将周述章叫出队列,同样问题得到了同样的回答后,郑用掌猛击周的后颈数下,并言让其好好想想。当时同四人一批的集训犯人和四人一起正在车间大厅站立,郑让除三名大法弟子外都坐下,体罚迫害大法弟子正式开始(之前先找的孙跃民由于认识上的原因,孙主动写了假转化的“四书”,故而在呼兰未遭受肉体上的迫害)

6月4日晚,集训人员散盘坐在监舍水泥地上,王登明问周述海是否写了“四书”,得到否定的回答,王听说周述海原在政府工作,骂其虽在政府工作,但一脸穷酸相。王用小白龙(塑料管,白色、坚硬)猛击周述海背部三下,说“不愿打书生”、“给哥俩面子”等(王得知周述海是大学生,并和周述章是亲哥俩)。接着将刘洪图叫出监舍,用“小白龙”连续猛击其背部六、七下,并威胁说“这只是刚开始,如果不写,以后天天这样”。致使刘洪图在疯狂的肉体迫害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违心的写了“四书”。

从6月5日开始,郑太平让大法弟子周述章、周述海白天除吃饭和方便外,其余时间一直面壁站立,并安排犯人包夹看管,不让说话和活动,经常站到晚上11点多钟,并威胁他们说让他们站一宿,企图从精神上搞垮他们。后来在一些有正义感的犯人的帮助下,夜间站立持续约半个月后就不再站立了。

6月5日晚,周述章、周述海在5号监舍内面壁站立(6日开始周述章被调到6号监舍,两人被分开进行迫害),郑太平将周述海叫至床前,先说自己减刑需要分,如果周不转化会扣自己的分,自己服刑八年了,可无期还没有改判,如果被扣分,今年还报不了卷,改判不了,并说“我不管你法轮功好和坏,咱们都是糊弄共产党,“四书”能糊弄过去就行,你也好减刑,不然你就得天天遭罪。咱俩一无冤二无仇,我也不想这样啊,这不是干部安排的嘛。”见周不动心又说:“你能抗过劳改犯吗?你挺不住,劳改犯啥招没有啊,能折磨死你。”反反复复就是这类软硬兼施的话。过了一会,集训犯人郭广智(佳木斯人)、小胖子(伊春人,不知名)不耐烦的跳出来为郑助阵,骂周不识抬举,说:“四哥(指郑太平)苦口婆心的跟你说了半天,那不也为你好吗?不能惯着你,得来硬的。”说完郭右拳猛击周的小腹,令周痛苦难当,手捂小腹下蹲,小胖子将周拽起,说“你装呢”,也打了周小腹一下,又将周推倒在地,此时周的左眉骨触地出血。小胖子试图将周的双臂反转前推,周双手紧握在一起,此时郑上前制止并将周拉起,血洒落在周的衣裤上,留下多处血斑。三名犯人似乎并不在乎,用纸巾擦拭其面部的血迹,并在伤处涂了些药酒。小胖子说:“如果不是明天要下队了,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郑太平见硬的不行,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就对周说“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给个答复”,然后就让其睡觉,而周一直不说这句话,僵持到晚上11点周说“自己的问题会考虑如何做的”,郑无奈让其睡了。

6月6日早上起来周述海的左侧脸庞满是血迹,很多犯人都看到了。周到卫生间去洗漱时,被6号监舍组长王登明制止,让其回屋。小胖子等犯人又用纸将其面部血迹擦去,不想让他们的恶行被更多的人知道。而集训监区的警察对周述海身上的血迹和伤口视而不见,明显是在纵容犯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除了面壁站立式的迫害外,郑太平还经常用拳、掌击打二人颈、背,用语言威胁、恐吓“明天怎么怎么整你,让你站一宿,让你七窍流血而死”等等。期间车间组长郭涛(佳木斯籍犯人)参与过对二人的“转化”,主要是用语言诱导、恐吓。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半个月,之后主要是白天罚站,包夹迫害,持续到6月26日。长期站立导致周述海腰背疼痛,左眉骨处留下一公分半长的伤疤。

呼兰监狱对大法弟子仍在继续迫害,虽然表面集训监区的警察没有直接动手参与迫害,但显然授意犯人对四人做“转化”工作并许诺了好处,否则犯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替他们做事呢?而且有三名警察先后分别找周述章、周述海谈过话,试图“转化”二人未果。由此可见,呼兰集训监区的郑太平、王登明等犯人是直接行恶者,集训监区的警察是策划纵容者。

望见到此迫害真相的人及国际追查组织给予关注、调查。只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要遭绑架、劳教、判刑,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逼着人转化放弃信仰甚至被迫害致死。让这样的悲剧早日结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愿那些不明真相,昧着良心为了一己之私而行恶的人赶快觉醒,快看《九评共产党》,不要做恶党和江罗集团的殉葬品,弃恶从善,弥补过错,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