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家庭暴力,谁是罪魁祸首?

大法学员张艳华部份遭遇记实

【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下面是本文的两位主人公:

张艳华:女,31岁,49公斤,家住张家口市下花园区煤矿旧医院15号家属楼1143号,98年接触法轮功,1999年7.20受邪党迫害后放弃修炼,2004年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

刘勇民:男,30岁,体重80公斤,张艳华丈夫,金牛集团盛源矿业公司宣化二煤矿职工,家住张家口市下花园区煤矿旧医院15号家属楼1143号。

张艳华2004年又从新修炼大法以后,十分坚定。丈夫刘勇民惧怕共产党迫害大法“连坐政策”使自己丢掉工作、父母失去退休金,对不愿放弃修炼的妻子实行殴打、罚坐、性虐待、剥夺人身自由等家庭暴力百般迫害,几乎三天两日强迫她,骑上她,用她的肛门、嘴舌进行强暴式的性发泄。数不清有多少次了,经常导致她舌头烂坑、肛门肠子脱垂。若遇身体不适不能满足其性发泄,就殴打、整夜罚坐,不让睡觉。迫害后还经常反锁在家里,不允许与外人讲受迫害的事,剥夺人身自由,使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下面仅是张艳华遭遇的几个片断:

案例1:
3月23日,因为张艳华炼法轮功,丈夫也知道妻子是一个好人,但是由于害怕别人知道了影响他工作,给家庭带来麻烦、带来损失,所以刘勇民说:“咱们只能拿离婚来维护各自的利益。离婚后,你也自由了,我也管不着你了。第一,因为你没有工作,所以孩子归我,但是你必须给孩子抚养费,一次性付清(3.5-18岁)。第二,因为你炼法轮功给我的家庭搞成这样,妻离子散,所以你要付给我青春损失费、家庭损失费(一次性付清)。当然这些钱我也不花,给孩子准备上。”张艳华听了这番话,无法理解,但又因为她是炼功人,她想圆容好一切。张艳华对丈夫说:不论你说什么,我也不会恨你的,因为我们炼功人的心中只有爱,没有恨。她越是善良,不生气,刘勇民就越是气得青筋暴跳,气愤的一把抓起张艳华说:“走,必须得去离婚。你只要炼功,我就一天也容忍不了。”刘勇民一把把她揪了出去,拽上摩托车去离婚,结果由于刘勇民的身份证过期而没离成。

案例2:
4月30日这天,已经是张艳华被丈夫赶出家门的第38天了。刘勇民打电话约张艳华和姐姐一家人去吃饭,而且在电话里告诉她说:“孩子由于从来没离开过你半步,通过这段时间的分离,给孩子带来了身心上无比的伤害。孩子日不能食,夜不能眠,现在想你想病了,吃了好多药也不好,奶奶也累倒了,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回来吧,就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回来看看吧。”

张艳华的心又一次碎了,多可爱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呀。当晚顺从丈夫回了家,但因夜深,没有往回接孩子。那晚,刘勇民肉体上折磨她一宿,强奸了她5次,不管她如何的反抗和哀求刘勇民都没有放过她。结果造成张艳华的阴道充血,阴道口破裂,疼痛剧烈,无以言表。因为太疼了,她不能穿裤衩,坐立不安,彻夜不眠,食水不进。张艳华反复的问着苍天:“天哪!天哪!你就睁开眼睛看看我吧!可怜可怜我吧!为什么?您说为什么当好人就这么难?”月经第二天,体内流出了象碎肠子、肉皮、黑色血块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中间还掺和一些脓块。

第二天她把孩子接回去,半夜三点多钟的时候,孩子睁大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呻吟着:“妈……我热……”刘勇民急忙下地,拿体温表一量39.3度。快上医院吧!她说:不用,你先去烧壶水,因为我知道孩子相信法轮大法好,所以不会有事的,以前孩子已经多次受益了。她抱着孩子,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第二天一早,孩子的烧退了,也不咳嗽了,全身的小痘痘都奇迹般的不见了,下巴上那些黑黑的刺也不见了。孩子高兴极了。“妈妈!师父真好。我昨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今天就不难受了。”刘勇民听了,怕孩子说出去,气得不行,他是亲眼见了,也不让相信,因为害怕孩子会说出去,影响他的工作。

于是,刘勇民便强迫把孩子送回奶奶家,让她们母子不能见面。即使见面他们一家人也不让孩子与母亲答话,就是在街里碰见也不许孩子叫张艳华妈。因为他们害怕共产党知道张艳华修炼法轮大法,影响了他们的退休金和工作。尽管他们做的很过份,大法学员张艳华也不恨他们。因为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把他们吓的。这都是共产党的连坐政策造成的。

案例3:
5月8日是张艳华来月经期,平时来月经的血流量比较大,这次因4月30日的性虐待却与以往大不相同,因为刘勇民对妻子的性虐待,使张艳华的阴部经常流出绿黄色的粘糊糊的豆腐渣状的脏东西,阴唇和阴蒂上长满了硬白块。刘勇民不明大法真相,张艳华给他讲真相,他当时也明白了,但由于惧怕共产党,还是不让妻子修炼。刘勇民说:“既然你信他(大法)能好(病),那么我以后不用把你当人看了,你以后再也不用说什么疼呀难受呀的,我认为你就不会有病的,也不用心疼你了,因为你是一个不值得人同情的女人。你要相信法轮大法,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好。因为你相信大法就是违法的,共产党不允许的,你也在背叛我。我再强调一句——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法轮功。”张艳华又一次失望了。

案例4:
2006年6月份的一天,刘勇民请妻子张艳华的姐姐一家人去“小肥牛饭馆”吃火锅,目地是为了把张艳华接回去。吃饭中,他便说起了反对张艳华炼功一事,他说:“姐夫你们劝劝艳艳,别让她炼法轮功,我家里不需要这东西,因为那是我的家,不是炼功的地方。”姐姐一家人劝张艳华不要炼了,就是为了孩子和家庭的和睦也不要炼了,别总是在这个问题上生气呀,闹离婚呀!这也不必要。刘勇民又说:你们说,她吃的、喝的、用的,家里的每一滴水、每一粒米、每一度电都是我的,非要炼什么共产党禁止的法轮功,背叛我就不行。张艳华说:我炼功就为身体好,做个好人,我也不当你面炼,也不影响你,还为你带来福报,保咱们平安,你不要再反对我了。

张艳华被接回家后,刘勇民便问妻子:“你到底炼不炼了,这是刘勇民的家,不是炼功的地方!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听懂人话就别炼了,因为单位知道你炼法轮功,我就没有工作了,孩子将来念书、参加工作都会受影响,因为中国是共产党一党执政,你炼功不但自己受迫害,还要连坐家人,你还是识趣点,别跟共产党对立,顺从点,别炼了。”张艳华微笑着问:“你说完了吗?我炼法轮功就是为了做个好人,身心健康。”刘勇民气急败坏的说:“什么身心健康,我就不信,把你的衣服剥光,不给你吃喝,把你捆在椅子上,我不停的让你满足我的性欲,让你当我的发泄品,就是不给你一滴水,一粒米,我就不信你炼功身体好,就不信你能真善忍,我倒要看一看你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我就要在肉体上折磨你,精神上打击你,语言上刺激你。你听清楚了,我这都是为你好,为这个家负责,因为共产党就是这样教育的,毛××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只是因为爱你,不愿意让你去当共产党政治运动的牺牲品。”

张艳华当时心头一震,说:“你怕共产党也不能怕到把对我的爱扭曲成如此残忍的迫害呀!我们毕竟是夫妻,曾经相爱过,而且还有不满三岁半的一个儿子,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刘勇民又恶狠狠的说:“我的摩托车里刚加满油,把油抽出来倒在你的衣服上,你忍住别动,让我点着汽油,你不是真善忍吗?我倒要看看你烧死烧不死,看你到底是人还是神。”张艳华沉默了许久,说不出话来。刘勇民见妻子不理他,就脱下两只鞋子向张艳华的双眼打来,嘴里还嚷嚷着,“你怎么不说话,叫你不说话,叫你不理我。”张艳华的双眼被打得直冒金星,急忙捂住双眼。刘勇民又捡起鞋子摁住张艳华,向她的头顶狠狠的打了不知道有多少下,嘴里还嚷嚷着:“你捂!你捂!我叫你捂!炼功人还怕疼呢?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最终打累了才松开了张艳华。

过了好久,张艳华才睁开眼睛,又对丈夫说:我们没有和任何人作对,是因为共产党害怕好人多,尤其是炼法轮功的好人越来越多,它害怕这个世界的人都变为好人,从而暴露出它假恶暴的本质,所以才迫害大法弟子,造谣、栽赃、诬陷大法,欺骗世人。刘勇民因为害怕恶党迫害张艳华而连坐他,又气急了,一把抓住妻子的衣襟把张艳华扔了出去,这时已到了晚上10:40,街上没有出租车,无助的她无处可归。

案例5:
6月29日,刘勇民又一次殴打张艳华,因为他要求张艳华满足他的性欲。她忍受不住而不愿意。他抓起她,朝着她的脸和眼睛,抡起了胳膊用足了劲,左右开弓,打得她眼睛直冒金光,当时的张艳华没有一丝的委屈、气恨表现,更没有一滴眼泪。因为她是一名大法学员,有一颗宽容慈悲的心,只有慈悲,没有对人的怨恨。她觉得他被共产邪灵操控着毫无人性的干着迫害大法学员的事,真是太可怜了,张艳华心平气和的说:“你把我折磨的阴部细肉都破开了口子,成天流脓淌血,疼痛难忍,连裤衩都不敢穿,穿上衣服都不敢蹲。”刘勇民不但不心疼,反而说:“活该,这是你自作自受,你是一个不值得心疼的女人,你不是相信法轮大法,你不是一直炼功吗?炼功人怎么会疼,会不舒服?我不认为你会有病。你必须满足我(性欲)!”于是他便恶狠狠的撕破了张艳华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发泄。这时张艳华大声问道:“你是我老公吗?你到底要怎么样?”刘勇民恶狠狠的说:“你叫什么?不怕别人听见吗?算了吧,你明天一早就滚,等我的电话,离了算了。你必须把家里的钥匙留下,以后你就自由了,爱上哪炼功就上哪去,我这里不是你修炼的地方,这是我的家,永远不需要法轮功。”

第二天早上5点,刘勇民就把张艳华叫醒“别睡了,拿两件换洗衣服走吧。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废话,我还要上班呢。”6点一刻,他把她从家里推了出来,并扣下了她的家门钥匙。这已经是刘勇民第五次把修大法的妻子张艳华从家打出门了,迫害仍在继续。

结束语

刘勇民对修大法的妻子进行家庭暴力殴打、罚坐、强奸、性虐待、剥夺人身自由,在身体上和精神上摧残,惨不忍睹,已构成犯罪,让世人唾弃(以上只是几个例子)。但是,人都爱自己的妻子儿女父母,刘勇民也是人,也同样应有爱自己妻子儿女的人性。然而,刘勇民为什么不爱护自己的妻子儿女,反而配合共产邪党如此残酷迫害自己的妻子,走妻离子散解决家庭矛盾的路呢?

其实,刘勇民是妻子(大法学员)的施暴者,也是共产党的受害者。在中共邪党统治的近百年历史上,又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象刘勇民一样屈从于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中对中国人民的残暴迫害呢?他们不想迫害自己的妻子亲人,但他们害怕共产党“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连坐”的政策,只能选择迫害自己的亲人来屈从中共的淫威,以免遭中共残酷迫害,哪怕是妻离子散。

在此告诫刘勇民和那些屈从中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在犯罪的人们:法轮大法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迫害大法罪不可恕,随着众生对真相的明白,中共的末日已到,天灭中共在即,不要再顺从中共邪党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了,停止迫害,在这瞬间即逝的短暂日子里,将功补过,以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揭露恶党对大法的迫害事实,赎回自己的美好未来。

希望国内外大法弟子慈悲讲真相,救度众生。

姓名 电话(0313) 手 机 地 址
刘勇民 03135188461 13833374645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煤矿旧医院15号家属楼1栋1单元4楼1143号
父母:刘满(退休工人)、魏存香 03135188461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煤矿旧医院15号家属楼1栋2单元2楼1222号
大姐:刘永红 03135157110 13473311968 下花园煤矿9号楼最后1栋 1单元1楼3号
姐夫:李德忠 13513135311 下花园煤矿9号楼最后1栋 1单元1楼3号
二姐:刘永萍
姐夫:王建民 013930265475 夫妇俩都在保定上班
二姨夫:冯有贵 03136762696 涿鹿县张家堡镇张家堡村民
三姨夫:安明 03135050538 下花园电石厂家属楼(电影院后面) 工作单位:下花园电石厂
四姨夫:单金彪 03136766623 涿鹿县张家堡镇单家堡村民
五姨夫:李德峰 03136760506 涿鹿县张家堡镇张家堡村民
大舅:魏守勤 03136766486 涿鹿县张家堡镇沙梁村民
六舅:魏守兵 03136766950 涿鹿县张家堡镇沙梁村民
四叔:刘胜 03137258208 蔚县西沙营镇西沙营村开媒站
小姑父:吕三 03137298186 13833359688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煤矿旧医院15号楼街道办事处电话03135189326
朋友:王利军 03135183211 金牛集团盛源矿业公司宣二煤矿职工(企管部)
张景旺 03135189085 13933768324 金牛集团盛源矿业公司宣二煤矿职工
赵晓铎 13603135907 金牛集团盛源矿业公司宣二煤矿职工
谷伟 13171638538 13343133301
崔海涛 13785341841 金牛集团盛源矿业公司宣二煤矿职工
聂富强 13932317707 张家口市下花园煤矿医院
李树兵 13715960941 下花园煤矿机修厂
刘志明
杨久喜
彭海明 03135189077
03135157045
03135157036 13785455742
13582413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