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女子劳教所对我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2004年阴历4月的一天晚上,在做真相时,我被即墨派出所蹲坑恶警绑架,在派出所被铐了一宿,随后被送到青岛看守所。5月份,我被绑架到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在劳教所1大队,恶警逼迫我放弃修炼,恶警队长牛蒙曾和副大队长李悦侮辱师父和大法,牛蒙曾叫已“转化”学员写了师父的名字贴在凳子上,强迫我坐上,妄图让我从精神上崩溃,然后就罚站。我又被恶警牛蒙曾、陈红秀、大队长张燕铐在厕所的暖气片上二天二夜,脚都肿了。

恶警张燕说:你不是愿意炼功吗?今天就叫你炼个够,你不练还不行。恶警张然命令邪悟人员冷宣菊(青岛)、严淑明(文登)、马爱芹,逼迫我把腿双盘上,一天不许放下腿来。第二天,恶警张燕拿来了绳子,命令三个邪悟人员强迫我把腿搬上,用绳子把腿绑起来,两手反背绑起来,我疼的大哭,恶警张燕就用一块脏布堵着我的嘴,并用透明胶带把嘴缠起来。就这样迫害了我两天。然后又6天6夜不让我睡觉,一闭眼邪悟严淑明就打。此后,又长期不让正点睡觉。

恶警李悦、张然,还有邪悟人员李向荣、马晓伟白天黑夜对我进行迫害,侮辱我、打我,张然用手和书打我的嘴,不让我上厕所,身上数不清她们打了多少下,就这样我被邪恶严管了6个多月。

我所知道的一大队被迫害的学员有二班的张树梅,恶警陈红秀和陈建美不让她睡觉,用手铐铐了她3天3夜,又关到严管室铐了半个多月,腿脚肿的很厉害。

在一大队,青岛大法弟子高明霞被铐着长期严管,不让睡觉。在四大队,鄢景秋也是长期被铐着,并用绳子绑着,长期不让睡觉。

在此正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与恶警,真相你们已经听的太多,再不停止作恶,可能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每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证人,纸包不住火,真相永远也无法掩盖。

王村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个人情况:

恶警张然,家住王村,有一个儿子正在上学,丈夫是教师。
恶警副大队长李悦,家住王村,有一个女儿,丈夫在工厂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