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华蓥610和新华劳教所以酷刑“转化”唐国平

【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四川大法弟子唐国平两年前被当地“610”、国安特务绑架。为强制他“转化”,在洗脑班他们用不准睡觉、喂蚊子、罚跪、罚站、罚蹲、打耳光,拳打脚踢,等等恶行来折磨和羞辱他,仍达不到目的,就以请吃喝和花钱收买为手段,与劳教所恶警勾结,将患有结核性胸膜炎不符合劳教条件的唐国平非法劳教。现在,中国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完全变成了迫害法轮功弟子的邪恶基地。

2004年6月22日,农历端午节。唐国平正忙于给门诊病人开处方、拿药、输液,阳和镇主管政法的恶人郭礼到了唐国平的诊所,接着阳和镇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专职干部罗中明与阳和镇派出所恶警彭波、石明、袁剑明,伙同华蓥市610国安特务梁政等一伙也闯进诊所,强行将唐国平绑架至阳和派出所,并抄了唐国平的家。他们未搜到任何大法资料和他们想要的“凭据”。恶警叫来举报唐国平的人——阳和镇楼房沟初中部教师楚世国(女教师杨艳红参与举报大法弟子唐国平),领着他的几个学生,张姜、吉小虎、余圆圆出面举报大法弟子唐国平,说是唐国平给过他们大法护身符。恶警拿着护身符,逼问唐国平是从哪儿来的。唐国平说是从外面地上捡的。恶警们不信,对唐国平进行拷打,最后恶警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要唐国平写保证不练法轮功的所谓“三书”,被唐国平毅然拒绝。于是恶警找人写好了“保证”,强行要唐国平签字。唐国平就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恶警石明、彭波、袁剑民恼羞成怒,将唐国平双手反铐,绑架到华蓥看守所进行迫害。

唐国平在看守所被迫害7日,受尽折磨,2004年6月29日,又被华蓥市国安特务梁政与阳和镇恶警彭波、石明绑架到华蓥市老武装部“洗脑班”,进行新一轮的迫害。

在洗脑班里,受尽了恶人周定成(副主任)、俞孝福(主任)、何春怀(后勤组长)、陈会计、包夹匤纯林等人的折磨与凌辱:不准睡觉、喂蚊子、罚跪、罚站、罚蹲、打耳光,拳打脚踢,逼迫看中共恶党和江氏流氓集团谎言编造的电教片,强迫大法学员写心得“体会”,不写就大打出手。

2004年7月25日,华蓥国安特务梁政、恶警石明、气势汹汹的闯进华蓥市武装部洗脑班,威逼唐国平写“三书”,唐国平坚决不写。恶警石明与特务梁政决定将唐国平送往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他们填写好劳教通知书,要唐国平签字,唐国平不签,梁政与石明无耻的说:你不签,我们代签,仍然劳教你。于是两恶人代签了劳教书并把唐国平绑架到了绵阳新华劳教所。

此时他们根本没通知家属,直到把人送到劳教所并被劳教所非法收留后才通知家属。

2004年7月25日,唐国平被绑架到四川新华劳教所时,遇到恶警游宁在值班。因唐国平有结核性胸膜炎,游宁先说不能收。而后特务梁政与恶警石明请游宁吃饭,又送了钱,恶警游宁收礼后就和他们串通一气,把唐国平收下,并把他分在六大队二中队。

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的恶警游宁、沈锐、杨警、杜世红、李长军、朴静、高温远、杜富刚、蒋劲松、谢洪、赵仁江、田中队、何源(中队长),赵副中队、张小刚(副中队)等参与了对唐国平的迫害。对唐国平强制洗脑,强迫他看江氏流氓集团编造的谎言电教片,强迫写“心得体会”和周记,不写或不随它们的意写,它们就疯狂虐待唐国平。恶警唆使包夹(吸毒犯)贾进辉、代君、赵太国、刘刚、李灿、许意、野蛮的殴打唐国平,罚站、罚跪、罚蹲、站军姿、做爬壁虎、面壁、用脚踢腿踩腿,恶警还用电棍击打唐国平,睡刑床、关小号、强制超体力劳动,不让睡觉等等。有一次恶警唆使吸毒犯贾进辉、代君、赵太国、刘刚、李灿、许意、强行“转化”唐国平,唐国平不转化,它们几个吸毒犯用脚狠命的踩唐国平的膝关节,致使唐国平的脚跛了三个多月,不能行走,差点残废。

新华劳教所的恶警每一个季度都要搞一次加重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所谓“突击转化”,一搞就是三个月,一年搞四次,一次一个季度,一年十二个月都在恶警包夹的恐怖迫害中,其手段更加阴损毒辣。大法弟子之间,互相隔离,遭受了什么迫害相互之间也都不知道,恶警唆使犯人随意打骂大法弟子,一个大法弟子由二至三个包夹监控。一次恶警和包夹强迫唐国平看电教片,看后叫唐国平写周记,唐国平写周记证实大法美好。恶徒们看后恶狠狠的说不合要求,重写。唐国平坚持不写,吸毒犯许意用手紧紧掐住唐国平的脖子,造成唐国平面色苍白,几乎窒息,而后出现了病态,身体极度虚弱,被掐的颈部出现了一连串的包块,至今还未完全消退。

他们把唐国平折磨成这样还不放过,又把他送到新华劳教所监管医院,医治了几天,拉回后又继续迫害,致使唐国平患上了眼病,差点失明。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和包夹还要强行“转化”唐国平,根本不把大法弟子生死放在眼里。由于正念不足,在残酷的迫害下,唐国平最后妥协了,写了所谓“三书”。不久唐国平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态,恶警何中队怕出人命而承担责任,才叫唐国平申请保外就医,唐国平的父母、妻子才将唐国平接回家。

唐国平被绑架到新华劳教所的第一年,他的父母、妻子找到新华劳教所所长邓刚,申诉说:唐国平有病,要求释放。邓刚却撒谎说唐国平经检查无病,强制劳教。唐国平的父母、妻子说监狱虐待大法弟子,邓刚说监狱是“人性化管理”。当时唐国平的父母就说:要是出了问题责任由谁承担。邓刚就说他承担。事实证明这个劳教所长说的都是谎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责任从来没有人承担过。

现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里的罪恶还在继续着,四川达州的魏医生被它们迫害的生命垂危,恶警用车把他拉到监管医院打点滴输液,拉回后继续迫害,现在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广安白市大法弟子蒋和平也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受尽非人折磨;还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在这里遭受酷刑迫害。

奉劝那些还在跟随恶党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赶快悬崖勒马,明辨是非,赎回你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