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20前夜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我是99年得法的,没学几遍《转法轮》,7.20的迫害就开始了,受邪党谎言欺骗,更主要是没有真正得到法,认识不到法的珍贵,就不修了。在经历了家庭的一系列变故,身体被病业纠缠的痛苦后,在同修的帮助下,于2004年5月份又走到了大法中来。从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今天想把几天前我在我们镇一次集体配合证实法的经过写出来,由于是第一次写,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6年7月19日晚,我们镇大法弟子共同配合大面积做了一次真相:挂条幅、贴不干胶、发《九评》、发真相传单。我们小片儿有两名同修骑摩托车各带两人去较远的地方去做,其他人三、二人一组。

我和两名同修A、B一组,边走边贴真相,互相配合,有刷糨糊的,有贴的。走進集市(集市非常大),B(她第一次跟我们做真相)就要挂条幅,我说还是你们俩去贴吧,我来挂,我有钓鱼竿,挂的高,而且我又有经验。走到集市工商所大门前,刚要挂,里面从二楼上走出一个人,我赶快发正念,让出来那个人回屋去,不许干扰我证实法,那人就回去了。接着我就挂条幅。在快把整个集市做完时,从北大门進来个车,一会用手电照条幅,一会儿看贴的真相,照来照去,没看见人又到集市外马路边的树上照,当时有点动心,想那两个同修哪去了?由于我挂条幅时,把背的兜子放下,这一动心那一兜条幅也不知道放哪了,心更急了。

定了定心,我想不能乱,这都是假相,同时清除一切干扰,请师尊加持。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兜子。我進集市要挂条幅时为了方便把一个装真相的包放在了市场的门口,我想我一定要拿回来,怕啥,师父就在身边,我就把包取了回来。由于不知道A、B去了哪里,我就找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停下来,发出强大的正念,同时清除干扰我们证实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大约十分钟,市场外没有动静了,只是偶尔听到汽车经过。我起来到集市的南大门,那有棵大树,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一下就挂上了条幅。我想另两个同修可能在门外,出门一看,没见贴出的不干胶,心想她们去哪里呢?这边还没有做呀。我背着两个大包在外面等,边等边在电线杆上挂条幅,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我就决定不等她们,我就自己做,想做哪就做哪。

我顺公路隔一百米挂一个条幅,挂的条幅一个比一个正。走了一段时间的路后,在一个厂子附近开过来两辆警车,鸣了几声警笛,我发正念,让恶警看不见我。这样走到了厂子门口,这儿有一棵大树,树底下有一块大石头,真好,可以踩着它挂的更高一些,我拿出最长的大条幅挂上,它上面写着“法轮大法传遍全球”,几个大字闪闪发光,真好!这样边走边挂,看见另一个村子的同修向我这边走来,也是边走边挂条幅,贴不干胶,真高兴,连上了!我们互相叮咛要边做边发正念。

到了交接夜班的时候了,各厂门口的人多了,我在一个厂子门口挂上一个条幅,挂的又高又正,有两个骑车的人看见条幅说:又挂上了!真好!他们没有看见我,我听见了他们的话,心想,今天挂的就是好,没用挂第二回的,一挂就上去,又高又正。欢喜心一出,再挂条幅时连挂了三次都掉下来了,赶忙找自己,是我的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挂不上时又急,带着哪颗心也不行呀,师父帮帮我,这些都不是我,我不要,此念一出就挂上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家门口,这时条幅也刚好挂完了,到家时一看表差15分12点发正念。怎么这么“巧”!

早晨3点B同修就来找我,说给她急坏了,一晚上没睡,光给我发正念了,她丈夫(常人)担心我出事就来我家找,可也没有看见人。我当时想真不该分开,让她们去贴,她是头一次跟我们出来,没有带好她,我总想叫别人听我的,没有善,办事时还特别急,结果让同修和常人都为我担心。

B走后,我就收拾屋子,我们家是一个学法小组点,同修的书都放在我家,我发现有七、八本《转法轮》没有了。都哪去了?我必须把他们找到呀!心里非常急,突然想起B的丈夫昨晚来过,是不是担心我出事,把书拿起来了。我想我要要回来。于是就去了B家,正好他在,我说还是哥好,怕我有事,把书保护起来了,你真好,对不起把你吓着了。B同修曾被邪恶迫害过,她的丈夫挺不高兴,让我找B要。原来是B怕我出事,给拿起来了。我一听就急了,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你看你还求我出事,让家人跟着担心,让他们不理解,下次我不和你去了,一切不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吗?后来意识到这都是不在法上的话,同修能出来,就是要提高,这里面有我要做的,带好她也是我的责任。

通过这一次证实法的经历,我找到了许多不足,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