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没拄拐棍能走了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
  • 母亲没拄拐棍能走了

  •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 我多少年没这样开心过了

  • 我的脑血栓好了

  • 善待大法弟子的福报

  • 母亲没拄拐棍能走了

    我是吉林省抚松县大法弟子,我的老家在山东省青岛市。2002年11月份,我80岁的老母亲在上厕所时摔伤,一条腿不能活动,瘫在炕上两个多月,大小便全在炕上靠人伺候。我知道消息后,带上大法书籍、大法护身符从东北回家探母。

    母亲见到曾经体弱多病的我满面红光,身体健康,开心舒畅,就问我是怎么治好的?我说是学炼法轮大法学好的。老母亲说:“我也知道大法好,要是不镇压我也早学了。”我告诉母亲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心很诚,有时候跪在师父法像前祷告:“师父,我也叫您师父。我相信大法好,您让我的病快好了吧!”从那以后,母亲40天没打针吃药就能下地了,开始还得拄着棍。

    有一天母亲给师父上香,香点着后她忘了拄拐棍就走出去了,我和弟弟在后边笑。母亲突然想起自己没拄拐棍能走了,自己也回头乐了。因为这件事家里好多人都开始学法。母亲说这都是大法给咱家带来的福份,是师父的慈悲救度。

    2004年我又回家送书,得法后的80多岁的母亲头发已变黑了,身体非常健康。大法的神奇在我家里显现出来,我们希望更多的人都能知道大法真相,都知道大法好有个好身体,不再相信中共的欺世谎言。人人都能健康快乐。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我是石家庄大法弟子,2005年得法,修炼后的身心受益无以言表。

    在05年6月我患急性胰腺炎住院十多天,当时发病时非常痛,一天就打了三只杜冷丁来缓解,下胃管一插就是十多天,半个月不能吃喝,24小时输液就有三、四天。

    出院没多久,05年7月第二次复发住院将近一个月,病情加重,每天24小时输液就有六、七天,最后双手、双脚都输肿了,血管也输硬了,连针都扎不进去了,下胃管长达20多天,将近一个月不能吃喝,就这样病情也不见好转,还出现了胰腺囊肿。

    05年9月第三次复发住院又一个月,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囊肿最大时15cm X 11cm。在24小时输液、下胃管、不能吃喝的治疗中,囊肿破裂,马上实施开腹手术。

    手术后我身体内最多插入九个引流管,体重由原来的174斤下降到124斤,身体的各项机能、微量元素全面下降到极限。出院后还带一根引流管半个多月。大半年都过去了病情不但没好,而且又有新的囊肿出现,还要准备做第二次手术。

    就在我极度无助、痛苦和绝望时,我有幸接触到“法轮大法”,开始就每天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没想到神奇出现了,我的身体一天天在好转,到医院复查时,囊肿也小了很多,第二次手术也可以不做了。我深深的悟到,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在帮助我。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每天修炼法轮大法。到今天身体非常健壮,冷、热、酸、甜、苦、辣想吃就吃。我要大声的说:“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今后我一定要认真修炼,做好“三件事”,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

    以上是我的亲身体验,写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伟大师尊的慈悲洪恩。


    我多少年没这样开心过了

    我是大连白灰厂工人,退休后百病缠身,特别是糖尿病害的我寝食难安。糖尿病饮食只能吃粗粮,还不能吃水果,大半辈子赚来的钱都买药吃了,买一次药得花上万元,有一种药吃一片5元钱,每天要吃4-6片,为了治病我有时候捡破烂,卖了钱买药吃,拣一天不够买几片药的。精神与病痛双重的压力让我透不过气来。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熬到头。就这样苦苦熬了几个年头。

    2006年7月份,我的侄女到大连办事到我家,看到我郁闷得样子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跟她说了实情。她让我学法轮功,并和我讲了法轮功的功理是修“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处处做事都是一个完全为了别人好的人,提倡人们的道德回升。她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肃反一直到六、四事件,直到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一下子明白了法轮功是一个真正的好功法,我从内心里喜欢,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我牙疼了四个月,吃了不少消炎药也没好。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尤其吃饭的时候遭罪。本来糖尿病人就吃不了什么好东西,加上牙疼真是闹心。说来也神,自从我相信了大法好,在心里默念,第二天上午牙疼就轻了,等到下午就不疼了。这下我更相信了。

    我不识字,只能跟着学动作。学功的第四天到市场买菜,拎了两兜子的菜,两腿、一身轻,上楼毫不费力,心里这个高兴劲啊,多少年没这样开心过了。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为什么不让炼真是糊涂。这个邪党就是不让百姓有好日子过。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劝大家都来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被恶党电视谎言所欺骗。


    我的脑血栓好了

    我今年73岁,2005年10月的一天,突然得了脑血栓,大小便不能自理,上厕所两个人扶我,睡觉翻不动身。

    到了腊月我闺女的小姑子看到我这种情况说:“大娘,我给你一个大法护身符。”说着就给我带上,并且教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只有大法才能救我。她一说我就相信了,并且还给我放老师讲法录像,我越看越愿意看,几天以后,解手不用人管,能自理了,后来她妹妹又送来了录音机、录音带,以后我整个身体有了脱胎换骨变化,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和我闺女衷心感谢师父救了我。


    善待大法弟子的福报

    我的姨夫原来是县级单位的一把手,单位改革前要兑现房改补贴,所有在职、买断、内退的职工都有。单位有一名大法弟子,以前曾到北京上访过数次,被前任领导开除了,按规定开除了的不能享受补贴待遇。在开会研究享受待遇的人员时,姨夫据理力争,确定大法弟子也在补贴人员之列,并指令专人找到其家属转告大法弟子并代签领取单,得到补贴8万多元。

    随后,我姨夫得福报了:从县级单位升到市级单位当上了科长,而且这个科长位置已经空缺了两年,始终没有安排人,仿佛就是为他留着的。最近又传来了喜讯,他被列为后备干部人选,即将成为市级单位的副手。真是“善待大法弟子一念,福报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