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以保外形式闯出魔窟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明慧周刊》上有一部份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中,有一部份是以“保外”的形式闯出魔窟的,同时我也发现,一些同修以这种形式出来后出现不同程度的病业反映,就此我想谈一点自己的经历和认识。

很多的这种同修为了出来写下过申请保外就医的申请(因为邪恶要求这样做),我认为这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承认多少它就会迫害多少。一个神怎么会有病呢,怎么会向邪恶申请什么呢?然而在那种极其邪恶的环境中,自己承受到了极点时,又渴望走出魔窟,是很容易产生一点妥协心理的,极其容易被人情和伪善带动。

记得当时它们要我写申请时,用一些常人的理和情来说服我时,我也几次拿起了笔,然而我非常清楚我没有病,所谓的肠梗塞只不过是师父为了救我出来,演化出的假相而已。所以写保外申请是违心的,当我决定不再给它们面子,并在心里坚定的对师父说弟子一定走好这一步时,在外面僵持一阵的丈夫和警察立即進来了,打破了不写就出不来的谎言。那已经写了的,我想应该声明作废,否则,黑手会抓住这一点,继续以病业的方式進行迫害,也不用害怕它们会抓回去,它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只要按照师父说的三件事去做好,任何人也动不了我们;也千万不要因为“保外”而障碍自己不敢出去救人,在学好法的同时去做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学法和救人是我们的本分。

即使没写也会出现一些针对人心和观念的考验。在绝食期间,会出现一些干扰,例如“绝食会出现什么什么后遗症”等,针对这些干扰会有一些考验。我回来后,有那么几天,突然手痛甚至连抱轮都抬不到位,脚也肿,在排除心性原因后,我坚定的警告一切干扰因素:任何迫害对我都不管用,我是来证实大法的,不是来证实迫害的。根本就不在乎它,这种状态很快就过去,其实,这种心理在劳教所和医院很多次帮助我识破幻象,和帮助医生、劳教人员树立正念。

本来看到我们的同修遭受这样的痛苦和迫害,早就想写出自己这点粗浅的认识,受认为自己修的不好这种执著与缺乏自信的观念阻碍,拖到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