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位老太太在波士顿的故事(图)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从2006年7月23日以来,许多法轮功学员汇集到美国波士顿,给前来参加全球首届器官移植大会的六千五百名移植界的医生和学者,讲述正在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参加的学员中,每个人几乎都有一段故事,讲述他们如何告别家人,冒着酷暑烈日,耐心细致的向医生们讲述正常人难以置信的事。下面这个12位老妈妈的故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读来让人感动。


64岁的莉莎女士(右)好不容易坐下来吃午饭,可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了。

据来自华盛顿DC的64岁的莉莎女士介绍,他们同行的有12位老太太,年龄最大的76岁,最小的也有60岁。她们站在烈日下举着横幅标语,一连好几小时的一动不动。

“别看她们长的瘦小或没有年轻人好看,可她们往那一站,我就觉得她们个个像金刚一样,威严神圣,让人敬佩。你说,一般的老人,谁能抗得住这份辛劳啊。”莉莎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吃她的午饭。我一看表,都是下午4点多了。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还没决定呢!世界各地都跑过来了,总会有办法坐车回家的。近的来说,我们要等波士顿的活动全部搞完了才回华盛顿,远的来说,等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使命,我们才回真正的家。”莉莎说话很幽默。

“我们是22号晚上坐夜车来到波士顿的。第一天来到移植会场外,许多中国人看着我们的横幅标语,但很少有人敢接我们的资料。可西方人都接。当时我举着横幅站在街边。我看他们不接资料,心里很着急,于是我大声对同修喊:嘿,你看看追查国际名单上有没有这些大陆医生的名字!

听我这么一喊,那些医生都朝我这边看,并急切的问:什么名单?给我一份!于是,同修换下我,我一边给围过来的医生们发追查国际的真相资料,一边对他们说:‘欢迎你们出国来看看世界局势。现在共产党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你们都是年轻有为,有才华的人,可不能在大事上糊涂啊!为了你们的妻子儿女,你也要好好看看这些材料。’

‘知道活摘内幕的,您就揭露出来,不知道的,您回国就去追查。我们都是中国人,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同胞被活活摘取器官呢?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当年纽伦堡受审被处死的医生们,他们当时不还是执行政府的命令吗?听上面的吩咐,结果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可不能走他们的老路啊!’

第二天我们去参加了集会,然后按同修的安排去了市政府,第三天我们又回到移植大会门口。有个当地媒体的记者告诉我们学员,他看我们坚持站在那,很受感动。他说,法轮功要是没有冤屈,怎么可能坚持这么久?

昨天我们还是一大早7点就到了会场。中午的时候我看很多会议代表出来吃饭,我就上去跟他们聊。他们中很多人明明是中国人,我说什么他都明白,但他们却假装听不懂我的话。

比如我遇到一位女士,我就笑着上前说:小姐,您知道吗?今天有两位中国医生被起诉了,我这儿有他们的名单,送给你一份。她听后马上来接材料。

还有位从北京来的男士,开始态度很不好,他叫我走开。我笑着对他说,你排队买饭,我也买饭,我往哪走呢?于是我继续说:我给你说说你不知道的事。他就大声嚷嚷着叫我别说,我笑着小声对他说:先生,这是美国,您得注意文明。

于是他就用英文叫来旁边的一个保安,保安听了他的英文,笑着站那没动。当时不知怎么回事,我这个64岁不会讲英文的老太太,也开口讲出英文了。我用英文对保安和周围的西人说:这是美国,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他见我会说英文,态度也好了很多,但他还是不接我的资料。

下午我远远见他绕过我们,于是就专门绕过去迎他。我说:我们又见面了。他往前走,我就在旁边跟着,我都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我边走边说:活摘器官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杀人是得偿命的。假如那个被活摘器官的人是你的亲人,你怎么想?人都是父母养的,都得有良心啊。听我说了这么多,最后他终于主动伸手接过了我给他的真相资料。

事后我们几个老姐妹一商量,大家都认识到,我们是来救人的,就得这样讲一个是一个,真正把他讲明白了,可不能敷衍了事。”

听到这,我不禁想听听莉莎说的英文到底如何,于是她讲述了自己学说英文的过程。那是苏家屯事件曝光后,莉莎和一些学员到白宫附近去绝食抗议中共暴行。每天看见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美国政府官员们,可无法用语言交流,于是莉莎请同修教她最简单的几句英文。同修让她对着人群大声喊十遍,结果还真记住了!

Please help stop the genocide in China now. (请帮助制止在中国的群体灭绝罪行)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killed people and sell their organs in death camp. (中共在死亡集中营杀人卖器官)

听着六旬老人字正腔圆的标准英语,老人金子般的心让我落泪了。老人接着讲述她的故事。“后来同修们说,这两句话还不够全面,还没把活体摘取这个关键字突出出来。于是我想到让不修炼的女儿教我。一来让她明白真相,二来也是给她机会。于是女儿教会了我说下面的话:Organ removed alive. (活摘器官)。我想我们大法弟子的声音,就跟天国乐团的音乐一样,是有威力的,于是我每天都大声的喊,大声的说,把真相大声的告诉别人。时间很紧迫,我们要抓紧啊。”

告别莉莎后,我又跟一位赵女士聊起来了。赵女士已是第二次来波士顿了。23号呆一天后,因儿媳妇刚怀孕,妊娠反应很厉害。于是当婆婆的她决定回家照顾儿媳。回家后,儿媳的病症消失了,身体很健康,儿媳主动对她说:妈,我没事了,您去忙您的事吧。于是赵女士昨天晚上又坐夜车来了。

还有一位老妈妈,2006年刚来到美国。今天她的身体不舒服,在这么热的天里,她依然站在那举着横幅标语。老人说,不管怎样,讲真相救人最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