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恶警绑架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2006年7月4日上午7点多钟,我和一位同修到县城去讲真相,约9点半钟,在一家商店门口发资料,被恶人举报了。当时我不知道,是因为发觉钱包不在身上,才急忙离开这家商店往家走。刚走到县农机公司那段路时,听到后面开来一辆车,随即在车里有人喊停住,才意识到是在叫我,没有理睬他们,仍大步往前走。突然一辆警车停在身边,几个恶警下车后围着我,抢走了手提包(有二本“九评”及大法资料)。

开始时一个大个恶警拖我上车,我不配合,坐在地上发正念,默念:“弟子遇到了邪恶,请师父慈悲呵护。”后几个男女恶警推的推,拉的拉硬要把我塞進车内。我两脚站立在地,恶人就是拖不动。这时周围站满了许多围观的群众,其中听到有个女声在叫我上车,以免身体受伤。此时几个恶人气愤的把我上身抬進车内,然后把双脚压弯塞在座位下面,不一会我脚一蹬,伸直身体坐在座位上了,就往车窗外连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狠狠的揪住我的头发,打我的嘴,不许我动。

警车很快开到县公安局院内,上楼时我已上气不接下气,一个恶警还双手卡住我的脖子,我用力把他的手甩开来。到办公室坐下后,一恶警开始问话,首先问我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明慧网上来的,又问哪个给的,我说是到朋友家吃酒,在车上接到别人的。接着问为什么要发资料?我说因法轮功是受迫害的,让世人明白真相,实际上是救度众生。

恶人继续问有人举报有两个发资料的?我很快回答那是个买菜的。又问什么名字我说不知道,只是一面之交。恶人恐吓说不老实交待,不说真话,就要把你送到什么、什么地方去,等等。他讲他的,我发我的正念,否定邪恶说的话不算数。后来这些人态度温和了一些,并对我开玩笑说:我们对你是很客气的。我接着说:“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难道是客气吗?但我们炼功人不计较这些,法轮大法在救度众生,只要你们善待大法弟子,就会有美好未来。古人云:善恶有报人人皆知。”610邪恶头目说:“那你们还是在做好事呢?”我说:“六百年前刘伯温早有预言,我们中华大地不久将会有大灾大难,只要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生命美好到永远。只要你们相信法轮大法好,到法正人间时就不会被淘汰,永远是幸福的人,我也会为你们高兴的。”

到了吃午饭时,我和那些警察们一起去了一家餐馆。打我的那个警察和我坐在一起,给我端饭端菜,还几次夹荤菜给我吃。我边吃边想:这伙人也是受恶党欺骗的众生,是应该救度的。我饭后即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这些人有的还在喝酒,有的在吃饭,我起身对他们说我要走了。那个对我问话的警察看了一眼他的同伙说:“你走就走吧!”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出来了。

回到家门口,见到房门被恶警撬开了,家里能拿得动的东西,都摔的乱七八糟,上了锁的衣柜被砸开,抢去所有存放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录音机等,还有儿女给我的1180元生活费。这是在当天上午我到公安局时恶警一边问话,一边到我家实施抢劫的。

这件事发生后,我冷静的向内找,虽是正念闯出来了,确实存在很多不足的地方。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们已经走过了那么艰苦的岁月,我希望大家呀走好最后的路”。修炼越到最后,对我们的要求就越高。可是我在近一段时间内,一是没静下心来学法,有时人在看书,思想却溜号了;二是在向众生讲真相中,总想急于求成,身上无论带多少大法资料或《九评》,想一下发完,心里就感到高兴,因为又救度了不少众生。正好这种人心(干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三是没有把师父在《理性》中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全面理解。在一般情况下,我是上午去县城做证实法的事。因这段时间人流量大,能结识较多认识的和乡下進城卖菜、办事的人,劝“三退”、发资料做的也很顺利,但有时会毫无顾忌的无理智的去发放资料,也给旧势力有机可乘進行干扰。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个弟子有漏,会影响到整体的提高。近几年来,我们地区出现多起大法弟子被恶人举报遭绑架的事例,给救度众生造成很大损失,也给自己修炼路上增加人为的魔难。我把这次被邪恶绑架的事写出来,其目地是要吸取教训,决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不修心性,要在法理上升华而不能只从做事的层面去努力。今后我要加倍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按照师父讲的去做。站在法上了,邪恶就没法钻我们的空子。同修啊!不要等遭到损失,事后再痛悔莫及,到时也不一定能弥补回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