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看守所22天的遭遇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2002年2月6日,我踏上了去北京的护法历程。那天,天气混昏,刮着大风,当我走到金水桥时,看见很多国内外游客到故宫游玩,我快步走到那些人跟前,拿出横幅,看了一下反正,高举过头顶,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好象就我一个人似的。

不一会,过来几个武警抢我的横幅,我不给,他们上去拽住我的头发,连打带踢,嘴里不停的骂着脏话,接着我又喊了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把我拽到警车里,我尽我的能力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打了我一个耳光,把我拉到天安门派出所,抢走我身上带的两个横幅,接着给我照相,我不配合,脸对着墙,四五个人把我摁到地上,有的脚踩,有的拽头发,强行照相,然后把我关进铁笼子里,里面已经关了几个同修。

那天他们不让我们吃饭,到晚上邪恶的警察把我们8个同修两个人戴一付手铐,装到车里,转移到东城区看守所,然后分别提审。

提审我时,问我谁叫你到天安门来的?横幅是谁做的?家是哪的?我坚决不配合,接着他们又把我关进一间15个人住的牢房,在楼道里它们把我的衣服脱光,连头发都检查一遍,强行洗冷水澡,并收走我的衣服和几十元钱,只剩下内衣和内裤,他们让我穿号服,我不穿,一个叫程梅(女)的管教就指使犯人对我进行辱骂和殴打,我还是不穿,他们也就没有办法了。

后来,我开始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监禁,他们就给我灌白菜汤,10几个犯人用牙刷,梳子把撬我的嘴,我一口一口的吐血,10几天以后,他们把我带到医务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你们不要这样迫害我。他们检查身体,化验尿,量血压,过了一会,医生叫了几个犯人把我摁到椅子上,从鼻子里插胃管输盐水,反复折腾,简直是疼痛难忍,我心里就对这群施暴者发正念。

第二天,他们把我摁到床上在腿上扎了8根电针过电,医生还说:“不吃饭给她开开胃”。还有一次,他们把我绑到床上戴上手铐脚镣,给我输一些不明药物,在我身上找不到血管,就到处乱扎,他们还说:“就当作是扎橡皮人。”

在输液的时候,有一个20来岁的女孩看着我,我就给她讲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明白了真相。有一次一个叫马玉容(女)的管教给我戴上手铐,把我用警车带到公安医院,说是给我检查身体,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最后说:“你没有钱,有钱花就好好伺候伺候你。”

在东城区看守所迫害我的恶人有:吴波,马玉容,程梅。

我在北京看守所绝食整整22天后,县公安局的刘××和看守所的××把我接到县看守所,刘××提审我,我决不配合它,他看我实在不“转化”,就一次一次的向我家勒索钱,我的家庭条件不好,我丈夫把家里的粮食和宅基地卖了,还向亲戚朋友借钱凑足一万二千元,刘××向北京交了四千,其余的××都贪污了,后来在县看守所又给我检查身体,我发正念不配合,很令他们失望,就给我办了保外就医,取保候审。回来后过了几个月,刘××又向家里勒索了7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