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警察几年来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我叫李桂莲,68岁,95年开始得法修炼。自99年7.20江××一伙流氓集团,栽赃陷害,血腥迫害法轮功,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的大法弟子,我和家人也遭到中共恶党,利用恶警对我们不同程度的邪恶迫害。

得法前身患冠心病等多种疾病,躺在床上,8个月生活不能自理,动一动就上不来气,身上时时不能离救心丸,生命垂危。有幸得法后的第3天,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从此使我笨重的病体,变得神奇的轻松。12年来,我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修心向善,道德升华。

99年7月19日下半夜,在大庆火车站,我买上北京的火车票时,被火车站恶警绑架到值班室。当时在大庆火车站凡是买去北京火车票的人,都给拘在火车站警察值班室。下半夜2点多钟,我们被所住宅地大庆市八百垧派出所(现八百垧公安分局)的警察林水、李宝山、江某拉到派出所,关到中午12点左右,才回家。后来,我单位大庆钻井二公司农工商组织科书记、副书记经常上我家骚扰,强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

有一天,我单位组织科5人又来我家骚扰,强迫我录像,非逼我说不炼功,让我在录像上诬蔑法轮功、骂师父,强迫我承认中央视电视台对法轮功的诬蔑是事实,我不按照它们的说,最后我被逼说不炼了,它们才肯罢休。

2000年6月18日,我到大庆石油管理局炼功证实法,被八百垧派出所恶警林水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3天,由于当时被关押的大法学员很多,很拥挤,就把我们分散到大庆市龙凤区看守所。在龙凤看守所八百垧派出所姓江的带2、3个恶警非法提审,有个恶警逼问我:“谁给你打的电话?谁通知你上管局炼功的?”我不回答,他就恶狠狠的打我嘴巴子,打得我眼冒金花,头晕目眩,在龙凤看守所被关押30多天后。把我送到红岗区拘留所非法关了3天,林水还向我家人勒索5000元做押金,才让我回家,这次共非法关押我43天。

2000年12月27日,我上北京打条幅证实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非法关了半天时间,又把我非法送到一个外县派出所,在那里,我走脱回家。

2002年的一天,我和老伴贴大法真相,被派出所所长李宝山的巡逻车看见,强行把我俩拽上车,拉到派出所非法做笔录,然后把我送到红岗区拘留所非法关6天。我孩子去派出所要我回家,两个恶警逼迫孩子给我写“保证”。放我时,还邪恶的叫我骂师父,我不骂,就凶狠的强行掰我的手按手印。

2003年,一次被恶人举报,派出所张小松等5、6个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骗我老伴开门说是查户口的,我老伴开门后,他们就象恶狼扑食一样,一拥而进,抢走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大法真相资料。还骗我说到派出所谈谈就回来,善良的我,又被送到红岗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在那里我被迫害的直拉肚子,孩子到八百垧派出所去要人,他们就又逼孩子写“保证”,才放我回家。

2003年9月的一天下午,一点半左右,我老伴出去在街上,看到地上有法轮大法的条幅,拣起来又挂到树上,让八百垧派出所恶警何绍国看见,把78岁的老伴非法劫持到派出所搜身,80多元钱和身份证被抢去,至今未还。我老伴在派出所的一个小屋里还被非法关10多个小时,何绍国强迫我老伴签名字。往红岗区公安分局送,拒收,八百垧派出所还不放人,我孩子去要人,何绍国邪恶的说:“还没完事,明天还得送进去。”我孩子说:“我爸那么大岁数了,被折腾有生命危险,你们谁能承担?”他当时刁难孩子不放人,可孩子刚到家,何绍国就打电话让先接人回家,明天再送。因我老伴在派出所连惊带吓又被关,感到身体不适,回到家就躺倒在床上。第二天,何绍国又带两个恶警来我家企图再绑架我老伴,看我老伴在床上躺着,便灰溜溜的走了。

善恶有报是天理,还在参与迫害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法网恢恢,回头是岸,不要成为中共的殉葬品,给自己与家人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