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监第五大队的非人管理和奴役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上海女监第五大队是共产邪灵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座人间地狱。我在上海女监第五大队被恶警迫害了三年。

一.非人待遇

1. “包夹”:在第五大队,大法弟子在里面受到监狱恶警和恶警利用的刑事犯双重迫害。每一个大法弟子身边至少有六,七个刑事犯,叫“包夹”,大法弟子不但失去人身自由,而且还遭到人格侮辱。每个监室都不分昼夜,有电视监控、窃听、录音。“包夹”日夜不分的零距离的迫害。“包夹”一不高兴,将大法弟子当出气筒,脏话、粗话脱口而出,整天骂骂咧咧的;为了能得到分,到狱警那里打小报告,无中生有,捏造。

上厕所时,每个大法弟子身边总有两个“包夹”,前后盯着,在去厕所的路上,大法弟子目光只能直视,如果对面看到某人来,眼睛一看,“包夹”犯马上汇报,从而导致大法弟子扣分,“包夹”加分。

每星期一次洗澡的时候,每个大法弟子身边二个“包夹”犯。大热天,只能在洗碗的地方端个面盆洗,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身上的肥皂沫还没有洗下,就听到囚犯叫时间到了,只能把衣服穿在没有擦干的身上,而恶警已经叫排队回监室。即使是冬天,西北风强劲的日子,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朝北的厕所里拿2个水瓶洗,还有一部份只准在监室里洗,吃喝拉撒都在监室里。

2.罚站:强迫大法弟子站起来,一站就10个小时以上,2只脚肿得像蒲扇,谁要讲一句公道话,立遭围攻,还要受恶警的训斥。

3.“学习”:每天的“学习”更是象开批斗会,刑事犯自由发挥,骂人、骂大法、骂老师。他们几个对一个大法弟子,又骂又喊,每“转化”一个大法弟子,他们可以加高分。

二.劳役迫害

在上海女监第五大队,人就象一部机器一样被奴役,连吃饭时间都被剥夺。吃饭时间,实际上只有几分钟。每到就寝时间,还有劳役要做,为了做完劳役,就要割舍吃饭睡觉的时间,不然难以完成。由于多人偷着做,整天钉珠子,钉珠片,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成高血压,颈椎炎,脑梗塞,视力越来越差,如果不完成就麦克风点名,恶警还上榜公布。

当然,他们有时又会装出伪善的样子来,带你去看病,检查,并在大会上宣传他们的“人道”。其实这些病就是他们迫害出来的,整了人还要装好人!要是你想家,你要“转化”,就给你探假,用这种东西来诱惑。恶警对大法弟子还要挑拨离间,他们就用打一个,拉一个的恶劣手法来瓦解大法弟子的关系。在这里看不到人性、公正和良知。

我认识到,如果我不把恶人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迫害揭露出来就等于是承认了它,默许了它;大家揭露它的邪恶,铲除它,否定它,就能够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9/134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