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生的心里话


【明慧网2006年7月3日】我是一名已参加工作两年多的大学生,也是公务员,还不是修炼人。在读书时期,因成绩较好,先后经老师发表填写后加入了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的。我一直就忠厚诚实,从不愿说假话,做事踏实,谦虚稳重,不愿自夸,为人厚道,乐于助人,从不乱发脾气;遇事对错,从不愿去争斗胜负;讨厌烟酒赌博。

我爸爸和妈妈都是96年开始学法轮功,一直坚修“真善忍”的。他们历来对人对事都很正直善良,都是好人。我是爸爸妈妈都很酷爱的一个“独龙”。前些年我只顾努力读书,不懂得过问家中大小事。后来我才慢慢知道,自99年7月20日共产党江帮集团非法下令迫害法轮功后,从7月25日开始,妈妈已多次被片警非法骗去关押、洗脑,先后被共产恶党、恶警骗去或绑架去,在派出所非法关押“学习”(洗脑)两次20多天,又和其他(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深圳市福田看守所非法关押洗脑迫害30多天。就连2000年6月我在参加高考时,我妈妈还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福田看守所进行洗脑迫害。那时我爸爸还在上班,只是一个“地下学员”,是他向单位请了3天假,专门照顾我的生活、交通等等。结果,我已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本科。对此,尤其是我爸爸特别高兴!

我在上大学期间,我妈妈于2001年4月30日下午,被片警带人到家中绑架我妈妈送到深圳市西丽女子教养所(现改为收容所,继续办洗脑班)至6月30日,非法关押洗脑迫害了60天。当时派出所恶警欺骗我妈妈说:“你们这次的资料不进电脑,以后你不再有事了”。结果邪恶“规定”不准法轮功乘坐飞机, 每到“敏感日期”,邪恶对她们都要全部抓起来。

我爸爸后来在2004年11月的一天下午下班后,利用业余时间发点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一保安报警,被派出所恶警绑架,随后将我爸爸非法送到深圳市福田看守所非法“刑拘”关押迫害了60多天,对此,邪恶的“深圳市劳教委员会”对我爸还“决定劳教一年”。后因我爸患有高血压才给予“保外”。从2005年至现在,爸爸妈妈都已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下我这个坚持上班的孤单一人。

我爸爸在去年所谓“劳教一年”(保外)快要满期时,因我爸知道派出所、街道办都知道他仍是一名“坚定”者,他也深知派出所、街道办的恶党恶警一直未有放弃对我妈妈的迫害,派出所或街道办恶人总是每一周至少要打一个电话或亲自到我家中干扰,所谓查询我妈妈“回来了没有”?也顺便“看看”我爸爸,其实是顺便侦察一下,也就是看正在“保外”的我爸还在家没有。我爸知道,既然我妈妈已不在家,如果自己在家不动,等到“一年期满”时,可能邪恶不会放过他的,也会绑架他去“学习班”(洗脑班)继续迫害的。于是我爸只好被迫提前一个月就顺利出走了。今年初,我们家附近的一位法轮功阿姨,据说她当初不太赞成我爸提前出走,但是她这次在与我妈妈联系时,说到我爸时她说:“他这次提前走了还是对的”。

以前,我总是为了从爸爸妈妈的“安全”,家中的“安宁”考虑,历来不赞成他们“去外边”(散发真相资料)。为此,我爸爸每次都说服我,他总是说:“我们去外边怎么啦?一没有发放任何公开反对谁、打倒谁的反动言论的大小字报,二来没有干任何偷、杀、抢、炸的大小坏事,怕什么?”可是说真的,他们也的确从来没干个什么任何坏事呀。可是共产恶党和邪恶政府,邪恶公安恶警们,为什么要非法抓我妈妈(现在当然还有我爸)去“法治学习班”(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呢?共产恶党至今仍要全国修炼“真善忍”和“法轮功”的人,都要所谓的“转化”。当今凡是坚持修炼“真善忍”和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然而,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朝代,任何社会时期,都必须以好人作为社会主体。可是,作为中国一个所谓的执政大党,共产恶党对中国社会却不需要什么好人作为社会基础。甚至还要求好人应“转化”成坏人。这简直是自有地球以来的一种天方夜谭。共产恶党恶意要拼命挖掉自己执政本来应需要的社会基础,那么,毫无疑问,只能充分证明共产恶党已正是在一天天的自己消灭自己。

过去我从不关心法轮功,也从不愿看、听什么“真相”。父母怎么讲,我都不愿听。唯独就是相信所谓的“科学”。但我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去辱骂法轮功,而且还把我父母原剩下的有限法轮功资料,早已安全转移存放到我的好同学家去了。自我父母都已流离失所后,我家附近一直有一位很好的“法轮功阿姨”,她时不时就要来看看我这个我爸常叫的“冷铁板一块”。阿姨总是要向我讲“真相”。前不久,我总算好赖听了一点。听说天要灭中共,我怎么能做共产恶党的一个陪葬品呢?所以我已在“大纪元”郑重声明办了“二退”。而且,听说中共退党已超过1100多万人。几年来的社会无数事实证明,我应该相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在此,我也希望深圳和全中国那些若干的“冷铁板一块”,能够早日熔化中国人的心!相信未来的中国,一定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