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吉林桦甸市、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被邪党警察绑架关押,一年半的劳教折磨,十八个月的黑牢关押,将近550天的精神与肉体的蹂躏,我见证了吉林桦甸市警察、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

一、遭桦甸市不法警察绑架折磨

2004年年底一天晚上7时半,我与两位大法弟子在吉林省桦甸市二道沟乡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两个受中共蒙蔽的十六七岁少年发现报警,二道沟乡派出所警察开来警车。其中一名警察身高1.70米左右,年纪约40余岁,我真诚告诉他大法好,他不但不听,反而对我拳打脚踢,之后把我们塞入警车绑架。

在二道沟派出所,警察搜去了我们三人的635元钱,不给收据,据为己有。他们非法给我们戴上手铐,并非法审讯。警察们口出下流的脏话,不堪入耳。其中有一个30余岁的高个警察,他问我资料来源,家庭住址及名字。我拒绝回答,他就把我背铐的双手使劲上提,用膝盖顶住我的背部,同时把我们头按在地上用力下压。他阴毒的说:“看你还有多大挺劲。”数分钟后才放开。

之后,在外面打过我的40多岁的警察又走进来,他说:“在胸前垫上书,再用拳头使劲打,造成内伤外面不留痕迹。”他就用此法第二次使劲的打我,同时嘴里说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

接着又来一个众人叫他“头”的便衣警察,他说:“我这个人从来不打人,但对于你们……”话没说完就抡起胳膊打在我的脸上,把我打出两三步开外。我提出抗议,话音没落,又被他沉重的耳光打得我头昏眼花,牙齿松动。

之后,30多岁的高个警察再次把我拽到他身边,其他人开门回避,他再次用以前的方法,用膝盖压我的背部,将我反铐的双手使劲上提……。

手铐深深的陷入肉里,我的两手肿大得如馒头,鲜血从我口中流出,滴落在地上。直到这时他才住手。

与我同时被抓的另外两个大法弟子,也在当天晚上遭到殴打。之后,警察把我们铐锁在同一间屋子里,并不许上厕所。第二天早晨,一位弟子神奇的打开手铐,走出两道狱门,但不幸又被抓回来,惨遭毒打。此后,他的双手被恶警铐得更紧。

我们被非法抓捕的第二天,二道沟警察把我们三人押送到吉林省桦甸市公安局。在这里,一名40岁左右的男性警察对我们进行非法提审,同样是问我们资料来源、姓名和家庭住址。我们没有说,只向他讲法轮大法好。他让我们在笔录上签字,我们也没有签。当天下午,警察把我们三人劫持到桦甸市看守所。

在桦甸看守所,我们度过了遭受变相折磨的难熬的14天。到看守所的当天下午和整个晚上,警察不让我们吃饭,也不让我们睡觉。当时,正是大陆东北地区数九的严寒天气,但看守所的警察一直不给我们御寒的物品。后来,还是同情大法弟子的几个刑事犯,给匀出了部份被褥。在这里,被关押人员吃的是猪狗一样的食物。

到桦甸看守所后开始非法提审,还强迫按手印。但我们不为所动。警察在恼羞成怒之下就破口大骂,并利用刑事犯强拉我们的手按手印。我们的手指都被掰坏了,但他们依然没有达到目地。在气急败坏之下,恶警把我和另一弟子吊铐在铁门的栅栏上,把第三个大法弟子锁铐于铁窗的栏杆上,整整一天。

14天后,桦甸警察把我们押送到臭名远扬的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进一步加强对我们的迫害。

二、见证黑嘴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

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们三人中的一位因体检不合格被打发回了家,另一人被非法判二年,我被劳教一年半。一年半的时间里使我见证了这又一所人间地狱的邪恶。

我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四小队(又叫“新生队”),二大队队长叫刘连英。我们刚到,他就把我们带到办公室,企图通过恐吓与洗脑改变我们的信仰。在后来两个月的严管“包夹”中,刘连英也曾多次找我,他用恶毒的语言诽谤大法,并逼我与法轮功决裂。也曾找来犹大叛徒强制“洗脑”,但都没有达到目地。在四小队,有一个管教(狱警)叫贾宏岩,他曾狂妄的说:“到了这里,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不干不行!你说你不决裂不行!”

2005年元旦前夕,在二大队,坚修大法的众弟子联名写了永不决裂的集体声明。大队长刘连英气急败坏大喊大骂,他威胁说:“不收回全部加期!”。一大法弟子被管教贾宏岩带走很长时间,回来时,身上的斑斑伤痕清晰可见。

同年四月,劳教所为了胁迫众大法弟子放弃法轮功修炼,就强逼我们作广播体操。不做者,早4点半到6点在大教室罚站,同时,还要受到管教的辱骂。一天早晨,一名负责教操的刑事犯逼迫一名弟子双脚并拢,该弟子没有理睬他,他就找来另一犯人对该弟子大打出手。当班大队长刘连英又毒打这名大法弟子,另一管教张晓峰也穿着睡衣出来火上加油。该弟子大声抗议,而众大法弟子则被狱警的很多犯人堵在门内,无法声援。这位弟子被罚站到4月29日,隔离处罚12天,出来时仍可见到脸上的多处伤痕。因为此事,所有不做广播体操的弟子都被加了刑期,有的还受到了电击的处罚。管教于波说:“你再炼看看,炼就给你加期!”(指炼法轮功不做广播体操)

劳教所警察为了牟取经济利益中饱私囊,非法与个体商人勾结,强制大法弟子加班加点,制作小鸟、蝴蝶等各种完全不具备环保条件的手工艺品。众弟子借此机会在包装盒内写大法真相情况,揭露劳教所黑幕。此事被狱警发现,大队长刘连英和管教王小玲在一阵污言秽语的大骂之后,通过查笔迹给一些弟子加了刑期,此后,他们再也不敢让大法弟子做工艺品包装工作了。做蝴蝶翅膀工艺品时,经常加班加点,不到十一点,不让睡觉,工作量达到了人能承受的极限。劳教所还曾经强迫我们制作骗人违法的“印记扑克”,这种扑克有隐形文字,通过戴特殊眼镜可以辨别,从而作弊骗人。此举遭到我们的抵制,最终没有干成。

2005年1月的一天,在二大队,一大法弟子利用出工干活时机成功走脱,整个劳教所如临大敌,各大队增调警力,严密监控迫害升级。该弟子于2006年4月再次被捕,再次被送黑嘴子劳教所,镣铐加身,蹲小号,后果不详。

2005年7月1日,劳教所组织歌颂恶党生日的演唱会,大法弟子集体声明:中共迫害法轮功,我们坚决不唱。此举,使我们又被恶党人员加了刑期。2005年年末,劳教所来了很多各地区的“610”恶徒,说是来“看望法轮功学员”,实际是:欺骗国际社会;加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记得2004年年底,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曾大发“善心”为全体法轮功学员抽血“查病”,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鬼知道。

2006年某日,劳教所举办所谓“法治课”讲座,实际上却在违法、违宪、诽谤法轮功。当即遭到全体大法弟子的抵制,我们同时起立离开房间。当时,我被大队长刘连英拽着头发拖进教室。

一年半的劳教折磨,十八个月的黑牢关押,将近550天的精神与肉体的蹂躏,我基本上都挺过来了。但令我无限悔恨的是:在关押我的最后十天中,我落入了暴徒们的伪善与阴险的陷阱中,我违心的写下了“五书”。出狱后,我又重新沐浴在大法的光辉中,顿时醒悟。我郑重声明:狱中写下的“五书”作废,我要坚修大法永不变心。

我要奉劝所有的大法修炼者和善良的世人:切勿相信中共恶党的一切谎言,法轮大法是最美好的!

迫害单位与恶警:
吉林省桦甸市二道沟派出所
警察甲:身高1.70米左右,年纪约40左右。
警察乙:高个,年纪约30岁左右。
警察“头”:众人称呼

吉林省桦甸市派出所

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二大队,四小队)大队长:刘连英
管教:贾宏岩 于波 王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