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市“2002.10.1”大绑架部份情况


【明慧网2006年7月31日】 2002年10月1日,山西省太原市发生了自99年7.20以来到知道的破坏最严重、绑架、判刑人数最多的迫害法轮功事件,并涉及周边市、县、区最多,各地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总共多达上百人,被非法迫害致死已确实的学员有五名。现就知道其部份迫害情况曝光如下:

2002年10月1日,在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抽调30名恶警组成的“101”专案组精心策划下,对太原市大法弟子的一个大型资料点进行了突然包围抄袭,由于资料点联系广、运作大,超过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恶警采取了分区域立案迫害的形式,仅太原市分别绑架至山西省榆次女监和祁县男监进行非法迫害的大法弟子就有23人,另外还有许多大法弟子未入狱是以“另案处理”为借口,通过非法勒索巨额钱财私下解决的;此冤案直到2005年还在不断有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投入监狱。

在这次疯狂的非法绑架过程中,毫无人性的恶警居然对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开了枪,大法弟子崔中江、孟峰伟被当场击中腿部,鲜血直流,车辆、财物均被非法掠夺、没收。非法判刑的年限从4年到11年不等,有刚从学校毕业的青年到白发苍苍68岁的老人。所有被绑架的人员,在被非法关押后一律不问青红皂白首先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进行电击酷刑后才进行非法审讯。其中太原市的大法弟子康素清,被全身电击,脸部被电击到针头大小的部位都没拉下,脸被残害的非常厉害和难看。就这样,许多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学员被非法判刑。

在太原市看守所中,一位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女大法弟子名叫仇丽华,手、脚一直被铐在床上,在床中间挖了个洞进行大小便,常常被强行灌食,开庭时是用担架抬着去的。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酷刑非法迫害和非人的待遇。

被绑架在祁县监狱的大法弟子在非法关押中,首先第一关就是关入“严管”号,先把你的肉体的耐力耗尽,在日夜24小时的范围内(每天如此)的一言一行均被监控的情况下“坐板”(类似军队中的坐军姿),期间常遭受不法人员残暴的耳光、脚踢、和暴打。“坐板”最长的有连续了八个月的学员。第二关就是进行强行“洗脑”、酷刑转化;方法是采用“双人包夹”的形式,日夜折磨大法弟子,不让互相说话、不让睡觉、限制饮食和上厕所,整日站立“面壁”,而且必须脚尖、腹部、鼻尖都得贴住墙面,否则就要遭到暴打、脚踹等强制手段。有的学员当场就出现休克、昏迷现象,有的学员在长期的酷刑折磨和迫害下选择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遭到恶警和所指使的牢头野蛮的强行灌食。大法弟子丁立红(男)就是在这种灭绝人性的摧残下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据透露的不完全的统计:在这次所谓的2002年“10.1”大案中,大法弟子至少有五名被非法迫害致死。这里只能简述一下知道的个别学员被非法迫害失去人身的情况。

康治国,男,55岁,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人,山西省焦煤集团公司官地矿工人。99年7.20后因证实大法,多次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2002年10月初被非法绑架后遭到非法4年判刑。2004年初在晋中监狱被集中迫害时,大法弟子齐心协力整体正念抵制,挫败了邪恶的阴谋。同时大法弟子也付出了许多,康治国被包夹的重刑犯段帅折磨、“面壁”、殴打中一半的身体失去了知觉,直到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停止摧残后多日才慢慢恢复知觉。

2004年6月15日恶党的司法部下达了“百日转化攻坚任务”,晋中监狱三监区四分监区姓赵的指导员,为捞取政治资本,指使重刑犯体罚大法弟子,实行酷刑转化,重刑犯侯森彪,用脚连续猛踢康治国的胸部,还把康治国强行带到另一无人的单间用木棒连续猛击康治国的全身。当时康治国被非法无人性殴打的惨叫呻吟声传遍了整个楼道里,不远处值班的恶警李卫平听到这凄惨的呻吟声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不耐烦的嚎叫:“喊什么?喊什么?”。2005年5月中旬,又一轮的非法酷刑迫害开始后,康治国身体突然出现全身衰弱,监狱的恶警既没及时通知家属,也不许其他大法弟子去看望,又不及时送入医院,5月21日传出消息康治国已经离开了人世,家里留下了孀妻和尚未成人的子女。

太原电话区号:0351
山西省公安厅,址:五一路92号,邮编:03001
查号台:4044778,办公室:2027749,总机:8309444。
太原市公安局,址:侯家巷1号,邮编:03001
总机:2023011,国保值班室:4612116,市长办公室:2023126。
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址:西矿街107号,邮编:030024
610办公室:6067855,政治处:6066291,指挥中心:6066341,计算机中心:6067811,办公室:6064083,看守所:6075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