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们身边出现的任何事都应站在正法的角度去思考


【明慧网2006年7月4日】这篇体会的题目我改动了好几次,总觉得没有完全表达出我心中所思。自从2003年被劳教一年回来后,在潜意识中我一直这样认为也一直这样做着,任何事都不能干扰我助师正法的步伐,所以无论我身边出现任何事我都站在是否有利于正法这个角度来思考,不仅要在理念上摆正,同时在行为上更要做实,因此无论在家庭中单位上或其它方面出现的任何事情师父都给化解了。

近一段时间以来与同修交流时,发现有很多同修家庭、单位等一些事干扰的很厉害,陷入其中理不出头绪,甚至出现了无可奈何。仅把我自己在这方面的一点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2005年春,天乍暖还寒的时候,婆婆突然发病。等到我们发现已是中午1点左右,那时婆婆的大脑已出现一些迟钝。去县医院检查时已近下午2点,其身体晃的厉害,但自己还能向前迈步,等到做完CT去病房住院时,她的双脚已不能自主向前行了,与其说让人扶着,倒不如说是架着她向前走。到下午3点左右医生检查完身体等着输液时她已经完全不能认识人了,病情发展的快得令人吃惊。

在CT室,我站在婆婆身边,我想:她病了,我来有什么用?我又不能为她做什么。突然一个想法使我变得又高又大:我是大法弟子。我在心里说:师父啊,不能让这件事干扰我助师正法的步伐,她儿子、儿媳都是大法弟子(当时我爱人受迫害流离在外),1999年7.20受迫害之前婆婆也修炼,师父一定要救救她,不能让她有任何的后遗症。想到这,顿觉我的身体无比的高大,眼中浸满了泪水。

之后我心中再没有那乱七八糟的想法。等到下午4:00左右回家后(因孩子一人在家),我告诉女儿(小弟子)婆婆的情况,并和女儿一起持续发正念,在我们能力允许的范围内救救婆婆,让她快点康复,不能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等到次日早晨我和女儿去医院看望婆婆时,她已完全康复,与得病前完全一样。大姑姐说:晚上12点输完液自己就下床小解了,早晨4点左右自己就到厕所大便了,说一定是我给“发功”了。我说你们就谢谢师父吧,是师父救了你,你在心里真诚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康复的更快。早晨医生查房时都说,这么厉害的病还没见好这么快的,真是奇迹!就连不相信大法的公公也相信了,再给他护身符就很愉快的收起来了,以前是绝对不可能接的。直到目前,婆婆一直身体健康。

在以后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时我就加上一念,彻底清除妄想利用家人干扰我参与证实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其实我们使命就是助师正法,当那纯洁的一念真正站在法上时,师父就为我们化解了一切。

2005年10月份左右,单位同事们人心攒动,说事业单位的人要交养老保险金,并且要从参加工作那年补齐。我一听,心想这不是邪恶的从经济上搞垮吗?师父就是要我们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经济环境,以保证我们能安心的修炼和证实大法,这是邪恶想分散我助师证实大法的精力,我不交。

当我定下来后,没有几天,同科室的同事又说,我们先不交了(我们原来是财政列支后改成自收自支)其它的就从05年开始交,以前的不补交了,可能我们也要从05年开始交养老保险。我想,05年的我也不交(如果交一年也要800多元),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又等了两天,同事说,局长正抓紧跑呢,把我们这28人还改回原来的财政列支,那样我们就不需要交养老保险了。我想了改与不改我不管它,反正我是不交的,所以直到今天养老保险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最近同修遇到孩子找工作的事与我交流,说孩子06年就要毕业了,许多用人单位去她们学校去选人。她们老师说航空小姐挺好,也是一个好机会。选上后交5000元培训费,合格后再交25000元保证金等等。我说这件事要从法上考虑,它就是想利用这种方式花掉你那点积蓄,生活没有着落了(该同修没有正式工作)你还有心思助师证实大法吗?这不是明显的干扰吗?这个钱不能拿,孩子找工作也不找拿保证金的。她同意了,不能拿这个钱。后来又遇到该同修,她说选空姐的单位没有去选人。

其实我们修炼的路很窄,但是如果我们把准紧跟师父正法这条主线,我们的路不仅不窄,而且会越走越宽。

05年秋日的一天,我在单位的办公室里看大法书被同事看见了告诉了科长。当我不在办公室时,科长趁机翻看了我的抽屉,当时我抽屉没上锁。第二天科长就与我谈话,说看见我抽屉里面有法轮功的书,别人也看见你在办公室里看,你炼我们不管你,愿意看回家看去,别在单位上看,你要觉得炼法轮功重要回家炼去,局长都知道了,要我和你谈。

我说炼法轮功的看书是正常的,不看书怎么叫炼功人啊?再说了,我抽屉里面的东西是私人物品,当我不在时你随便翻人家的东西那是犯法,上班和炼功对我来说同样重要不能选择,班我一定要上,书我也必须要看,再说,我哪样工作没有干好啊?我只不过是利用别人看闲书、下象棋、玩电脑、看电视的工夫看看书,我又没有妨碍谁,你们为什么要干涉?

他说,那也不行。我说看什么书是我的爱好与选择,别人无权干涉。当时心中虽然有些不稳,但我想不让看书这不是干扰我参与证实大法吗?不行!谈话无果结束,第二天我继续看我的书,有人时我就收起来,或者发正念让他们都出去,结果总是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书。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与科长的谈话过了两天,我发现当时看的书不见了。我怀疑是给他们拿去了,心想,不行,得要回来,如果给他们毁了,他不就造业了吗?于是先发正念清理科长背后的邪恶因素。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就找了个机会问他,我说你拿我的书了吧?大法书是公开的,谁看都可以,你看可以,看完了还给我。他说,没有拿,说是说的,拿书的事不干。后来我又找到了。后来科长问我书找到了没有,我说找到了。他说亏你找到了,不然我还真说不清了。我说没办法,你们那样做不得不让人怀疑。

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不是有人说我叫它跳它就跳、我叫它疯它就疯、我叫它狂它就狂吗?”(《也棒喝》)现在大法弟子才是人间的主宰,只要我们坚修大法,助师证实大法的心不动,谁也就动不了我们。我们所做的一切是救度被谎言欺骗了的众生,我们没有一丝为己的心,邪恶怎能动得了我们?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将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之场作用下化为灰烬。

多学法,学好法,这是我们走正路,做好一切的基础。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们的正念来源于大法,只要我们在法中修,生生世世的业力和外在的邪恶因素的干扰就会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消除。使我们逐渐的纯净和完美,达到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即使我们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考验我们,在我们的意念中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在正法修炼中我们会逐渐的成为师父的合格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