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点:哈尔滨市劳教所迫害黑幕 【明慧网】

明慧焦点:哈尔滨市劳教所迫害黑幕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


Real录像在线观看(27分54秒)下载观看(46.2MB)
MPG-2录像(DVD)直接下载(397MB)分段下载(点击)
MPG-1录像(VCD)直接下载(285MB)分段下载(点击)

注:DVD格式的MPG-2文件,适用于DVD机和新式VCD机。如果要刻录能在老式VCD机上播放的标准VCD,需要用MPG-1文件。如果你需要其它格式的MPG文件,可使用TMPGEnc工具进行格式转换,下载TMPGEnc工具及说明

主持人(岳峰):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明慧焦点。自从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位于中国东北边疆的黑龙江省,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据明慧网的统计数据,截至2006年6月26日,在全国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2914名法轮功学员中,有359名来自黑龙江省。其中,省政府所在地哈尔滨市133人,是全国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最多的城市。据不完全统计,在哈尔滨市,共有7家劳教所、监狱和洗脑中心,里面曾先后关押了数万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又以万家劳教所和长林子劳教所最为恶名昭著。

在今天的节目中,两名来自哈尔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将以他们的亲身经历,讲述过去7年中他们被迫害的经历,以及发生在万家和长林子劳教所中鲜为人知的迫害黑幕。

首先一位是55岁的农村妇女吕慧文,家住位于哈尔滨市东北部的依兰县三道岗镇新民村。1999年正月16,吕慧文经朋友推荐开始修炼法轮功。另一位是33岁的张祥富。他是哈尔滨市方正县煤矿的一名职工。19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与很多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一样, 张祥富和吕慧文在开始修炼不久,就感到了身心上的巨大变化。

【吕慧文】我家庭条件不好,得了病没有钱医治。有法轮功学员去给我洪法,她说大法太美好了,能给人祛病健身,能让人重德行善。这时候我也想学,他们法轮功学员就给我演示了一下。当时我感到大法的音乐特别好听,我就当体操练了。我炼了5天,我的病痊愈。我经大夫检查,我的眼睛眼底坏了、有脑动脉硬化、颈椎病,在这5天当中,我这些病全没了。

【张祥富】过去干活干得很累。现在干活的时候感觉很轻松。有的时候累的时候一炼功感觉体力恢复了很多。

【吕慧文】我有公公婆婆,他们有家产。我公公死了以后,我大伯子(丈夫的哥哥)想要把他们家的地、房子和钱都他自己要,就想出了一个手段。拉着老太太,上大队去告我,告我不孝。当时我特别难受,我没有办法。那时干部一看老太太去告我,就承认我是真的不孝。让我没有承受(继承)老人家产的权利,让我有养活老人的权利。一年让我给一袋麦子,一袋大米,还有一袋子黄豆。但那时候没学法,我嫉妒心还挺大,我挺恨我大伯子,挺恨我老婆婆。但以后我就学法轮功,一看大法的书。我记不清真正是怎么写的,但是我就记得有这么一句话,“那是因为你们有因缘关系”,你前生前世也是那么欺负人家了,你欺负人家那时候,人家不也这么难受吗?我这时候我就当还了业债了。这大法说的太明白了。我真正的就不和他生气,我寻思我修真善忍了,我就应该善待婆婆,善待大伯子、大伯嫂子和孩子。我就对他们好。当我对他们好的时候,他们也对我好。我们一家十口人,全都和睦了。这时候我修去了争斗心,不要了那些东西。谁要不是要呢?我就把老太太那些东西我一点儿没要,都给他。这时候我们大伯子、大伯嫂和孩子们都不生气了。一家子人家十口人,特别的和睦。我学着就觉得这大法太好了,我们起早贪黑的炼。全屯子都看我们病都炼好了,来了13个人,也上我家炼去,他们的病也好了。

主持人(岳峰):
正当张祥富和吕慧文由衷感谢法轮功带给他们的幸福生活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一场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却完全打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吕慧文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断被当地政府官员、610人员和警察骚扰。张祥富先后五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了一年多。

【吕慧文】公社、派出所、大队书记、村庄、治保主任,到我家把我的书搜走。磁带都给我抢走了。反正我一炼功,房前一个、房后一个看(守)着我。再炼就给我抓到派出所,要送我拘留。

【张祥富】10月18日左右,政保科科长丑勇生在晚上8、9点钟的时候,带人给我从家里抓进拘留所。
【记者】什么理由?
【张祥富】他问我炼不炼了。我说我炼哪。
【记者】他问你炼不炼法轮功?
【张祥富】嗯。我说炼哪。法轮大法好啊。真正的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得到提高,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放弃呢?他说那你收拾收拾东西吧,准备走。然后他就把我带到拘留所去了。
【记者】拘留票上是怎么说的?
【张祥富】拘留是说我扰乱社会秩序。
【记者】你扰乱社会秩序了吗?
【张祥富】没有啊。他就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就把我抓起来了。

【吕慧文】我觉得这个法太好了。这样我问他们我说这大法这么好,我有病你们为啥不给我钱治病呢?我学大法我的病全好了,你们为啥不让我炼?我一不打人,二不偷人家,三不骂人,我一个老太太我也不要官,我就在家里头祛病健身你们为啥管我?我们三道岗派出所所长说,这你别找我,你上中央去找老江头。

主持人(岳峰):2000年农历大年初三,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吕慧文,生平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北京信访局被抓进派出所,交给依兰县公安。

【吕慧文】我们当地的派出所就给我抓回来,把我身上的钱搜光,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还是不让学法,不让炼功。给我们吃的大窝窝头还不熟,大白菜汤也不洗。里头麻袋线、草棍子、泥汤子,啥都有。真的无法咽下去,真的赶不上我家喂猪的猪食,我们咽不下去。这样还要我们10块钱。我们是个农村。我真的没有一点错,就非要把我送到这里头,还让我花10块钱。我就想,我不吃你这饭,我也不掏你这钱。但你不吃这饭,它给你灌食,给我灌咸盐水。找来一帮男刑事犯,把我抬到刑椅上,有的拽腿,有的拽胳膊,有的捏鼻子,有的拉头发,还有的捏嘴,有的拿着一瓶子盐水,放到我的嘴里。就插到嘴里动都不动。我只能咽下去一口,再第二口我也咽不下去了,也喘不出气了。憋得眼睛都要憋出来了。这时候他们看我已经不行了,满嘴是血,把我抬到炕上,往那一扔。

【张祥富】一开始的时候因为炼功,拘留所对我进行“背捧”。这个“捧子”就是和“(手)铐子”有一个区别。“捧子”中间没有间隙,中间是个铁棍,铐得比较紧,两个钢筋捆在一起。(我)“背捧”了3天,手肿得象馒头一样。

【记者】这种“捧子”是正规的(刑具)吗?

【张祥富】不是。这是内部特制的,外边没有。3天的时候感到“捧子”嵌到肉里,非常痛苦。因为是“背捧”,大小便、吃饭都靠别人,晚上睡觉都睡不了,躺不下。

【吕慧文】后来我的女儿花了很多钱把我取回去了。我女儿都是借钱来,把我取回去的。

【记者】具体交多少钱?

【吕慧文】第一次交2500元钱,400元的吃饭钱。没吃也得交。我人刚到家,大队书记,治保主任,派出所的所长带着警察,就到我家看着我。就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又开始抓,又是进拘留所。一年进去了4次拘留所。

主持人(岳峰):在上访无门,又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开始到天安门广场抗议对他们的无理迫害。2001年7月1日张祥富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警察毒打,回到方正县后,被当地610政保人员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2002年9月12日,张祥富被非法劳教三年,投入万家劳教所集训队,5天后又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市太平区郊外,荒山以东的长林子劳教所。关押在专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第五大队。

【张祥富】进到五队的时候,有两个凶神恶煞的犯人就把我拽到一个房间里。对我实施了一种酷刑-- “推、掰、撅”。“推、掰、撅”是首先人趴在地上,把人按趴在地上,手背过来。然后开始反关节的推。有的能推到将近180度。然后开始撅腿,也是反关节推。然后有撅脚的。有的人当时胳膊就象断了一样,剧痛无比。有的腿当时被撅的膝关节肿起来了,当时就走不了道了。

主持人(岳峰):除了这种被叫做“推、掰、撅”的酷刑之外,长林子劳教所还对张祥富实行了包括用特制的胶皮棒殴打;在脸上浇水之后用电棍电击;冬天把衣服脱光,全身浇上凉水,站在窗口冻;用长条板凳往身上刨;连续坐15天“铁椅子”等20多种酷刑。

【张祥富】当时我被一个刑事犯用打火机把我的手指盖全烧黑了。手指盖现在还这样没长出来。他把我手背也烧伤了。如果稍有不从,他们就会把你挂在床上,平挂在床上。站起来用铐子把你挂在床上。然后几个人看着,几天几宿不让你睡觉。还轮番的打你。他们还有用针往大法弟子身上扎。跟撇飞标似的。扎到肉里扎的很深。

【记者】撇飞标是怎么打的?
【张祥富】站在你身后就开始撇(做手势)。

【记者】把你当成活靶子?
【张祥富】对,往你身上扎。

【记者】真能扎到身上吗?
【张祥富】扎到肉里去了,然后拔下来再扎。有的甚至都扎到骨头了。

【张祥富】还有一种刑具,他们叫做“上弦”的。就是用力握紧学员的手指,然后把牙刷插进去,就开始拧牙刷。把人的肉都拧烂了,露出骨头,鲜血淋淋,惨不忍睹。有的大法弟子很多手指都被拧烂了。

主持人(岳峰):这个时候,吕慧文也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盘问后抓捕。依兰县的不法官员将吕慧文押回当地后,还将她与其他刑事犯一起游街示众。

【吕慧文】我们大队书记,还有派出所的所长,公社书记,都去抓我去了。当时就给我戴上手铐。给我们带回来。带回来就给我送到拘留所。到拘留所就开始给我游大街。和杀人犯,偷盗的,打砸抢的那些刑事犯,男的,给我们就游上大街了。当时看的人哪,依兰县的人哪可多可多的了。我想应该让更多的人都重德行善,都没有病,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让他们都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冤枉的,知道我师父是清白的,这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们人权”。这时一帮警察全上来了,把我抓住。就说咋还把她整来了,用我的围巾把我的嘴勒住。把我抓到车上,摁到车椅子上。

主持人(岳峰):在这次游街事件之后,吕慧文被非法判处劳教2年,关押在万家劳教所。在1999年7.20之前,包括长林子劳教所、黑龙江省戒毒中心,哈尔滨监狱,以及万家劳教所等七个哈尔滨市迫害场所,都普遍面临资金匮乏、人员不足、设施老旧的现状,有的几乎面临破产和倒闭。然而1999年7.20日以后,这些地方开始不断得到巨额拨款,用以扩建监舍、改善和增加设施、提高看守人员待遇。嗜血的迫害在这种鼓励迫害的政策之下,劳教所的警察变得更加疯狂。吕慧文见证了2001年6月发生在万家劳教所的震惊世界的“万家惨案”。

【吕慧文】6月的时候我们在饭堂,说是给我们开大会。上边有一个不知道什么人,是女的,她在台上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大法弟子招呼让她住口。我就认识一个:潘学华(音),她们3个人站出来了。说你不要侮辱我师父,不要诽谤大法,对你们不好。这个时候,那些个恶警都拿着这么长的大电棍,电潘学华,打嘴巴子,给她拖到楼下,后来拖到小号去了。过了几天,一天比一天加紧了。把我、王树荣(音)、马新英(音)、还有一个慕显坤(音),给我们一起送进来的这些人,五队长指使男干警,把我们吊在小号的铁门上。用布带子捆上,戴上手铐,象飞机似的那么吊起来。然后男干警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不许我们喊一声,一声都不许喊。有一个大法弟子(王秀丽),已经都吊了两天了,要上厕所,他们不让上,她憋不住就尿在裤子里头,就顺着裤子流到地上,有两个恶警,用抹布擦完,塞到她嘴里,开始电棍电,用拳头打,用脚踢。给王秀丽折腾的已经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出来。潘学华在那吊着的时候,手脖子都已经勒的肉都开了,肉都裂开了,他们不往下放。到吃饭的时候都不往下放。让人喂。就喂那大板糕。吃不下啊,大法弟子吊的那样。你吃不下,不吃还不行。就是打耳光子。就是这样式吊着,他们男干警就进行推搡、撞。这大法弟子承受3、4天了,承受不了了,这个时候“老三班”的15个大法弟子,为了更多的同修们不再发生同样的痛苦,她们到晚上,15个大法弟子把床单扯开,一个个都吊上了。

主持人(岳峰):在2001年6月20日发生的这次万家惨案中,法轮功学员李秀云、张玉兰和赵雅云失去了生命。虽然从修炼的角度说,当事学员在承受极度痛苦的折磨之下,选择以死抗争的行为,违反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原则,是错误的。但整个事件的过程,充分暴露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及其追随者的邪恶,因为那场令人发指的迫害的实施,仅仅是因为被非法关押的15名法轮功女学员不肯接受当局的洗脑、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真理的信仰与追求。如此惨烈的强行“转化”,在当局的宣传中,是“春风化雨”般的关怀与治疗。在长期恶劣的关押条件下,万家劳教所中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身上长满了疥疮。吕慧文讲述了万家医院是如何对她们进行所谓“治疗”的。

【吕慧文】第一个就把我和刘尚坤(音)拉出去刮疥。就用那不锈钢的小钢勺,浑身全刮啊。就用小钢勺硬刮。刮得血淋淋的。完了用喷头给冲。当你的脓包已经长好了壳了,它还用小钢勺给你刮下去。都让给你揭出血。别提那个消毒,抓住就给你往下剜啊。

主持人(岳峰):2001年3月,各地劳教所都接到了中央610下达的关于加紧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命令。万家劳教所在副所长卢振山指挥要下令达到100%的所谓“转化率”,开始不遗余力的使用直接引发种种非人的手段残酷折磨大法弟子一桩又一桩的惨案。对大法弟子的精神折磨,也延伸至他们的家属。每月学员家属接见日,万家劳教所都把法轮功师父的照片放在接见室入口处,逼家属踩踏,否则不许接见。

【吕慧文】有一个大法弟子,依兰县的,她叫宁淑贤。就因为姚福昌(音)科长编了一个歌,骂我师父的,让她(宁淑贤)唱。她不唱,就给打得满脸都青了,眼睛都是黑色的。反过来还叫她蹲着。把她蹲的后来腿瘸了很长时间,有好几个月。我在4班的时候,看到楼上用被子抬下来两个大法弟子。知道是大法弟子又被他们打坏了。一个刑事犯告诉我,我是在上面管她们的,我实实在在看到了,抬下去的两人叫张可梅(音),马丽达(音)。逼她俩写“三书”,她俩不写,就给她俩“上大挂”,电棍电。马丽达是(用)“五马分尸”,给张可梅坐刑椅,连下来上厕所也不行。张可梅就尿在那个铁椅子上了,就这样式的。还有一个叫宋英洁(音),她是一个医院的护士。就让她骂大法,骂师父。你说她能骂吗?她不能骂啊。她不骂的时候,就被这个姚科长姚福昌用电棍给她毁容了。把她的脸打的基本变形了。还有一个史老太太,60多岁了,就让她写“三书”,她不写。不写就给她坐刑椅,一坐就是27天。啥人能坐那么长时间哪?60多岁了。那腿就肿得可粗可粗的,后来腿都起大泡,还不让上厕所。有的时候还打,还骂。就这么残酷。还有一个大法弟子,也是依兰县的,叫李兰(音)。她已经都到期了,就硬超期关押不放。家属来呢,(警察)赵玉庆(音)就勒索人家2000元钱。反过来赵玉庆说,如果我不点头,谁也别想回去。

主持人(岳峰):2005年10月15日,饱受酷刑摧残,被折磨至奄奄一息的张祥富,在离开长林子劳教所后,含冤去世。年仅33岁。在生前录制的这段录像中,张祥富表达了他最后的心愿。

【张祥富】以上我所说的是我在长林子劳教所的亲身经历,全部是事实,希望海外同修能够把我所讲的录像送到联合国人权代表大会和国际司法委员会特别法庭及各人权组织;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能够共同制止这场发生在中国大陆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毫无道理的残酷迫害,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群体灭绝,于国家与民族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我虽然经历了很多磨难,我都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因为他是人类的希望,他会给人类带来美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人类也需要真诚和善良。

主持人(岳峰):观众朋友,张祥富和吕慧文所经受的这些迫害经历,善良的人很难想象。据不完全统计,仅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23人、致疯8人。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19人。在哈尔滨市7个迫害场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先后有数万名,他们都遭受了严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迫害。而对抓捕和迫害张祥富负有直接责任的方正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文承福,以及方正县主谋迫害法轮功的县委副书记郭一民等人,近期都因突发疾病或车祸而暴死身亡。这正像人们都知道的,善恶有报,这是不变的天理。在这里,我们奉劝那些还在继续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做恶的人,悬崖勒马,给自己和家人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次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