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
  • 走向光明――给黑龙江省海林市全体公民的信

  • 看真相,评中共教育体制

  • 善良的人们啊!请大家共同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 走向光明――给黑龙江省海林市全体公民的信

    当这场前所未有的对法轮大法的大迫害过后,当我们的子孙直视我们的眼睛问我们:“在那场残酷的大迫害中你都做了些什么?难道说你只保持沉默了吗?你是否也直接或间接参与了那场迫害呢?”请问你会如何回答呢?你又该如何回答呢?

    当你知道共产党在历来的和平时期的政治运动(三反、五反、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中几乎欠下了中国人民8千万人的血债后的今天,又因妒忌心驱使以打击“邪教”为名疯狂迫害信仰法轮佛法的人们,并企图把十几亿中国人推到了神佛的对立面时;当你知道从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起,众神已宣判了的共产党的死罪、甚至将牵连到因受共产党的蒙蔽宣传而头脑里装着大法不好的或干着迫害大法的事情的世人时;当你知道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险向你讲清法轮功真相是为了把你从共产党的死罪中解救出来时;当你知道了这一切时,那些保持沉默的人,请问你还能保持沉默吗?那些参与迫害大法的人,当你知道你举起的屠刀面对的是想要救你命的恩人时,请问你还能下的了手吗?

    你知道吗?为了洪扬“真、善、忍”,我们海林市的大法弟子王芳在海林市看守所受尽酷刑后被非法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并被迫害致死;杜世良在海林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后被绑架到牡丹江兴隆监狱惨遭迫害而冤死狱中;关淑杰,海林市新安镇光明村人,2002年4月被非法判劳教,于2002年4月29日送往哈尔滨戒毒所,经历了近两年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4年9月6日含冤离世;林春子,60多岁的老人,在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被逼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手铐扣在椅背上,一人站在椅后用手拽住头发,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然后套上塑料袋闷,快晕过去时把塑料袋拿下来,然后再灌、再套……致使心脏病发作,在海林市看守所,在11月份结冰的天气里,脚上仅穿拖鞋、身上穿着单薄的衣裳被邪恶之人往头上浇凉水、双手铐在凉亭的柱子上冻。因坚持炼功被戴上“手捧子”(一种刑具);贾淑敏,20几岁的姑娘,在海林市国保科被恶警上绳(用细绳从双手腕开始一直绕到双肩,从背后向上吊,双腿叉开,有的把手一直吊到脖子处)),上到八绳,还被打耳光,致使双肩用刑后失去知觉达半年多;孙长顺被绑架到牡丹江兴隆监狱,撇下困苦的妻儿;孟宪伟被海林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进了冤狱;付英铎全家四口被非法判刑,妻离子散,付英铎双腿被迫害的至今举步维艰,儿子付鹏冲依然在牡丹江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朱福菊七年来被非法劳教两次,这七年间能自由生活的日子加起来不到一年,目前仍在海林林业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周淑丽曾被海林公安局非法劳教,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的下肢瘫痪,精神恍惚,丈夫残疾,孩子幼小,全家生活苦不堪言!

    海林市大法弟子目前还在被非法关押、或非法判刑受迫害的还有:孙长顺,孟宪伟,刘铁仁,付鹏冲,朱福菊,林春子,贾淑敏,魏立萍,王洪舟,赵忠秀,孙桂之,刘雪芹,刘利华。

    据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7月20日邪恶江××和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经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超过百人;被海林市检察院、法院非法判刑的至少20人。这其中大法弟子被非法勒索、没收和各种名目的罚款、保押金高达几十万元。

    可是你更应该知道,“佛法慈悲,但威严同在”,“善恶有报”乃天理。不是吗?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长卫宗学率先打压法轮功,他遭恶报现在家破人亡;原政法委书记崔义文主抓“610”专责迫害法轮功,参与多起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最终遭恶报溺水而死;原第二派出所所长李晓夫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疯狂毒打,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撞的鲜血直流,结果李晓夫遭恶报锒铛入狱;原看守所副所长单成强经常打骂、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最后也遭天理的报应进了监狱。

    告诉你这些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不破的天理,更希望不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也许你会说政府支持我支持;政府反对我反对。可你想过没有,由于你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共产党也许能给你暂时的名利地位,可它能对你和你家人的生命打保票吗?对于金钱美女、名利地位哪一样比生命更重要呢?没有了生命,你努力所得到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如今,表面上老百姓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认为政府好象不管了,电视上不播了,报纸上不讲了,可实际上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手段不断升级。只是它做的更加隐蔽罢了。据不完全统计,7年来被恶党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多达2900多人。试想想,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共产恶党抵挡不住来自世界的舆论压力和我们中国老百姓的呼声,迫不得已停止迫害法轮功时,那一桩桩、一件件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命案、非法绑架案、非法审判案、非法牟取钱财案又有谁来承担呢?又拿谁来当替罪羊呢?

    也许你会说法轮功搞政治,如果我是江泽民我也迫害法轮功。众所周知,中国人从刚一上学就开始学政治,学生考试时必须答出上面规定的政治答案,而且当罪犯在被宣判死刑时还会“被剥夺政治权力终身”。是谁在搞“政治”呢?法轮功不是“政治”团体,而是民间的修炼群体,他们对任何政治和国家权力毫无兴趣。

    也许你会说,在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我谁也不支持,谁也不反对。听到这种表白,我只能为这种缺乏伸张正义勇气的人而深感羞愧。当你看到一群暴徒在摧残弱小的无辜者时,你是否可以说我也不支持谁不反对谁呢?难道中国人都是天生的奴隶,面对民众的人权被肆意践踏、生命被无辜残害就能昧着良心而熟视无睹?

    现在,你面对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在没有任何宣传工具、又被剥夺了公民上访权利的情况下,他们能做什么?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一遍一遍的散发大法真相传单或在可能的情况下在电视里插播“天安门自焚伪案”说明事实真相,为的是让更多的世人在了解真相后而化解中共通过谎言宣传硬塞到人头脑里的对大法的仇恨,唤醒世人封尘已久的良知。而这关系到世人是否能进入美好的未来。天理昭昭,孰是孰非还需要回答吗?

    共产党已经是一个烂透了的苹果,再如何保鲜也无丝毫希望,这是全国百姓心知肚明的。如果你曾参与邪恶江××和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奉劝你赶快停止犯罪,选择光明。

    尤其在中共地下集中营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牟取高额利润的法西斯罪行曝光之后,在这样残酷的事实面前,用这样的一种惨烈的方式,把觉醒的机会,把最后的选择给予每一个人。真心的希望你能在这关键时刻作出明智的选择而不至于成为共产邪党的殉葬品。

    其实,历史的审判台早已摆好。上面已经提到了当地恶人遭恶报的事例,相比全国那还不算什么。你知道吗?尽管共产党严密封锁消息,近年来大陆各地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特别机构“610办公室”头目和各公安的恶人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层出不穷,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这最后的结局,例如:

    长春市主管公检法及“610办公室”的刘元俊;安徽省淮北市“610”头目贾守田;甘肃省山丹县“610”头目君品文;黑龙江省宝清县原党校副校长、“610”成员刘少国;黑龙江省宝清县610头目潘振武……等等等等。还有许多许多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当前,从江××以下,中共多名高官,如罗干、曾庆红、贾庆林、周永康、薄熙来等中央及各省、市迫害责任人,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已在多国被起诉,世界许多民主国家政府和议会,无数地方政府机构和民间团体不断发出呼吁,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罪行和任何形式的迫害。

    邪恶江××与中共恶党已经犯下了死罪,天灭中共在即。为了你和家人的前途,请赶快退出你参加过的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党、团、队),以免在邪党末日降临时,能够摆脱厄运,不被祸及。

    退出的方法很简单,只需写一份自愿退出党、团、队的声明,用小名、笔名、化名签名都可以,神佛只看人心,请能上网的人帮助你上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推出即可,暂时无法上网三退的人,在当地将声明贴在其他人能见到的地方也可(但必须注意安全,张贴时不要被恶警和恶人发现)。

    佛度有缘人,只要与大法结下善缘,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


    看真相,评中共教育体制

    纵观历史,古老的中国,人们受的教育都是从三字经到仁义礼智信的重德的教育,贯穿着“天、道、佛、命、缘、廉、耻、忠、孝、节”等,当时的学生普遍奉尊师之道,老师们也以“传道、授业、解惑”为本。

    从文革时期所谓的砸烂旧世界,破旧立新以来,古老的道德标准被破坏没了,没人敢说真话,谁也不相信谁,再也看不见以诚相见了。恶党教育文化,都是谎言的文化,没人敢说真话,不管写总结,写报告,全是虚假骗人的,不真实的,为什么呢?因为你要说真话,明天就给你一顶帽子,你就再也直不起来身了,所以中共邪党从所谓建国以来,中国文化在逐步走向低谷,再也没有出现什么象样的作品和成就。

    然而,中国近年出现了两部伟大的作品,一是《九评共产党》,二是《江泽民其人》。《九评共产党》揭示了恶党的百年历史,《江泽民其人》揭示了中共邪党的所谓领导人的丑陋历史,这两部著作历数中共邪党政府的流氓行政,从中我们看出中共的一切宣传全都是冠冕堂皇的。

    现在教育界的不务正业,有些负责人不是靠工作能力上来的,而是靠不正当手段上来的,包括原教育部长陈至立,她靠和江泽民的关系爬上来,她把公费留学的机会都给了党员大亨,借以各种名目加收学费,投机取巧借毕业证捞钱,这怎么给下一代立碑树传呢?教育的腐朽,是中国人真正的悲哀。从而造成现在大陆的学生不好管教,一切向钱看,什么事都做的出。老师也不正,受恶党文化的影响,绝大多数是怀才不遇,几乎是小人当道,所以老师也不敢深管学生,在恶党的压力没有人敢说真话,长期受这种压制,老师得忧郁症的也多,我在此建议所有中国大陆的教师们,都来看一看法轮大法的资料,能去掉恐惧,还您身心健康,能改变我们的人生观,能脱胎换骨,摆脱噩梦的纠缠,还能促进工作的愉快。这才是顺天意明人心的最好办法,也不枉你来人世走一遭。

    一个老教育工作者的心声


    善良的人们啊!请大家共同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98年9月我接触了“法轮功”。 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我的身心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变。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同时也净化了我的心灵,思想境界得到升华。

    我当时是做财会工作的。没学大法前总想多占单位点小便宜;修炼大法后不贪图单位的一分一厘。我的身、心都健康了。我感到无比的快乐与幸福,常常感叹能得大法真是太幸运了!那时只想把这高德大法告知给所有有缘之人。

    然而99年7月,江××和中共突然开始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大法受到无端的诽谤与歪曲,大法弟子受到诬蔑和陷害,邪党政府利用它控制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所有媒体制造舆论,铺天盖地,邪恶无比。江××甚至狂妄的提出“三个月消灭法轮功”。

    对这样的突如其来的迫害,广大法轮功学员无法理解,更不能接受。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的我,于99年12月下旬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只身从遥远的湖南岳阳到了首都北京信访办上访,想把实情告诉不了解大法真相的中共高层官员们:大法只是教我们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大法使我们身体健康,这样的功法对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乃至每一个家庭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呀!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北京信访办已变成了公安局,做好人成了罪过。我被以莫须有的 “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到了北京第一看守所。十几天后,我由我家所在地派出所教导员刘良才和单位的领导接回来直接送进本县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3000元之后取保候审才得以回家。其间家人为此找关系还花了几千元钱。

    从此我没有了安宁的生活。当地政府、派出所、县政法委、县“610”办的有关人员有事没事就到我家进行骚扰。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红色恐怖高压政策下,我真的被逼得一度出现了精神失常。俗话说“有理走天下”,可我们是有理、有冤无处说呀!

    2000年3月的某一天,华容县公安局政保科大队长陈良华打电话来,问我在家是不是还炼“法轮功”?我实话实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呢?”只因这句真话,第二天我就被非法关押到了县拘留所强行“洗脑”,非法关押期间还要交纳每天的生活费30来元。我儿子还小,需要教育和照顾,着急的家人只得四处找关系走后门;“610”办的有关人员逼着学员或家人写保证书才能回家。我的亲人们时常为我提心吊胆,原本幸福的家失去了往日的笑语欢声。

    一次派出所的那位“教导员”刘良才竟使用欺骗手段把我骗到了县拘留所。那是2001年农历腊月22的晚上,刘来我家让我去一趟派出所,说没有什么事,只是了解一点情况,马上就回来。当时正年关之际我正在家中打扫卫生,裤袜都是湿淋淋的。我衣服都没换就跟他到了派出所。那天只有我们母子二人在家,孩子胆怯的与我一同前往。谁知被骗来后的当天深夜就被他们送到了县拘留所。那天被骗的还有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可怜的孩子只得和另一功友的孩子流着泪伤心的回家了。学“法轮功”的妈妈为了不放弃做好人的权利,这场邪恶的迫害使孩子的精神与幼小的心灵同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之后我成了“监控对象”,失去人身自由。2005年6月3日我回娘家(本县幸福乡)看望生病的父亲,第二天与好友相约到幸福乡围垦村增员(增保险业务员)。当我们经过此地时,恰巧那里的村民发现了一本海外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他们看我们不像本地人,当地村干部就举报说是我俩所放。就此幸福乡派出所的人员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把我们非法绑架到了该所。当得知我俩都是炼“法轮功”的就认为有了充足的理由把我们送到了县拘留所。

    在“讯问”之中,国安大队的叶建明还动手打人逼供,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下,进行非法抄家,并以“同伙结案”的罪名将我们转至县看守所。对于这不实的罪名我俩拒绝签字。幸福乡派出所的李明华所长就指使监狱里的牢头狠打我们。我们身上的钱财(监票)被牢头全部拿走,每个星期还得上账(要亲人送钱到看守所),否则就要遭到牢头毒打。我们向看守所的有关领导反映真实情况也得不到解决与制止。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加罚款5000元(罚款没有开收据),再由亲人担保才回到家。这就是当今恶党统治下的“法制社会”真实的写照。

    因为学了法轮功,在日常生活中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修炼人,我的道德观从根本上改变;在这复杂的社会中,通过学法修心我有了一个平静祥和的心态,懂得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我从一个自私自利之人逐渐变成了纯洁之人;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身上多种病很神奇的不治而愈。这是每个大法修炼者亲身体验与最真实的表白。

    在法律逐步完善的今天,公民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宪法不是规定公民有信仰的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有上访等权利吗?为什么做好人都成了犯法呢?说真话讲真相就要坐牢呢?为什么做一个好公民都没有个安宁的日子,随时面临被非法关押呢?谁不想有个健康的身体,谁不想有个宁静的心态与美好的心灵呢?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冥思苦想:做“真善忍”的好人错了吗?讲真话不对吗?良知告诉我这没有错。错的是这场对好人邪恶的迫害;应该制止的更是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好人的迫害。

    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江××和中共恶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了:从江××来说,出于对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妒忌,出于他对自己地位不稳定的揣测不安(在“六四”学生民主运动被镇压之后以鄙劣的手段窃取了中共最高权力);从中共来讲,由于它本质上害怕群众(是用枪杆子夺取的政权,不是民选的政府),一贯视民众为洪水猛兽,看到仅仅7年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已超过经营了近80年的中党党员人数,当然怕得要命。于是,江××与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一拍即合,互相利用,在经过了全面的布置之后于99年7月20日在全国范围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迫害。恶党在迫害法轮功上所投入的人力与财力很可能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次政治运动。

    然而,7年过去了,法轮功并没有被江××的残酷所消灭,相反,他已经走出中国,走向了世界。目前,全球已经有近8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在炼法轮功。唯有在他的发源地中国被迫害。这到底为什么???

    善良的人们啊!在此我用最诚挚的一颗心呼唤,呼唤天下所有正义之士,大家共同来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好人的迫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