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恶横幅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2006年新年前夕,在我所租住的楼房后面的居委会大院门口,挂出了一条污蔑大法的横幅。每当走到横幅前,我就感受到邪灵张牙舞爪的狞笑。这个院门口是我每天出入的必经之地,每次路过那里都很闹心。屡次发正念它还在那儿,心里觉的很不是滋味。

慈悲的师父为我们,为众生耗尽了一切,而这些恶人还在污蔑师父与大法,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法容忍的。怎么办呢?剪掉它?不行,这个小区内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而且离横幅三、四米远就是刚安装的警亭;不除掉它,大法弟子不能维护大法,那也是正法修炼不允许的。就这样一天天在矛盾中过去了。

离新年只有三天了,我的心越来越忧虑。新年要回老家,如果不除掉它,过年期间人们互相拜年来来往往的,那得毒害多少众生啊。必须除掉它!我们是对师父立下誓约的,为助师正法而来,为众生而来的。我做到了吗?是什么阻碍我呢?师父说了,没有偶然的事,是不是我来时的誓约中就包括来救度这里的众生呢?那么我没除掉它,不是在用人心衡量吗?不是私心、怕心吗?既然暴露出来,不就是去除它的好机会吗?找到了根源,真正面对它的时候,它瞬间就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宁静与祥和。是啊师父就在身边,我们就是除魔降妖来的,只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我们做的正事师父和天上的正神都在看护着呢,还怕什么呢。

早晨四点钟,我发完正念,请师父加持,拿着剪子平静的走下楼来。四周静悄悄的,警亭亮着红灯,里面没有人。横幅两端用木棍固定在铁栅栏上,中间用线缝在栏杆上。当我顺利的把七、八米的横幅除掉卷起来,想找个地方把木棍拆掉时,迎面急匆匆走来一个人。原来离横幅几米远的院子里,一辆出租车没有熄火(我们这个小区开出租车的很多)司机可能回家拿什么东西,好象根本没有看到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安全的离开了。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想想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只不过从中给了我一个提高的机会。师父说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做的三件事,看似是我们在救度众生,圆容大法,实际上其间师父为我们的提高费尽了心,我们才能不知不觉的提高升华上来。“有心炼功,无心得功”,只要我们平时多学法,心中无所求,无私无我在法上修,我们决对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而且是属于后走出来的学员。师尊在我刚得法之时就给我调整了身体,使我这个多病之人一身轻松。但我却不太精進,“7.20”之前连两遍《转法轮》都没有看完。“7.20”后由于悟性差,加之修炼环境不好(接不到师父的新经文),没有跟上正法進程。但信师信法的心没有变。我一直牢记按大法要求做人。

慈悲的师尊在2003年春又一次从地狱中捞起了我。我手捧着师父的新经文,激动不已。师父啊!弟子这样不争气,您还是没有嫌弃。同修的正念正行,对我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每次跟同修相聚,我都觉的是走在朝圣路上,回来和去的时候相比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思想快速升华着,简直像是在飞着提升,使我很快跟上了正法進程。我努力以法为师,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的不好,经常看着师父的法像羞愧难当。

2004年春一天夜里,我正在打坐,忽然自己的元神忽忽悠悠被什么东西提着似的,离开了身体,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我猛然想起师父讲过的有关的法,赶紧向师父求救,想喊“师父救我”却已经喊不出来了,只是意识中努力挣扎着喊着。接着一股力量把我缓缓的送了回来。我当时哭了,感到师父就在眼前。我深知自己的生命是慈悲的师父给的,是让我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

深感《明慧网》对自己提高有巨大帮助,觉得应该把自己修炼中的体会写出来。可受自己没有文化(小学没上完)这个观念影响,几次想写中途又停了下来。最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建议,心想写出来或许对没走出来、有怕心的同修有一点帮助。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感谢慈悲的师尊!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