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们,咱们真听师父的话了吗?

致北京朝阳区高家园小区的同修

【明慧网2006年7月6日】

高家园小区的同修们:你们好:

我是一个不住在该小区的大法弟子,今天听住在高家园小区的亲戚说小区南门前两天又非法抓走了两名大法弟子,不让我这星期去他们家交流、切磋了。在此我想说一些我的心里话。

首先我想到的是师父的话:“心一定要正”(《转法轮》)。我是走在修炼路上的人,不是常人。不管思想中再有多么不好的念头,我都听师父的话,稳住心。

其次,我在想,我们是不是把这件事当成了人(而不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世间坏人)对常人(而不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修炼弟子)的迫害?用常人的思想去想,最近风声很紧,甚至是大搜捕,有想避一避的想法,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想的吗?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同修们,我知道本小区在99年7.20前有很多大法修炼弟子,听说那个时候,不管严寒酷暑,同修们都坚持到炼功点炼功,在一起学法;可是到现在坚定实修的又有几个?是不是我们自己做的不够好,每当一听说某某被非法抓起来后,是不是在想自己别受牵连?想没想过这些念头是不是纵容了邪恶迫害呢?师父不是说过:“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我不太清楚是不是因为一些安全因素,使得我的亲戚与周围的同修几乎没有什么来往,只是一个人在家里学法,偶尔出去发个资料,遇到自己认为合适的(感觉上能接受真相的)讲一讲真相。我有时去她那里交流、切磋,我发现我们心性提高的很慢。她是天天多个小时在学法,四个正点发正念几乎也不落,就是总在家庭环境中守不住心性,错了说改,改了又再犯,执著于情和身体上的变化,以为不和家里人说自己的痛苦(头总晕,有时突然不省人事)是在维护法,又为自己因为头总晕而不能料理家务而在我面前落泪。我除了用师父的讲法念给她听,每次基本上都带着《明慧周刊》等真相资料,我也有些费解:怎么法没少学,就是不提高心性呢?其实是没真正理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涵义是什么。

同修们,类似我从亲戚身上看到的情况,不知道是否小区内其他同修家也有?是不是我们这个小区的大法弟子没有形成一个整体,或者这个整体有漏,才使得邪恶钻空子控制着整个小区、到现在还敢在这里抓捕大法弟子?

今天得知的这一消息,使我想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不够重视发正念。还有一个情况:我是2004年12月通过亲戚,得到2002年后两年来的师父的讲法的,因此,我也停留了一段时间,但总算凭着对大法的坚定的心总算走过来了,可是我的心还是“为私为己”的,没有用一颗慈悲的心去对待众生。我觉得对我来说,与“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这一要求相比是有一定差距的,因为实质上我是在断断续续的走着,时而急促,时而滞缓,通过写这篇文章,对自己也是个提醒。

我天天面对人民币,明明在网上看到了同修的做法,自己却无动于衷,看到有街上乞讨的却后悔怎么没在家里写好真相材料,可以随时给他们。是因为还有一颗怕心,其实更深层去想,是自私的心,自保平安的心,这不正是旧宇宙的观念吗?那我是干什么来了?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太多太多,我却在一旁观“火”?它不是我,它是我后天形成的观念,我一定要冲破这个壳,那就是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讲真相,发资料,正念十足。

每次到亲戚家都能听到她说以前功友的变化,比如有的早就不炼了,坐在轮椅上不能自理;有的还在坚持实修,等等。只是给我的一个感觉就是:大家没有形成一个整体,同修之间好象不象在网上看到的同修们互相切磋、一起学法那个环境,而是谁都防着谁,不怎么来往,彼此知道在修,互传个资料就完事了,各做各的事。当然这也可能是我片面的感受。这几年来和我这位亲戚来往的一直是一位A同修,听亲戚说:这位老年同修也被非法关押过,后来正念闯出魔窟,在当地有了名,恶警逢年过节都会在她家附近或门口看着她,她家的电话装有窃听器,但是就是这样,她也天天在洪法的大流中穿梭不息救度着众生,有时一个月见不到她,说是去了外地救度着众生。另一位是刚被非法关押進去几个月的老年同修B,去年我们见过两次面,她就是那么匆匆忙忙的讲着真相,去天安门广场很多次了。99年7月她还去了信访办,今年三月份因为讲真相又被恶警抓走,听说判两年。是她们给我们送来了资料,是她们使我们再次看到了师父的讲法。每当我想到这些,我被她们无私无我的行为所感动,为她们所遭受的邪恶迫害而感到自己没做好。我现在每次发正念时都有一念:解体邪恶对B同修的迫害,让B同修早日回来,我读大法的时候让她也能听到。

我们更应该多关心被邪恶迫害的同修们的亲属,否则家里人怎么会理解接受现在的状况?从去年三月份我听说石景山鲁谷地区的瑞达公司小区宿舍住的一位叫刘慧娴(音)大法弟子,在两会期间因讲真相、发资料被非法关押判刑一年(当时听说),可是现在一年半都过去了,人还不放,老伴因承受不住打击,在家已经瘫痪一年多了。

每当我的家人用这些恐吓我的时候,我除了想:铲除他们背后操控他们的邪灵烂鬼外,我平和的对家人说:不会的。(心里说:我做最正的事情,谁也不敢动我。

想来一年半里我也走的跌跌撞撞,断断续续,可是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心里无数次提醒自己:我是肩负着历史使命的修炼者,师父的话语常在心耳边响起: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同修们,咱们多为众生想想,能救一个是一个,哪还有私心去想自己的安危?师父早就给咱们安排好了,怎么不照师父说的去做呢?咱们共同精進,真真正正的听师父的话,多看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