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酷暑深夜传“九评”


【明慧网2006年7月6日】我们这里迫害大法弟子的现象还时有发生。恶党利用常人跟踪、蹲坑等威胁、阻挠和干扰大法弟子走出去救度众生,而自己的怕心也在束缚着我自己。

我深知正法進程在突飞猛進的发展着,也切身的感到救度众生的时间紧迫,可自己又不能堂堂正正走出来救度众生,怎能配得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我的心在颤抖,在流泪。深知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在等待我们去救度的众生,也对不起自己。所以我决心要走出来,不能被常人观念左右而怕这怕那。一个真正的神是宇宙的捍卫者,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慈悲众生,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我必须当自己的家。

从去年十月开始,我用自己的资金做真相资料,散发“九评”,从自己的家乡开始做起。我家在城里,我要回到生我养我的家乡去做。于是首先回去把老家的道路摸清楚,然后再准备资料。每次我都是晚上出去,一直发放到天亮,一宿要走50多里路,一个屯不落的发,送到老乡的家门口。

我的家乡已全部做了一遍,现在去其它乡镇做。冬天夜间气温在零下20多度,有时也发怵不愿出去,可又一想,天冷就不做了吗?没人跟你一起去做你就不救度众生了吗?别人不修你也不修了吗?修炼不能依靠别人,不能等、靠、要,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来!这样,不论严冬还是酷暑,我都坚持走出去发《九评》。路走多了,脚趾盖都走掉了,脚磨出血泡。冬天从不戴头巾,因为耳朵需要听动静。耳朵被冻的几天没有知觉。有时累得一步都不想走,一句话也不想说,更不想吃饭,只想休息,但我内心从不觉苦,把吃苦当成乐,只盼众生能得救。当我看到老乡们拿着《九评》在看,在议论,我感到无比欣慰,热泪不自主的流下。

有一次晚上去农村同修家切磋,深夜还要去发《九评》,天亮时还要赶到很远的一个同修家去切磋,又不能耽误这位同修早上下地干农活。这天正赶上下雨路不好走,再加上整夜发资料已经走了一宿很累了,我和同修也就越走越慢。正在这时公路上来了一辆拉石头的大车,突然停在我们面前,司机打开车门说:“上车吧,你们是不是去镇上?”我们说是,但心里有点不稳。司机又说:“不用害怕,我送你们。”于是我俩上车一直坐到镇街里才下车。一路上我俩给司机讲了真相,司机也非常高兴,同意给他起个化名退队。五点钟正好赶到同修家切磋。

这件事对我鼓励很大。师父时刻都在关怀着我们,看护着我们,只要你走正,师父和宇宙正神都在帮我们。有好几次,天要下雨,电闪雷鸣,我们齐发正念求师父和宇宙正神先别让雨下来,一定要让老乡们把真相拿到手里再下,千万年的等待就在今天啊。于是天上云渐渐散开了。还有许多神奇的事情就不多说了。

希望同修都能正念正行,面对众生,救度众生,实践自己史前大愿!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