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发现集中营可疑地点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中共恶党活体摘取大法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披露后,吉林市同修对本市及周边的几个地区发现了一些疑点,如:朱雀山、龙潭山、文庙等人们不太注意的地方,特别是近期发现原吉林造纸厂的疑点越来越大。在此提醒同修们,要留意一些比较不引人注意的地点及情况。

下面就分析一下造纸厂的问题:

一、2004年4月份左右,有同修在造纸厂正门看到有两辆车,车上装满了人,车上有人喊“法轮大法好”,并有多辆警车押送,在正门口押车警察对晨鸣说:“人就交给你了。”(晨鸣是现在的晨鸣纸业集团老板,晨鸣纸业就是原来的造纸厂)

二、这个造纸厂很大,方圆有几十公顷,有火车专用线,直通厂里,是通往北京的主干线的支线,运输非常方便。这个厂早已倒闭、破产,被与中央恶党领导人有关系的个人购买,是国企,这是个国内外著名的造纸厂。

这个厂一直很封闭,外人很难轻易入厂。厂的北侧是内环江路,紧临松花江,无居民区,很僻静。南侧是铁路线。西侧原先是一片菜地,现在是一个驾校。东侧是办公区、街、路。东北侧是厂职工住宅区。

厂区呈东西长,南北略窄型,有围墙,整个厂区基本不在闹市区,比较僻静。厂内有大量闲置厂房,门卫戒备森严,如同监狱一般。

明慧网上看到老军医的说法是:现在都是用铁路封闭式集装箱转移大法学员。我们怀疑这里有可能是一座关押大法学员的集中营。

三、厂院里靠中兴街那侧即正门,东后侧有一六层小楼,是晨鸣纸业招待所(原造纸厂设计院),里面有医护人员。楼道里摆放着推病人用的床式手推车,车上盖着白布单,此楼有医院的消毒水味,近期有救护车经常在此地出入。

四、厂院里在施工,晚间施工时发出的声音是在地下,用电量极大。靠江边一侧有新倾倒的大量地下残土,后被部队士兵平整,并种上草坪。

五、晨鸣本人与中央恶党领导人王忠禹的儿子是哥们、朋友,表面上他是这样说,而实际上背后的大老板应是江××、王忠禹,王忠禹与魔头是儿女亲家,是死党。王忠禹原是此厂的一把手,是在吉林起家的。

六、厂内大烟囱很可疑。因为厂内几乎不生产,即使生产也不用烟囱,他们用的是纸浆板,而且效益一直不好、亏损,即使生产也是在掩人耳目。可大烟囱却有时冒烟,有时不冒烟。

七、苏家屯事件后,约一星期,发现此厂外围便衣增多,还总有一些没牌子的轿车,车窗玻璃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以前这种情况没太注意。

八、近期发现有“沈K”字样牌子的车辆在附近出入,还有一些沈阳的白牌子车在市内各大医院频频出现。

九、晨鸣招待所人员不许随便出入,不得单人出入,须三人以上能外出,现据说已更换了又一批医护人员。

十、有人透露在本市附属医院有很多移植手术。

十一、在市二医院有警察押车的柯维平头车,是白牌子,带“警S”,后面是数字的车。

这些疑点是很多同修提供的,有些比这更具体。考虑到同修的安全,就不详述了。

综上所述,晨鸣纸业厂区内肯定有罪恶。厂区内具体情况尚无法探知。联想到有些监狱,如:长春黑嘴子监狱让大法学员做的苦工就是有关纸张、印刷类的工作。

晨鸣厂内是否就是对外不公开的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

目前知道此事的同修都在发正念清除。可能的话再进一步搜集证据。望见此信息的同修们针对此地点发正念清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