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上海市女子监狱(上女监)的一帮警察是由中高学历的知识份子组成的,由于随波逐流的风气加上利益以及事业心的驱使,这些在党文化教育下的思想变异了的女人往往顽固而善用心计。有时上海市女子监狱的狱警会被法轮功体现出来的坚韧的意志所感动,但这种残存的情感感化不了她们执意迫害的内心。

强化洗脑有多种方式,上女监的五大队的每一天都在紧锣密鼓的运行着他们的所谓“转化”机制。他们将法轮功和刑事犯混合关在许多个监房里,并将这些监房分为攻坚组、巩固组、“转化”组。

在攻坚组里,五、六个刑事犯看管一个法轮功,称为“监狱中的监狱”。五大队的大、中、小队长违背良知和职业道德,她们不是积极的教育犯人弃恶扬善,而是将犯人的减刑和法轮功的“转化”挂钩,纵容这些刑事犯为了个人利益不惜去伤害那些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善良的人。他们为了减刑,五、六个犯人将一个法轮功看管起来进行所谓的“帮教”,实际是从早到晚的批斗。从早上6点钟开始到晚上12点还不让睡觉,轮班的批斗、罚站。女警们不许攻坚组的法轮功到外面上厕所、洗衣服,洗澡(夏天也只有一盆水,洗头多加一盆水),一切都在监房解决,然后狱警命令“帮教”的刑事犯倒痰盂、洗衣服,企图使做这些事使得刑事犯人们更加敌视法轮功,使的他们更加将无端的火气和欺辱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法轮功学员在罚站、不让睡觉、刑具、批斗、欺辱的非人生活中还要承受信息闭塞、谎言、邪悟理论的冲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恶警召集了有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开大会,在会上泣不成声的讲演,用亲情来折磨这群身陷囹圄的法轮功们。她们培养了一批爪牙、骨干,配合她们的一切意向行动,这些爪牙们专门盯着法轮功的一举一动,微言微行都可能成为把柄被无限的放大,在广播里大肆宣扬和批判。像曹瑾、董佳等爪牙,她们有时相互诋毁,有时狼狈为奸,专门在监房里及各种场合欺压法轮功,献计献策,积极配合迫害。

几年下来,一个名叫奚皎的大法学员,由于承受不住压力,出现精神病状,神情恍惚,惧怕生人,经常做恶梦,恶警将她从5大队带出,到2大队隔离,刑期满了后也没有放出,直到现在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还有,大法学员葛文星被“转化”后,出现严重病状,她的两只手臂奇怪的对称生疮,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恶警施蕾中队长让她罚站,两膝盖处放一张纸,如果掉下来,加倍惩罚;并在全队讲评中恶毒的说:“还有人想保外就医,实话告诉你,不是要死了是不会让你保外就医的”,由于葛文星的病情迅速恶化,监狱害怕承担责任,赶紧将她放出,葛文星回到家,两天后死亡。

徐美景是快70岁的老人,原本患有糖尿病,抓进监狱后,在洗脑的高压下“转化”,出监后,徐美景立即写了严正声明,监狱恶警为此上门骚扰恐吓,致使她病情加重死亡。

洪屏屏是上海外地的大法弟子,在监狱5大队的洗脑迫害中一直坚持不“转化”,到期后没有将她放出的消息,据说也不在5大队,现她下落不明,让人非常担心。

恶警中队长仇敏英,在4大队的时候就对大法弟子周倩、杨曼晔、顾继红进行迫害,调入5大队后变本加厉的积极迫害大法弟子,策划洗脑,经常开大会批斗法轮功学员,擅于迷惑,煽动,挑拨不明真相的犯人,经常用电棍、束缚衣等刑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黄英、韩春燕、曹培琴、金闻鸣等均遭其迫害。仇敏英卖力迫害法轮功,被调到监狱高层领导岗位。

上海市女子监狱是一座隐蔽的人间地狱。

积极策划和参与洗脑迫害的恶警名单:
监狱长樊天敏
副监狱长:郦颖
五大队:侯瑞勤大队长
颜世平大队长
施蕾中队长
仇敏英中队长(后升职)
张红梅中队长(后升职为1大队大队长)
程跃渊中队长

参与迫害的犯人,由于洗脑“转化”法轮功有功很快能受到减刑奖励:
林喜兰(暗中打学员,还受到颜世平大队长庇护,已减刑出狱)
曹瑾
董佳
许亚英
等等到

浦东的大法弟子纪金花,在做大法资料时,被她的丈夫看见,她的丈夫报警叫恶警上门来将她抓走。恶人又通过其手机中的通讯录,牵连大法弟子尤秀云,目前二人可能在浦东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