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议会副主席对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图)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史考特先生于2006年5月21日在北京与两位法轮功学员会面,调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尤其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以下是调查报告全文。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史考特5月22日游览中国长城

在中国发生的摘取器官行径

2006年5月21日在北京与两位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先生和曹东先生的会面时得到的非直接证据。

欧洲议会副主席、欧盟新的民主和人权方案的特派专员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与其助手珍妮弗.佛瑞斯特(Jennifer Forrest)小姐一起主持了这次会面。在场的还有斯蒂夫.基格拉提(Steve Gigliotti)先生,曹东先生(36岁),牛进平先生(52岁)和他2岁半的女儿,以及一位翻译。这次会面是在一家匿名的小酒店进行,旨在保护学员的安全。

史考特先生解释说他来中国调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要调查有关(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指控的更多情况。会面过程由珍妮弗.佛瑞斯特录像,两位法轮功学员的背影被录下来。牛进平不担心在录像带中被认出,所以他的面部也被录下来了。翻译始终没有出现在镜头中(不过翻译在会面结束后遭到逮捕和审问了7个小时。在逮捕后,警察勒令他不得和美国大使馆、和媒体联系)。

曹东告诉史考特,他是在迫害开始前的1995年开始炼法轮功的。他是因为法轮功的平和的原理和带来的祛病健身效果而走入法轮功的。他说他久疾不医的眼病在炼法轮功后被治愈。他说他已结婚4年。在他婚礼的9天后,他妻子(杨小晶)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捕入狱两年。在他妻子出狱一周后,他也被捕了。一年后他被释放,但他妻子又被捕了。在他们结婚的4年中,他们总共只有3周时间呆在一起。在劳教所里,曹东被强迫观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片,每次很长时间。他还被警察剥夺睡眠和强制灌食。他的妻子也有类似经历。

曹东目前没有工作,因为他修炼法轮功而无法找到一份工作。他先前是一名导游。当局要求他向游人传播谎言,如有关天安门广场自焚案,等。

在劳教所里,他被命令加工出口到欧洲的玉石珠宝,并强迫在恶劣的环境下长时间工作。他说那儿的2000多名囚犯中有100名是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那里的小的监室里,每个监室有30到40人。

他提供了在监狱中的详情。他说他被关在监狱中一个针对法轮功学员和西藏佛教徒的专门区域里。法轮功和西藏佛教徒的待遇远比其他监犯更为恶劣。狱警特别告知其他监犯来监视他们并剥夺他们的睡眠。警察不断的试图让学员们签署放弃法轮功信仰的悔过书。这个监狱中也关押着因89年6.4事件而被捕的异议人士。

爱德华.史考特询问他(曹东)是否知道在中国的任何摘取器官的集中营。他明确的表示知道有这样的集中营,而且认识被送到那里去的人。他曾看到他的一个炼法轮功的朋友的尸体,尸体上有窟窿,器官被摘取了。

史考特问这两个学员,来见他是否有危险。两位学员都说有危险。史考特递给这两个学员每人一张他的名片,告诉他们如果在会面后出现任何问题,打电话给他,他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牛进平的妻子仍被关在监狱中。在她被抓捕时,她仍在母乳喂养(他们的婴儿)。她被不断地酷刑折磨,是残忍的洗脑手段的受害者。为了强迫她放弃法轮功,她常常被连续毒打超过20小时,结果导致她现在耳聋。牛进平给史考特展示了一张地图,图上显示他妻子被监禁的具体地点。他还有一张10万元人民币的收据,是他为他妻子从劳教所释放而支付的。他也让史考特看了一封他针对非法逮捕他妻子一事写给警察的申述信。

他详细描述了他妻子所遭受的酷刑手段:身体被扭曲地绑在一个木凳上数小时;被剥夺睡眠;脖子被绳子套着吊在天花板上很长时间,她的脚尖刚刚能接触地面。

牛进平在4个月内只见到妻子10分钟;有时会面日都过了才告诉他可以和他妻子见面。

他也展示给我们看他在监狱中被电棍电击留下的烧伤疤痕。他也叙述了他被控告是精神病而投入一家精神病院的经过。他被强制服用一种高强度的混合制药物。在一名相信他并没有疯的医生的帮助下,他最终被释放。

牛进平也没有工作。在中国,警察必须在一份证明你适合工作的文件上签字后,雇主才能雇佣你。修炼法轮功的人被当局认为不适合工作,所以拒绝给法轮功学员签发这份文件。结果他不得不变卖他的房子,然后依靠售房所得的资金来维持生存。他说他比其他许多同修要更幸运,因为他们没有房子可卖,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个人财产被警察拿走而变得一无所有,生活无依无靠。

谈到天安门广场和6.4周年纪念,牛和曹解释说他们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任何中国的节假日前都例行性地受到警察的抓捕并审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