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西昌市方征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我叫方征平,男,汉族,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410厂家属,家住410生活区。

2000年4月24号,十几个大法弟子到我家来玩,被守大院的李妈举报到长宁办居委会。第二天长安派出所伍所长就带人来把我绑架了。西昌国安的郑启友,李玉旭,周欣又来把我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市所的张所长指使犯人对我拳打脚踢,致使我全身肿痛,回来后一个月都没有恢复。它们还以所谓的交伙食费的名义剥削我的钱。

2001年2月18日,长宁办居委会强行把我送到长安派出所,派出所又把我送到马坪坝洗脑班强行转化,非法关押了我5个月。其中市国安大队的张小兵和郑启友最凶,他们把我用手铐把我铐上之后,抛起来摔在地上,让我们在烈日下暴晒,一天持续几个小时;出来后还要我们交生活费,连迫害我的帮教的生活费都算在我头上,一共交了1000元。

2001年10月13日,我在西宁镇给一个养蜂人讲真相,被人举报。市国安大队的周欣等人强行对我进行了非法搜身,并抄了我的家,李玉旭和陈莉将我非法关进了马坪坝戒毒所,关了三十天后,我没有放弃修炼,周欣就掏出一张空白的拘留证,未经我允许就自主的填上再关押二十天。最后连那张所谓的拘留证也没有给我看。在那个人间地狱里,我同样受尽了折磨。

2003年8月27日凌晨,西宁镇派出所绑架了我,当时的值勤人员全部过来打我,最凶的是一个40多岁的人,1米7左右,身材瘦,瓜子脸,他对我下毒手,想到我年龄大就专门打我的胸口,将我打倒在地之后就把我绑在电线杆上,再次狠毒的打。然后通知西宁镇派出所所长,来了3个人强行将我抬上车,非法关押我到8、9点钟。西昌市国安大队又来了3个人,周欣,李大队等。他们开车把我拉到家门口,无任何证明的情况下把我家抄了个底朝天,当时周欣用绳子捆住我,不准我进屋,狠毒的掐住我的脖子,几乎想置我于死地。抄完家之后,他们又把我非法关押到国安大队办公室,刑讯逼供。李杰和周欣打我打得最凶,他们约有九个人一起轮番审讯折磨了我二十几个小时。28号早上九点过,我又被他们带到了凉山州看守所,看守所的人都说人都打成这样了,我们不敢收,要收都要写保证。周欣向国安大队请示汇报之后又将我送到了市看守所七号房,整整被它们非法关押迫害到了9月27号。到了11月份我身上的伤都还没有好。

2004年元月13日,我到国安大队去要我的自行车(上次被他们非法扣留的)。不仅没有拿到,还被王永荣,罗毅等4位警察强行将我抬上车,我被他们按倒在地之后,他们就用手铐铐我,我坚决反抗,他们根本就是铁了心想害死我,下狠心的铐我,我的手被他们铐得不能动弹,我几乎都要停止了呼吸,连喊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他们把我关进拓荒戒毒所,一关就关到4月8日。他们还指使犯人来打我。

那时候别人都在过新年,我和妻子却被关押在铁窗里,有家不能回。4月8日那天,李杰、蒋红等几个人强行把我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折磨了几个月。里面迫害我的人有:

张管教,姓钟的副队长,姓卢的警察,他们经常指挥犯人打我。我的脚手都被打肿,他们就强行的灌我吃药,我不吃他们把我的牙齿打落了2颗。

和我关在一起的功友有:浙江省的宁丽满,成都的刘永生,郫县的吴天从,南充的陈明(已经被关了3次的),古蔺县的罗姓同修,泸州市的卫姓同修。

从新华劳教所出来以后,他们不让我回家,强行将我送回老家马边,马边二区派出所的一个男子,身材瘦小,约30岁左右。他强行要我照相,我不照,他就强行让我按手印。来到马边二区民主乡公社我又被一个年轻小伙子,狠狠的踢了几脚,打了几个耳光。此人约20岁,1米7左右。长宁办居委会经常派人来监视我。

我又去国安大队要自行车,市国安大队刘国强还威胁我说:你都来要了四次了,到时新帐老帐一起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