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黑龙江女监原八监区,犯人头儿许力芹长期给大队干警做饭、菜,不要钱,时间长了供应不起(每周冷面就2捆,每捆15元),于是打起了法轮功学员的主意。她要别人拿法轮功学员的卡去替法轮功学员刷卡,法轮功学员不答应,她就骂,还威胁不许上超市买东西,并说有干部撑腰。

过了几天,2005年7月开始,借口法轮功学员不戴名签真的不让上超市了,而且一连7个月。在这期间,法轮功学员被逼得只能捡别人用过的肥皂渣子、用洗洁精洗脸、洗头,没手纸就用布,卫生巾也只好用旧衣服做,因没有消毒,造成法轮功学员贾淑英流血不止,高烧、脂膜炎旧病复发。

这期间,问题不仅没得到解决,他们还私自把国家给发的小帐钱扣下,只给我们买了两包手纸、两包卫生巾,两个月后就用完了。被逼无奈下我们绝食半个月,要求上超市、不点名、不穿囚服。因不点名,不穿囚服,他们从原九监区调来经济犯作他们的打手,2006年1月16日把贾淑英、李秀华关进小号,另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犯人绑在各屋床腿上,强迫坐凉地,门用报纸糊上。大队长张春华对打手们说你们在屋里干什么都行,别让狱政看见。当法轮功学员责问他们随意打人、骂人、戴背铐是谁给他们的权力时,他们说是狱长给的、大队长给的,而且管狱长和肖林科长一口一个刘哥肖哥的叫着。

王爱华因为炼功,被犯人张春梅、马洪英、吴向芬戴背铐,站不起坐不下,穿着单衣服,开窗冻,于影、张春艳还拳脚相加,用下流语言侮辱,导致王爱华抽搐,诱发心脏病,几乎休克。2月14日又因炼功,被犯人王敏华打犯病,并且不准躺下休息,硬把她搬起来,王爱华感到呼吸、心跳都停止了,几乎出现生命危险。又因与李秀英说话被犯人孙雪娟指使别的犯人过来打。

胡桂艳在2002年5月12日被关入小号,17日被强行打毒针;前后被关小号9次,共37天。放回后又被再次关入小号,直到9月1日。2003年4月15日胡桂艳被小号内的6名干事毒打,25天后被放回。2003年11月27日胡桂艳在外面被冻7天,扣在监舍内3天,又在防火通道内被吊一宿,因修炼大法不给减刑。

张淑芝,2005年1月17日被抓捕并被非法判刑4年,绝食时监狱用粗管子往嘴里灌浓盐水。2005年4月20日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体罚打骂达7个月之久。

程秀环,2003年4月19日被牡丹江爱民法院非法判刑6年,受到坐老虎凳,灌芥末油,戴太空帽,五马分尸等酷刑,又因上诉加刑一年。

张淑云,在大庆创业派出所内被强行坐铁凳,当时昏过去送医院抢救,后被带到江岗区刑警大队继续上刑,坐铁凳子,强行按手印;然后送大庆看守所审问,被按坐在铁椅子上,手被铐在凳腿上,身子抬不起趴不下,恶警用肘、脚使劲踢,往鼻子里吐烟,身上被打的青紫,背部肿起。由于绝食管教让全号犯人都不许吃饭。张淑云被大庆红岗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于2005年7月17日投监,被犯人24小时看管。

聂绪梅,25岁,被美溪非法判刑5年,2003年被关小号,铐子卡进脚脖里。聂绪梅出来后被分到原九监区,被毒打,用鞋抽脸,上绳到半夜2点。2004年2月8日聂绪梅被张秀丽从床上拽下来打,她说是侯桂芹给她的权力。2004年8月聂绪梅被强行打针,2005年2月骗回监舍抽血。

张艳芳在狱中得法后因给大队写信劝退党,在车间立掌发正念被关小号,4月中旬至今已超期关押,因狱里规定半个月必须放人。

邓剑梅家属把原9监区迫害邓剑梅的罪人起诉,2006年2月7日来人调查。恶警为了掩盖迫害事实,原9监区干警徐湛玲来到原8监区,叫曾凡荣、郭淑华、张芳做伪证;参与迫害的犯人侯桂芹事先被告知让谎说不认识邓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