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钟世琼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我叫钟世琼,今年55岁。我因信仰法轮大法,屡次遭恶党人员的迫害。我曾被四川省资中楠木寺非法劳教一年半,遭到野蛮的折磨。

我于1998年元月6日有幸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心身都得到极大益处。我在没炼功前,全身十几种病。炼功后,各种病都不翼而飞。

1999年7月22日,恶党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电台、电视台、媒体都在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编造谎言欺骗群众。99年7-22下午,石溪镇派出所来了一群人到我家抄家,抄走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一套、讲法光盘一套、炼功带5盘。三天五夜的到我家来骚扰。

99年9月19日,因有九同修在我家炼功,我们就被犍为县石溪镇派出所绑架,第二天我和肖占秀、尹佑明三位功友被以“扰乱社会秩序”名义非法拘留15天。我被送到犍为县戒毒所关了5天。因为我不配合邪恶,就被转到犍为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不准任何亲人接见。恶人强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我不配合就把我转回石溪镇派出所监视居住,关小间42天,曾有一晚把我铐在办公室的长木凳子上一晚上。他们还强行勒索我现金1000元,这次共非法关押我72天。

2000年3月,因我给了同修中央信访办地址,就被石溪镇派出所拘留24小时。2000年10月,我因给了同修几份真相资料,于11月21日被犍为公安局和石溪镇派出所非法绑架至犍为看守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关押我一个月。我信仰真善忍被管事谩骂、被何所长打耳光。然后我被陈管事、雷管事劫持,他们用手铐背铐了8个小时。12月21日我又被转到戒毒所关押20天,这次共关押50多天,没有任何法律程序。2001年元月12日早上5点左右,天没亮就把我们五人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非法劳教一年半。

恶人把我带到五中队的坝子里蹲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就强迫我放弃真善忍大法。因我不放弃,就叫我到坝子中站了一上午。因我坚决不转化,就天天关在屋里站军姿,从早上6点站到晚上10点。包夹人员为了减教,用尽各种手段来迫害折磨我,威胁、恐吓、不准洗漱、不准说话,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2月份将我下到8中队,还是从早上6点站军姿到晚上10点,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每人配有3-4个包夹人员,包夹人员经常更换。3月份就转到七中队,我们没有转化的共20人,关在一间屋里,另外有五个包夹跟我们一起,吃、住、大小便、干活都在这间屋子里。七中队的环境异常恶劣,每天早上6点到晚上10点体罚坐军姿,每天体罚长达16-17小时,不准说话、不准洗漱、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不准见家人,强制洗脑,恶人还恐吓威胁我们如果不转化就要关20年——40年,说这是专门关押法轮功的基地。邪恶队长张小芳说:“不准说话,谁说话就拉去打针、用电棍电”。我们这里的彭世琼功友就是被张小芳这样电过,这种体罚在楠木寺是家常便饭。

由于法轮功学员坐军姿坐的是塑料小方凳,整天坐着不准动,炎热的夏天塑料凳子不透气,有的学员臀部都坐肿了,由于不准洗漱,我和很多学员身上都长了疥疮和脓疱疮。

劳教所经常搜学员的身,床上随时都要翻个底朝天,平时经常搜,大小节日都要搜,一次正值冬天,把我们的衣裤都脱光了搜,目地是搜有无师父的经文。恶警还常造假来欺骗老百姓,一次邪恶艺人李伯清到楠木寺拍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电视,就把我们20个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全部转走了。我于2002年期满后回家。

回到家后,犍为县石溪镇派出所、社区恶人经常上门来骚扰,我成了他们的重点监控对象。2002年11月17日,我在松林山庄又被犍为县公安局非法绑架,在犍为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恶人查不到任何它们认为的所谓证据,还欺骗我家人,并强迫每人在字条上盖手印,我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迫害,雷管事和另一个女恶警把我从监室劫持出来,抓着我的头发强行拍照,强行拉我的手盖掌印,结果只盖了一个拳头印。后无罪释放,但还想敲诈勒索我200元钱,我没有交,就又被定“乱治安罪”。12月13日将我转到戒毒所非法拘留15天,每人每天要交生活费10元,因我不交并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又多关了我两天才放人。

2003年4月初,犍为县石溪镇派出所和社区每天派人轮流24小时监视我,24日中午12点,石溪镇恶人共计18人(期间走了的不算),到我家来骚扰迫害我直到下午5点多钟,恶人杨福银还带了手铐,强迫我交书,我不交就扬言要抓走,他们几个人把我按在沙发上,将我的两本大法书强行抢去了,还抄走了两份宪法摘录。在这几年的邪恶迫害中,我的家被他们抄家七次,期间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

我修炼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达到身心健康,没有违反任何宪法规定,时时处处与人为善,江××流氓集团及其追随者迫害利国利民的高德大法,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