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郑州监狱九监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我于2003年5月6日被非法关押到郑州监狱九监区,7月18日下队到五监区。

2004年8月26日调到十二监区,当天就对我强行转化。一开始每天早6点到晚上12点练蹲姿、站姿,不让坐,十天后开始打骂,白天管教干部陈存志、干事王水全把我叫到办公室,先是大骂一顿,然后用椅子卡着头,扒开衣服用电棍电我,又用警棒打,用脚踢,用手掌抽嘴和脸,连续四个上午,最后一次陈有志问我:你转化不转化?我说:不!他就用电棍往我嘴里捣,致使我的牙齿松动,随后就脱落。

夜里犯人邹良昌、宋江伟、段长金、田国庆轮流打我,专往头部和脚上打,然后把我按倒地上用打火机烧我的嘴和舌头,他们还用木棒撬着我嘴,问着:你还硬不硬了?最后把我的右手中指烧焦。

我要求到医院治疗,他们不让去,为了封锁消息,曾经有一个星期每天最多让我睡两个小时,最少二十分钟。在体罚蹲的时候,一小时内只准蹲一个姿势,蹲不好就是拳打脚踢,拧耳朵,有时把耳朵拧破揪裂。后来他们看到我的耳朵肿得很大并且裂处直往外淌血,这才给我治疗。

蹲的时候他们还把地上倒上水,蹲不好在冬天就得坐在水上,还要被打。我在十二监区关了近三个月,折磨我三个月。

十一月份,我又调到十三监区,当时我被烧焦的中指已经发炎存脓腐烂,十三监区干部发现后叫我到医院治疗。我在十三监区住了26天,手还没好,又被调到六监区。

这个监区比十二监区更邪恶狠毒。以周启江为首,刘涛、李传岭、李耀昌、贾楠,五人为转化组,这五名恶徒用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他们采用打骂体罚不许睡觉等各种手段。

六监区的一个王姓干事叫我去擦大厅的地面和墙壁,他明知道我的手化脓不能沾水,但他不许我用拖把,必须用抹布擦,当他看到用一只手在干,他来就是拳打脚踢。我到办公室给管教员说打人的事,他们没人管,相反后来打我更凶了。

之后他们又改变了招术,不用火烧手指而用筷子夹手指,用手拧大腿内侧,打耳光,曾连续三天三夜不让睡觉,4个人轮流看管我,一闭眼就打。

2005年3月8日我被调到十一监区,10月10日又调到五监区。郑州监狱共十三个监区,我因为坚持修炼被调动了7个监区,屡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