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焦作市耿文奇老人遭二次劳教折磨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河南焦作市大法弟子耿文奇老人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疾病没花一文钱就全好了,在99年法轮功遭迫害后,多次被非法抄家、关押迫害,遭二次劳教折磨。在河南第三劳动教养所,老人受尽了精神上的严酷折磨和肉体上的摧残。

耿文奇,今年65岁,家住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塑料建材厂家属楼2单元5号。年轻时当过兵,立过功,退伍到地方工作后,曾经多次被评为先进,多次受奖。因工作劳累,患上了胃病,肺气肿、气管炎,长期吃药打针,治疗不好。曾学过其它气功,可身体越来越差。1998年在公园,耿文奇有幸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使他的人生有了转折。通过学习《转法轮》才知道,他明白了自己过去为啥老炼功不祛病,原来很多气功都是骗钱的、假的,练来练去还把自己的身体练的一身糟。自从炼了法轮功后,随着耿文奇每天不断学法炼功,并按照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善良,遇到问题矛盾向内找自己的原因,通过修炼,自己的思想道德水准有了明显的提高,困扰他多年的疾病没花一文钱就不知不觉的全好了,至今没再去医院看过病。耿文奇老人打心眼里感谢大法师父。

99年江泽民、罗干邪恶集团看到全国有上亿人炼“法轮功”,出于小人妒忌,在7.20利用全国新闻媒体,疯狂对大法和师父进行攻击,在江罗集团的打压、造谣、诬陷、栽赃下,全国都在批判“法轮功”,当时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抓。99年7月19日,耿文奇在公园学法,当时公安强行没收他的书,耿文奇跟他们说:“炼法轮功可以使人道德回升,身体好、祛病健身、做好人,你们应该向上级反映一下老百姓的呼声,再做决定。”没等说完,他们就将耿文奇读的书抢走,并把他非法带到解放区民主派出所,然后又把他送到解放公安分局关一天一夜。看耿文奇不听他们的,又把他送到辖区新华派出所关几天,后又把他交到原工作单位严管,非法关他三、四个月,没有人身自由和说话的权利。

在这中间,公安局人员还非法抄耿文奇家,收走所有大法书和炼功带,强迫不让炼功,逼他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那时起,每逢节假日和他们所谓的敏感日如4.25、5.4、6.4、7.20等,不法人员们就上门骚扰耿文奇及家人。

2000年12月,根据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耿文奇准备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局上访,反映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好处的,谁知刚到汽车站就被新华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夜就投入看守所,耿文奇老人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

快到新年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不法人员劳教耿文奇一年,送许昌市河南第三劳动教养所关押迫害,在那里受尽了精神折磨和人格侮辱。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信仰真善忍。在严酷的高压下,耿文奇旧病复发,于2001年7月底释放。

2003年2月邪党快开16大全会前,耿文奇又因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被当地610恶人和新华派出所张子有非法连夜抓入看守所关了40多天,在向他家里和单位索要一万元遭拒绝后,就通过开后门把我这个60多岁的老人又一次送到省劳教所劳教两年。

在河南第三劳动教养所,耿文奇老人受尽了精神上的严酷折磨和肉体上的摧残。这些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吸毒犯包夹、整治,每次去厕所还没解完大小便,就被强行从厕所拉出,有时就拉到裤里。每天都被迫干十四五个小时的奴工产品(出口外贸的假发),管教常常整个上午或下午不准解手,常常憋得小肚子疼,到收工吃饭时才能匆匆方便一下。每月接待日或上边来检查工作时才能吃上一次大米饭,目地是表现劳教所对被关押者们的伪善。干活任务无限的增加,干不完就要受罚,罚站,或加班到天亮,说是“东方红”,或以消极待工论处,捆绑,上绳,示众侮辱。

如果说这肉体上长期的折磨还能忍受的话,那精神上的折磨是难以想象的,逼迫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写思想改造汇报,写思想认识,谩骂大法和师父,每晚睡时还要强制举着拳头宣誓(让放弃信仰,跟随恶党),等等等等。不符合它们的要求,就没完没了的上绳捆绑,吊铐,罚站罚蹲,关小号,野蛮灌食,电口舌、颈部头部,穿约束衣,不让睡觉,在烈日下“训练”体罚。李进科因呼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让犯人拽着腿在水泥地上拖,头在地上一上一下的咚咚的响,用电棍插入嘴里电。原中队长贾志刚气急败坏的喊“好你大的胆”,连续上十多次上绳折磨他,皮开肉绽,手呈鸡爪样,半年不能活动。

大法弟子李进科、岳彩云、赵勇忠、王铁壮因不放弃信仰,受尽了三所的所有酷刑。王铁壮,南阳某工商局副局长,因不放弃信仰被无限加期,精神受强烈刺激。岳彩云被非法关了四年,恶警用电锤打他,脚趾甲盖被打掉,不能干活,还说是装的,精神被迫害的有些失常。赵勇忠被迫害的吃大便,还有姚三忠,高某某,还有叫不上名的功友被迫害死。这些都是真实的,无法言表的恐怖。赵国安被迫害关小号,三天后不知去向,还散布赵国安有病住院后回家。其实赵国安被迫害三天后致死。

劳教所所长闫振业,在多次大会上公开叫嚷“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决不能手软。”原三所是一个小单位,是在迫害法轮功中壮大起来,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的有名的劳教所。再说说他们是怎么弄假的,监舍不足30平方米,却住上了40多人,每两张高低床合并起来,每层睡三人,夏日也是这样,起床后,把自己的被子收起,床上再放一个军用被子,或毛巾被作样子,根本不让用,还叠的有角有棱以示环境的优雅。洗脸间放上新毛巾、牙刷、牙膏,作道具让参观的人看,而被关押的人员们的洗漱用品却塞入储藏衣服的柜里,弄的衣服常常潮湿长毛。所以电视上对外播放的居住环境怎么好,全是糊弄人民和国际社会的。三所也关押基督家庭教会的成员,他们的处境也很悲惨……。

在中国的劳教所就是这样黑暗,致使一些刑事犯、吸毒犯宁愿蹲监狱,也不进按所谓“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劳教所。这里没有人性,没有道德,没有法律可言,管教的恣意妄行就是法律。这就是真实劳教所的写照。

希望调查委员会要自己独立调查,切莫轻信中共一言堂,否则调查将是失败的。提请国际法庭,按照有关法律惩治河南第三劳动教养所那些酷刑、灭绝人类的罪犯。河南第三劳动教养所犯罪人员有:所长闫振业、曲双重,三大队队长师宝龙,副大队长,谭军民(现在可能是教导员),是师宝龙的大舅哥,它俩狼狈为奸,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凶手。谭军民的妹妹,也就是师宝龙的妻子,就在三所里的商店上班,恶警贾志刚,赵振明,徐水旺,徐某某(二中队副队长)沈某某(一中队指导员)教育科李料发,原三大队的教导员马化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