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潭全慧平遭受迫害七年 老伴含冤离世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我是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全慧平。1999年7.20以来,这七年中,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了十几次的非法抓捕,关押,拘留,劳教非法迫害。

我曾是个出了名的老病号。1996年12月20日我绝处逢生,是永生难忘的日子。在这一天,我有幸得了宇宙大法,被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修炼真、善、忍。我按照师父《转法轮》去修、去学、去做,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我真正体验到了一个人真正没有病的滋味,走路一身轻,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邪恶江罗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从此我没有了安宁之日。大华岭派出所,厂保卫处不断来骚扰,三天两头来逼我,要我交花名册。我说,我没有花名册,没有。

1999年8月,我被迫离开家和老伴去了我姐姐家,刚去两天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专程跑到常德,把我和老伴抓了回来去洗脑,逼我交大法书,恐吓我和我的家人,不许走出江滨厂大门,监控管起来。

1999年12月11日,我的几个同修到北京上访证实法,16日到了天安门,警察骗我们上车关进了铁笼子,警察打一个男同修小王,牙齿都打掉了,我把小王手里的一个包里面有大法书横幅抢了过来,抱在怀里,警察说:老太太,你把袋子交出来,免得年轻人(指小王)受苦。说完就抢我的袋子,拿到书就撕。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关铁笼子时,警察搜身,把一个年轻的怀孕妇女身上脱的只有一条短裤。铁笼子里还关了一个空军上校,警察用枪比着他提审了四次,每次都是打昏了回来,有的同修手铐都铐到肉里面了。

我被非法送到湘潭驻北京办事处,“接”我们的二个人坐的是飞机,大华岭派出所的刘国熊还带了老婆一同去,另一个是公安局的张某某。他们用的,吃的喝的全是我们付,还报了几百元钱的药费,共用了6000元。1999年12月19日我被他们非法押送回当地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年1月1日我从拘留所出来,恶警把我全家一起喊到大华岭派出所厂保卫处。我一进去,厂办主任王昌元,代生云拍桌子暴跳如雷指着我大骂,骂我给湖南江滨机器厂抹黑。我说,我没有,我维护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们不准我说话,要家人严管我,否则拿我家人问罪,要我写保证,否则不许回家,吓的小女去买东西送给刘某某,才让我回来。从此不发一分钱养老金,节假日、敏感日都把我抓起来关押,派两个人监视,搞的我全家人都在恐怖中度日。

2000年4月6日我和几个同修,在家属区草坪炼功。中午12点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等九个人来绑架我,说我串连,把我强行绑架到戒毒所拘留15天。在戒毒所一天要给他们十多个人洗衣,打饭,洗碗,洗被子,洗厕所,拖地板,什么事都干。

2000年5月我写上访信到复印店复印被邪恶举报,没有复印完当场就被抓进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年12月28日我和老伴一起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西站火车上被抓,我没报姓名,就把我抓在湖南驻京办事处的地下室折磨,后来转到长沙芙蓉办事处长沙收容所(北京转运站),31号送了回来。我后来到了姐姐家,恶警到处通缉,2月25日我被抓,2001年3月28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到白马垅劳教所每天有十几个人在精神上迫害我。

2001年10月9日提前释放,在同修的帮助下于10月16日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劳教所高压下,受伪善欺骗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10月18日我到大华岭派出所,在厂保卫处声明以前受伪善欺骗而“转化”的一切作废。

派出所,厂保卫科恶人惊慌失措,又做我的笔录。我说,我都不配合。我被24小时监控。

2002年2月7日上午大华岭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到家里来,想绑架我,先欺骗家人,要把我老伴强迫送到医院住院,我女儿说,我爸爸的身体这么好,不需要住院。当天晚上我刚做好饭还没有来得及给老伴吃,恶警察李生来骗我和老伴、女儿,说,到派出所只问一个情况,半个小时就回来。我一去,恶警就把我关押起来了。老伴见我一去没归,心急忧愁,加上长期处于高度恐吓,9日下午五点在迫害中旧病复发,离开人世。

恶警把我关进看守所提审,我说,我修大法,没有犯罪,有什么好审的,我要求无罪释放。恶人一个字没提我老伴去世的事。

在看守所我抗议绝食了16天,被强迫灌食,一个姓谭的狱警一只手用竹板子撬牙齿,一只手拎着腮帮子说:就是要拎死你,要灌死你,要把你拎穿。一边骂人,一边灌食,旁边有几个犯人按着我。一直到3月底才放我回来,我对女儿说:先到医院去看看你爸爸去。女儿说:哪还有爸爸,抓你走的那天,爸爸第二天就去世了。我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003年10月1日,我在易家湾贴不干胶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易家湾派出所的一个中年恶警察用冷水从头上往下淋,再用打火机在头上点火,说,“让你自焚而死,可惜是水,点不燃。”一个年轻的警察用穿上皮鞋的脚猛踢我的腰,当晚不许我睡觉,开冷风机吹我,不让我上厕所。我被迫害全身抽筋,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易家湾、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又千方百计想办法把我塞进看守所,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恶警还不许家人接见。

2003年12月12日我被送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检查身体不合格,我站不起来,他们就把我吊在铁窗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察就用录音机把声音放大,用胶布粘上封我的嘴。眼看不行了,才把我放下来了,恶警后来送我到看守所,看守所也拒收。最后,他们把我拖到了大华岭派出所,通知我二女婿把我背了回来。

回来后我炼功学法,我身体恢复得很快,610不甘心经常上门骚扰,恐吓说:时时刻刻都可以送你劳教。

2004年3月11日恶警察李生,代群星到我家绑架我去洗脑班,我不开门,他们就找我的女儿,我女儿说,本来是你们的不对,不开门。李生说我女儿妨碍他执行公务,要把她抓起来,搞的小女、女婿都不敢回家了。

恶警察李生说抬都要抬去,我坚决不配合,不去。给他们讲真相,发正念,说不去洗脑班,我没有罪,抬也不去,就是死也不去。恶警最终没有得逞。他们强迫我的小女儿一个月不上班,专门看着我。

2005年2月24日晚上七点左右,来了一大堆的人,有社区的,有分局的里里外外都是人,只认得厂保卫处的何为新,张某某二个人,来抄我的家,有的抄床头,有的抄樻子,有的撕门上贴的都撕掉了,抄走了师父的经文。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又返回来,我不开门,过了很久,一直到晚上12点才走。第二天又来抓我,我不开门,几个恶警察就在外等着,呆了半天才走。邪恶的绑架没有得逞。

2006年1月7日我回老家四川,一是讲真相,二是看我95高龄的父亲,被恶警察代群星等人知道,要截回我。我去火车站,一个开出租的司机说:“我送你去,法轮功没有什么不好,你再去北京我送你去。”在师父的保护,同修们发正念加持下,恶警没有得逞。我顺利到四川,有100多人做了三退。

我揭露这些迫害,目的是希望参与迫害的人员快快清醒,不要再干蠢事了,不要为了自己一点小利而葬送了自己未来,那是后悔来不及的。


附参与迫害相关人员电话 湘潭区号 0732
原大华岭派出所 李生 手机 13087322873 宅 5577513
荷塘派出所 代群星 手机 13055141477 宅 5584851
江滨保卫处长 吴建国 13907324424
宁军 13973290254 5584040
社区主任 李鎮红 13007329777 5577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