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丰孝语、鲁慧敏夫妇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6年8月1日】自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中共恶党,操控邪恶政府的一整套国家机器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法轮功的非法残酷迫害以来,无数的善良好人被无端的关进劳教所、监狱,被酷刑折磨致残致死,无数个美好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场迫害的残酷性,超越人们的想象。

让我们从山东威海市公路局的一对夫妻职工丰孝语与鲁慧敏的经历来看看中共恶党怎样对待中国的平民百姓。

丰孝语和鲁慧敏都修炼法轮功。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勤勤恳恳、认真负责,在单位从领导到同事都口碑甚佳。

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以后,市公路局紧跟迫害形势,不顾他们的孩子刚刚满月,每天派出十几人进行“说教”,稽征办主任从兴日计划将他们刚满月的孩子送回老家,然后对他们进行隔离“洗脑”,威逼、利诱丰孝语与鲁慧敏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以开除公职相要挟,后因某官员的反对而未实施。随后,夫妻俩就被人长期监视住处,间或遭到骚扰、威胁。

2000年2月,丰孝语与鲁慧敏怀抱幼子去北京上访,被黑龙江恶警绑架后“转卖”给威海驻京办非法关押(据恶警讲,当时每抓获一名法轮功学员可以一至三千元的价钱“卖”给该学员所在地的驻京办,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在威海驻京办,他们和另两名年轻女学员被铐在椅子和暖气片上。当夜,他们遭到了孙姓恶警和刘公岛派出所黄姓恶警的毒打,满脸鲜血直流,两名女学员还遭到威海信访办主任王某的侮辱。翌日,他们被当地恶警铐上火车,后被非法拘留。单位以恶警索款与支付恶警往返路费为由从他们的工资中扣除了3980元。接着,公路局纪检书记王德山与从兴日、万明文在没有任何正常手续与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将他们非法开除,并强行非法将他们一家三口的户口迁至农村,隶属威海高区初村镇。

初村镇政府、派出所与马石泊村更邪恶的继续迫害他们。当时的初村镇政法委书记的周建波(此人专管迫害法轮功)与初村镇派出所所长宋空军的邪恶安排下,他们被初村粮管所朱某与当时的马石泊村委书记都吉涛夫妇监视居住。2000年4月,威海市邪恶610骨干刘金虎带领一批人强行非法搜家。2000年6月,丰孝语夫妇再次进京上访,回来的路上被朱某、都吉涛、派出所李某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搜身、搜包,企图非法拘留,因他们强烈抵制,邪恶未能得逞。随后都吉涛向丰孝语夫妇勒索七千多元,说这是朱某都某一伙的进京抓丰孝语夫妇的费用,扬言哪怕是卖掉丰孝语父亲的奶牛、拖拉机甚至是房子也要交上这笔钱,不交就赶出村子。丰孝语夫妇手中并无多少积蓄,遭迫害回老家后也只是依靠父母生活,但都某仍毫无人性的去催钱。

多行不义必自毙,7月中旬的一天,都吉涛因与人纷争被一村民当街刺死。

7月20日,朱某利用丰孝语夫妇的善良将他们骗至初村镇政府,随后出动恶警将他们绑架至一路边店非法关押、洗脑。非法关押期间,动用了初村镇政府的一切工作人员和中学的教师参与迫害,并采用轮班制对他们进行24小时看管。是夜将他们一家四口(丰孝语的母亲也修炼法轮功)关进一间2平米,刚能直起腰的工棚。时值盛夏,工棚里又闷又热,蚊虫成群,孩子啼哭不止。第二天,周建波与宋空军逼迫他们说,交出五千元的所谓“保证金”才能放人。为了孩子不受罪,他们不得不付出了最后的一点家当,至此已倾家荡产。恶党达到了邪恶江泽民集团的“经济上搞垮”他们的目的。就算如此,周与宋仍然不肯放人,并再次提出让他俩支付恶人6月进京路费的邪恶要求。无奈之下,丰孝语的父亲只好将房屋产权证交给周宋一伙所代表“初村镇人民政府”作为抵押。

至此,迫害没有停止,而是步步升级。2001年1月2日,周、宋一伙闯进丰孝语家,声言如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将把他们投入“洗脑班”与劳教所强制洗脑。为抵制邪恶的迫害,当日,时值数九严寒,丰孝语夫妇被迫携子流离失所。他们刚走,当天下午,恶警们再次闯入丰家,未抓到人。恶警们恼羞成怒,主人不在场便抄了他们家。3月底丰孝语夫妇刚回到家,周、宋一伙马上带领一班恶警来企图绑架他们。丰孝语与鲁慧敏强烈抵制,邪恶未得逞。

6月的某一日,威海610的刘金虎再次去威胁恐吓他们,但未能进门;半个月后,刘与一伙恶警翻墙而入,大肆非法搜查,搜走法轮功书籍若干。

同年12月31日上午,孝语夫妇因书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举报,被初村镇政府、派出所、武警绑架。恶警将丰孝语一只胳膊从肩上拉向后,一只胳膊从背后死命往上拉,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一般常人经这样的酷刑会就此残废的,真是邪恶残忍至极。邪恶之徒完全不顾鲁慧敏尚在哺乳期(第二个孩子),亦将她绑架。鲁慧敏被带走时连鞋子都没穿,只穿着羊毛衫与秋裤。鲁慧敏被家人托关系救出,丰孝语则被非法重判劳教3年。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毁了。

在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情况下,鲁慧敏拉扯着孩子艰难度日,即使如此,威海610仍不间断的对她进行骚扰、恐吓。2004年4月,鲁慧敏得知邪恶又打算将她绑架至洗脑班洗脑迫害,只得抛下幼子离家出走,再次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讯……可怜的孩子形同孤儿!

笔者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一掬同情之泪的同时,更加的看清楚了邪恶中共与邪恶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中共与江贼不灭天理不容!故投书明慧网,他日大审判之时,亦能留下一个记载与见证,善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