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加拿大人民谴责中共暴行的心声(六)


【明慧网2006年8月1日】自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以来,每天都有许多加拿大民众在加拿大法轮大法网站上签名留言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我们将陆续摘译他们的部份留言。

渥太华市的Davey女士:对生活在和平之中的加拿大人来说,在21世纪的中国居然存在“死亡集中营”,这实在是令人震惊。我知道解决中国(中共)侵犯人权的问题不容易,但我们必须采取行动。(2006年5月19日)

渥太华市的Shettu女士:纳粹大屠杀及卢旺达大屠杀之后,我以为这世界不会再重蹈覆辙,使后代免受同样的痛苦。 我恳求你们尽最大努力去制止这种杀戮。(2006年5月19日)

多伦多市的Waltenbury女士:中国共产党的这种行为必须有人去管。我们无法接受这些侵犯人权的行为。(2006年5月20日)

多伦多市的DUGGAN夫人:这种对法轮功和其他所有的人所犯下的不人道的行为必须立即停止。请你尽你的职责去制止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监禁和酷刑有违“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款,因此我们必须表明立场,反对迫害法轮功。(2006年5月21日)

安大略Richmond Hill的Bevilacqua夫人:请你们尽最大力量去制止这一暴行。(2006年5月24日)

埃德蒙顿的Silva夫人:中国必须停止酷刑!(2006年5月28日)

渥太华市的Escobar先生:一个身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政府居然会做出这种可怕的侵犯人权的事。所有爱好自由、民主、维护公民人权的国家应当一起来制止它。一个人的声音是不够的,我呼吁全人类一起与这种压迫和暴力做斗争。“永不发生”是二战后的口号,为何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让我们竭尽所能阻止任何人或任何流氓政府犯下的令人发指的罪行!(2006年6月6日)

埃德蒙顿的Sherman先生: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有责任,不要让类似的大屠杀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2006年6月7日)

埃德蒙顿的Wilson女士:允许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将是一种对文明的嘲讽。这将是全世界的一个黑暗的标志。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他们的信仰或任何其它原因而遭到这样的迫害。试想如果他们是你的家人,你是否会有不同的感觉?如果我们不站出来帮助他们,还指望谁呢?(2006年6月7日)

安大略Scarborough的Nethery女士:如果报道属实,这样的器官移植是邪恶和令人不能容忍的。各国政府都必须采取更多的措施迫使中国改善其人权记录,尤其是这一人权记录。(2006年6月8日)

埃德蒙顿的Wosar女士:我把这当作我的请求,我请求你们帮助所有的在中国被无情折磨的无辜的人们。当我看到有人被无端折磨,我的心都碎了。没有人应遭到这样的非人道的待遇,不能让它这样继续下去了。我无法想象有人能如此残忍的无端折磨他人。我相信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没有伤害到任何人。据我了解,法轮功的原则是真、善、忍。修炼者不会以任何方式扰乱秩序或威胁到别人的安全,因此他们不应该被迫害。我对此深信不疑并非常愿意提供任何可能的帮助。请制止中国的死亡集中营并以维护人权的名义对此展开调查。(2006年6月12日)

卡尔加里的Willems女士:这是第二次大屠杀,你我现在不能对此视而不见,看在上帝的份上帮帮他们吧。

他们不是人体钞票!!!(2006年6月12日)

温哥华的Kim先生:请行动起来。不要因为你的生活还不错而对此袖手旁观。那些无辜的人们危在旦夕。(2006年6月14日)

温哥华的Degtiarev先生:仿佛是历史的又一次重演。(2006年6月15日)

阿尔伯塔St. Albert的Bancarz先生:我们都应该感到这是人类的耻辱。我们本应在1000年前就摆脱了这种野蛮行径。(2006年6月16日)

魁北克克利夫兰的休斯先生:不要袖手旁观,你不能假装不知道而等着别人去伸张正义。让你自己也成为那个伸张正义的人吧。(2006年6月21日)

多伦多市的Chin女士:我一直感到疑惑:为什么在北美人们要等待几年才会等到器官移植的机会,而在亚洲器官移植就象快餐一样容易而且费用只是在北美费用的一小部份。我们谴责过纳粹的大屠杀,但却对眼下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我们可以坐下来批评我们的祖先的不当行为,但是当我们被要求挺身反抗罪恶时却想要回避。人们的身体被剖开,生命被夺走,而生命是上帝赐予我们的。请把我们的声音传出去,这种杀戮必须马上停止。(2006年6月23日)

安大略伦敦的Blair先生:请帮助制止这种暴行。作为人类,我们有责任改变这个变异了的世界。(2006年6月26日)

安大略伦敦的Kummer女士:我们的政府没有去努力制止这些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我感到恶心。(2006年6月26日)

多伦多市的McQuade女士:这些行为令人感到恶心。请帮助我们结束这场可怕的迫害。(2006年6月26日)

安大略Kitchener 的Provo 女士:这是不人道的,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必须制止这种暴行!这太过份了,太恶心了。(2006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