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善用类比和哲理故事

【明慧网2006年8月10日】在讲真相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有的能够马上解答,有的还需要再考虑才能回答上来。原来我就很回避给那些看似什么都懂、人生阅历颇为丰富的人讲真相,总觉得自己会被绕进去。但是后来明白,那都是自己的观念,不论怎样的众生,我们都应该运用从常人中学到的东西,用大法给与我们的智慧和慈悲去解决众生对于真相的疑惑。

今天把与其中一位朋友讲真相过程中,他提出的一部份问题写出来。希望能对有类似经历的同修有所帮助。自知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问题1.现在不知道我的上辈子,那我的下辈子也必然不知道,对吧?那我为什么要为那个不知道的我负责呢?我为什么要为我的下辈子负责呢?

答:在我们看来,人的生命不止是这一生。这一世是您这个肉身的生命。人的真正生命,我们说是人的元神,或者宗教中叫灵、灵魂,他的生命很长很长,如果把他比作一条直线,那么您的这一生就是这条直线上的一个点。

拿您来比喻吧,周一您穿了一件白色T恤和牛仔裤,你和我坐在这里聊天,这是您;周二您换了浅蓝色衬衣和西裤,你去公司做事,这也是您;周三,你和夫人到超市买了东西,去看望您的父母,那还是您……都是您,只是在不同时刻不同阶段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您的外衣有所不同而已,那都是您,这是肯定的。

人的一生一世,其实短暂的就象一个梦。您在睡梦中的时候,是想不起来您睡前的状态的,一般也不可能预知您醒来的情况。那都是您,您说您怎么能不对其他时段的您负责呢?也是同样的道理。

问题2.我觉的我目前挺好的,享受生活,轻松自在,我为什么要去考虑那么多事情?我为什么还要去那些所谓的更好的地方?

答:给您用一个非常非常不恰当的比喻。我们都知道猫善于夜间活动,以为它的视力一定比人好。但是,您知道吗?在猫、狗的眼睛里,世界只是灰白色的。他们就觉得那是世界的本来面目。他们怎么能知道人看世界是那么的多彩呢?他们能知道那其中的差异吗?

一只小猪在猪圈里,饕餮着它的盛宴,酒足饭饱后,再找东西拱拱,在上面打个滚,阳光下一躺,好惬意啊,再没有比这更享受的生活了。可是,你知道人怎么看它吗?它的美食是腥臊恶臭的剩饭,它鼻子上、身上沾染的都是自己的粪便,它生活在肮脏的粪池中。可是,它怎么会理解人的想法呢?它怎么会知道人吃的是什么,住的是什么,享受的是什么呢?也许,你要它做人他都不干呢。

问题3.你怎么就知道你们修的就是最高的呢?你怎么就知道你们的上面没有更高的(神)了呢?那么在更高的神看你们不也是象人看猪一样吗?那修来修去,不是还和猪一样了吗?不是白努力了么?

答:先不谈我们修的是不是最高的。就象上次跟您举的那个的铁盒子里的例子,房间里熟睡的人和醒着的人都可能会被憋死。所以很多人就认为,与其醒着、明白着痛苦着死去,不如在无知无畏无忧中死去。乍听上去似乎挺有道理。其实不然。因为只要人醒着,就能多一份生存的希望,无论这个希望多么渺茫,但,希望是有的。因为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但对于熟睡的人,希望等于0。

可能也有人惧怕那个痛苦和恐惧的过程,但是如果我们真走了出来,也许就会感受到那经历的苦痛实际是在历练一个生命,就象凤凰,浴火重生。

其实,更多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我们所有的痛苦和恐惧完全来自自身,而不是环境,所以,更确切的说,在那种极致的状况下,克服、突破的是自己。突破了,希望就来了。但是更多的人是自己把自己先打倒,先唬住了。不是有这样的笑话吗?一个自杀的人跳楼,还没落地,就已经死了,是吓死的。

关于修了半天又会怎样的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的。也举个例子。愚公移山的故事家喻户晓。“愚公不愚,智叟不智”的观点却不一定能为今天被物质现实所累的人所认同。其实所有的努力都不在结果,而在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为自己的目标努力了,我就离希望近了,有朝一日也许就达到了目标。但是放弃努力的人,永远就没有希望。

就象有一个不小心堕入深坑的孕妇,开始努力了几次,没有成功,就放弃了。时间久了,就在那里生活了,而且也适应了,后来居然还觉得挺享受的。孩子也生在那里,孩子一出生就认为这个深坑就是他的家,这里的一切自然而又自然,美好而又美好。有一天,坑顶来了一个人,想救他们出去,孩子很不愿意,说“你为什么要我离开我的家?”母亲虽然明白外界的真相,但是因为在那里呆的时间太久了,惰性和求安逸之心使她不愿枉费力气,“你有100%的把握能让我们出去吗?”那个人不敢肯定。“那算了,就算我再努力也可能还在坑中,还不如就象这样来的轻松享受呢。”

人必然是要死的。人生下来每成长一秒,就向死亡靠近一秒。以您的观点,都是死,还不如早一点了断。

您笑了。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这个过程。每个人都知道生命的那头是什么,我们必然要面对的结果是什么。但是我也没看到有多少人每日生活在惴惴不安和胆胆突突中。有的人选择在这个过程中荒芜着,有的人在这个时段把自己发挥的淋漓尽致;有的人利用了这一生的所有的“外衣”做尽了善事,有的人利用这段有限的时间寻找到了真理和做人的真正目地,也许就永远的超脱了……您说这个过程是不是很重要?您说这个过程的努力是不是很重要?

您说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