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晓叶被前夫劈晕、遭山东平度市公安活摘器官谋杀


【明慧网2006年8月10日】山东平度市万家镇徐戈庄大法学员毕晓叶,遭她丈夫虐待离婚,2001年农历六月初三被前夫马延明用小镢劈晕,随后马延明的哥哥马延清(兰底镇司法所所长)带黑社会打手,并请平度市公安局到场。还有呼吸的毕晓叶遭平度市公安活体解剖、摘取全部器官,遗体被公安带走火化。

事后有目击者沉痛的说:“人命关天啊,人还有气,叫谁说都应该先抢救,为什么先摘器官,这不明着杀人吗?有些事叫人想不通,劈的是头和脸,与五脏六腑有什么关系?唉,本来能救活的人给解剖了,撇下两个小女孩谁管?造孽呀。”

毕晓叶,女,40岁,1999年7.20前不久由其亲属介绍修炼法轮功,后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和蛊惑人心的宣传,其夫马延明经常对她无端打骂和百般虐待,最后导致二人关系破裂,于2001年春离婚。按离婚时谈的条件是:二人分居,毕晓叶暂住老地方,秋后离开。

然而,2001年农历六月初三下午,马延明突然闯入毕晓叶住处,将外门关好,用小镢尽力向毕晓叶的头上、脸上劈去,刹时间毕晓叶被劈的鲜血如注,面目全非,晕倒在地……。

马延明见事态严重,马上电话告知他的亲哥哥──兰底镇司法所所长马延清,马延清马上带了几个远近闻名的黑社会打手,火速赶到现场。很快经马延清联系的平度市公安局也来到现场。

平度市公安局来后同时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以“防止事态扩大化和保护现场”为由,由公安局、派出所和马延清带来的黑社会打手排成人墙,主要目的是阻挡毕晓叶娘家的人靠前,以封锁事实真相,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罪恶;同时进行的第二件事:就是公安将还在微弱呼吸中的毕晓叶活体解剖,将所有内脏器官全部取走,并将毕晓叶的剖后尸体“叠”起来扔上车拉去火化,并扔下一句话:等待化验结果。

那么凶手马延明下场如何呢?至今已经五年多了,马延明仍逍遥法外。公安方面连“无罪释放”的程序也没走,直接就是“不予追究”。实质上毕晓叶是马延明和公安共同杀死的。

据内部知情人透露,上边每年都向县级监狱下达器官指标。1999年至2001年平度监狱人满为患,就将平度城北的一个废弃的工厂倒出来,专门关押上访人员。曾有一个官员对认识的一个被关押的上访人员私下里说“共产党完了,不要告了,天下乌鸦一般黑,你胳臂能扭过大腿吗?”

凶手马延明的哥哥马延清,这个邪党所谓的“司法所所长”,其人心狠手辣,2005年调到南村司法所继续干所谓的“司法工作”。在迫害法轮功高潮的1999年-2001年,马延清在兰底镇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农历新年前三九严寒天气,马延清曾出主意将关押大法弟子的房子的玻璃全部砸碎,强制大法弟子脱去棉衣、赤着双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彻夜挨冻。邪党人员用此令人发指的卑鄙手段逼迫大法弟子与其家人交款,马延清等人私分。

中共邪党人员利用手中的权力,胡作非为。现在平度610伙同平度公安及各乡镇派出所恶警又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新一轮迫害,而这种迫害是黑社会性质的,其手段卑鄙下流不可告人的,他们采用欺骗、秘密绑架、勒索钱财、长期体罚、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等等。深望国内善良人士与国际社会共同关注平度事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