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来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10日】我是崇州市大法弟子,今年54岁。我从小患严重胃炎、肺心病、肺气肿,常年离不开吃药,就是不见好,痛苦不堪。

1998年7月13日喜得大法后,困扰我几十年的病痛不治痊愈,至今未吃过一片药,人也显得年轻了,一身轻松自在。

99年7.20后,中共操纵党、政、军各级机构及各类社团与组织,对法轮功展开全面迫害。村干部到我家强行搜书,强迫我放弃修炼,遭我拒绝,之后他们就经常上门骚扰,恐吓家人。

2000年12月29日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抓住押到北京七里渠派出所。他们对我进行非法搜身、恐吓、辱罵、拳打脚踢,而后把我关进铁笼,不许我睡觉,不许坐下,一合眼就打骂,折磨到第二天深夜才把我转到当地驻京办。在驻京办又被逼脱光衣服搜身,不准睡觉。后又转到成都戒毒所,同样被脱衣搜身,污辱人格,连阴道都搜。还强灌栽赃陷害大法的谎言。

我为抗议迫害开始绝食。后被押回崇州拘留所,再次遭非法搜身(连阴道都搜)。在拘留所关押18天后我被转到看守所,多次被非法提审、泼淋冷水、打骂,恐吓,强迫放弃修炼,遭到我的拒绝。24天后,他们强迫家人签字,交现金8140元后才让我回家。

回家后,“610”恶警、派出所、崇阳镇政府、市妇联、计生委等长期轮流多次上门骚扰我。

2001年12月5日下午,7、8个恶警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偷走衣兜里的现金74元,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将我绑架到崇州市拘留所,关押至第二天上午。回家后,恶警还是经常上门骚扰,强迫我到派出所“开会”、签字,并用各种手段监控我。

2002年3月23日,我在滨河路挂横幅,被恶警绑架并再次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把我关进崇州看守所。我被非法搜身。管教人员帅红玉打我耳光。我因抗议迫害绝食,被注射不明药物,身体反应强烈,抖动无法控制,无法行走,许多天后才放我回家。

2004年9月14日,我们三人在崇州市白头镇讲真相,被人举报,白头镇政府包队干部龚华林、五大队二组陈定坤、五组陈红抓住我们,叫来白头派出所人员野蛮的将我们拖进两辆警车(其中一位司机叫何老二)带到白头派出所非法搜身后关押在派出所。他们拿走我带在身上的家门钥匙,又一次非法私自闯入我家,偷走现金一百元,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我们一直绝水绝食反迫害。4天后我们回到家。

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我从未对大法、对师父动摇过。我一定坚修大法,跟师父走到最后,不承认其它任何安排和一切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