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监狱害死大法弟子许基善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6年8月12日】许基善,男,41岁,朝鲜族人,大庆石化总厂建设公司筑炉公司原机修厂土木车间职工。2004年3月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

大法弟子许基善在大庆监狱经常受到非法迫害,犯人王安辉、郭立阳经常对其打骂。平时家属给存的钱卡一直由犯人杨宝祥掌管,许基善自己连去狱中超市购物的自由也没有,每月钱卡存花多少都没有个数,也不知道。早在2005年5月5日,它们就对许基善进行了残酷的迫害,让其连续站立七天七夜不让合眼睡觉,最后在深夜它们往许基善身上浇凉水,使其棉衣都湿透了,还给上绳迫害,后来许基善大喊“救命”,惊动了全监舍的人,他们才停止了迫害。

(上绳,也叫“束缚”。酷刑的一种。强行扒光上衣,再用尼龙绳从脖子后边绕过双肩,将两只胳膊分别一圈一圈缠绕勒紧,绳子全都刹进肉里,再把胳膊反扣到后背将双手向上吊到极限,再用绳子把双手大拇指锁死在一起,然后与勒在脖子后边的绳子锁死在一起。这样,被“束缚”的人就成了“木头人”。)

2005年6月5日,大庆监狱以张德志为首的恶警在大庆监狱七监区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许基善,以强逼写所谓的转化“五书”为由进行迫害。

早晨8点钟,犯人卜充到学习室找到许基善问:“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把转化的‘五书’写了,也免得遭罪。”许基善说:“叫我干什么都行,干没良心的事我做不到。”犯人卜充又说:“既然这样,你这么说了,你就别怪我啦。”

8点40分,恶警张德志进入监室,伙同犯人李连才、卜充、王安辉、郭立阳、王洪岩、姚海牛、周小斐合谋迫害七监区十三分监区锅炉队楼下监室的2名法轮功学员:先将大法弟子赵玉安、许基善分开,把赵玉安锁进学习室,由犯人翟富刚、王岩跃、王明龙看住以防闯出,出工的犯人一出工严禁进入宿舍,对留在监舍不能出工的人员一律锁进学习室,并严格限制行动,不许走动等。学习室的门被在外面锁上,门外由王洪岩、姚海牛、周小斐看守学习室,以防学习室的人闯出。犯人外出的监舍一律上锁,不许外来人员进入。严密封锁一切残暴行凶的消息外泄,这是张德志预先做好的具体安排。

9点钟,在以上几名犯人的参与下,在监舍内从下铺东北角铺上抽掉两块铺板(板子长约1.9米)绑成十字架,由犯人王明龙找的绳子,将许基善捆到已做好的架子上,用线裤堵住嘴,由王安辉、郭立阳等人将许基善抬进厕所,头朝北、脚朝南,放到厕所的地上。厕所内的东北角上的上水管上焊了一个放水阀门--4分粗的水阀门,阀门上接有一根一寸粗的黑胶管放水用,他们就是用这根胶管往许基善身上浇水。

在这期间直接参与迫害的犯人为李连才、王安辉、郭立阳,他们强行把许基善全身的衣服扒光,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就这样从早上9点钟开始一直到下午1点钟,共4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郭立阳、王安辉不断的用水盆、高喷壶往许基善的身上浇水、喷水。厕所的自来水是地下井抽上来的,水温是零上4℃,经过管道进入监舍约14℃左右(注:2005年9月份,上水管道已全面改造,水管线都变了,温度也有所变化。)

2005年6月5日的天气是白天多云有阵雨,西南风四到五级,最高气温22℃。夜间多云,有阵雨,西南风四到五级,最高气温4℃。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给一个人不间断的强迫降温4个小时,其结果大家自然都可想而知啊!

恶警张德志在8点40分、10点钟、12点钟曾多次进入监舍到迫害现场,伙同犯人李连才、郭立阳、王安辉等人多次逼迫许基善写“五书”,每当拿掉堵在许基善嘴上的东西时,许基善都大喊“救命、救命、救命!”这时张德志说:“你不写‘五书’,谁都救不了你,你还是写了吧。”许基善这时什么都没有说。

在12点多钟的时候,王安辉、郭立阳发现人已经不行了,并向一直在门口管教室等结果的张德志汇报,但恶警张德志只是到现场看了一眼许基善,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应急急救措施,更没有及时送医院抢救,看后回到管教室的门口等待。

这时监舍内的李连才、卜充、王安辉、郭立阳把许基善从厕所内抬出来,放到监舍大厅的地板上,并叫打扫厕所的犯人杨清华把厕所收拾干净。

许基善被从厕所抬出时全身赤裸,头对着西面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郭立阳、王安辉在许基善的左右将许基善驾起想叫他坐起来,但是许基善全身瘫软、头部向前耷拉到胸前。这时王安辉在右、郭立阳在左、卜充、李连才在前面,杨清华从厕所打扫完出来在旁边帮忙。郭立阳、王安辉还在说许基善装死,李连才、卜充还摸脉搏,在地板上给许基善做胸前按压,没有什么效果后,又把许基善抬到铺上继续做胸前按压。这时学习室的门已经开锁,赵玉安直接就闯到大厅,但被犯人卜充、李连才等许多犯人强迫截回学习室。

这时的恶警张德志不时的通过监门的观察口向监舍看许基善的一切情况,直到1点40分才将许基善送往医院,在监狱医院做抢救处置的是大法弟子李力壮(2006年7月23日已释放,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医大二院),许基善到医院时已没有生命特征。在2点多钟又将许基善送回监舍穿上衣服,这时监舍的人都不知道许基善已经死亡。直到下午4点多钟才知道。迫害许基善致死的整个过程,学习室的人从门缝之中都看的一清二楚。犯人应右增,每当从门缝看的时候都说:“这些人都把‘法轮功’给害完了,这人都不行了!”学习室的门是对开的,从外面锁上能够推开3公分左右的一条门缝,通过这条门缝正好看到全监舍大厅到侧门里所发生的一切情况,也就成了目击迫害许基善整个过程的直接见证。

当时在场的目击证人、知情者有:

赵玉安:现调六监区(法轮功修炼者)
王明龙:现在七监区
王洪岩:现在七监区
周小斐:现在七监区
姚海牛:现在七监区
吴庆权:七监区十分区(已释放)
杨清华:现在七监区
应右增:现在七监区
蒋文明:现在七监区
张文平:现在七监区
迟文达:调六监区后释放
张永刚:调服务队
宋玉龙:七监区
张凤文:现调六监区
李洪彪:七监区
李金:七监区
翟富刚:七监区
王光跃:七监区
李明:六监区
李力壮:七监区(现已释放)(法轮功修炼者,家住哈市南岗医大二院)

在2005年8月份大庆监狱针对许基善被迫害致死一案,采用了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掩盖事实真相,他们采用了恐吓、威胁等手段阻止知情人作证,并造谣说许基善是患心脏病而死。其中叫的最欢的是流氓恶警张德志、李风江等人,一些邪恶犯人如关发林等也都积极参与掩盖真相,所谓靠近政府,妄图欺骗众人。而对要做证人的吴庆权、张文平、蒋文明、宋玉龙等人进行威胁、恐吓等卑鄙手段,掩盖真相。

还有在检察院、狱侦科做所谓的了解情况时,都是以传讯、恐吓、整人、不谈不讲等方式进行的,而对吴庆权本人所作的证词却挖空心思找证据认定其为伪证,为此展开一连串掩盖真相的迫害式调查。对要作证的犯人吴庆权采取了关进小号一个月,不给减刑等处罚。同时对赵玉安所讲的经过不予记录。这样一来,使众多知情者感到没有安全感、没有生命的保障,在强大的压力下,人人自危,不敢直接出来作证,给调查真相带来一定难度。

现在的情况是凶手逍遥法外,证人、知情者都受到胁迫、压制。现在知情的犯人被调离的调离、放的放。但如果条件成熟的话,相信这些人也会出于人的良知出来作证。相信事情的真相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现在国际上已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善良的人们都在盼望着国际组织能够早日进入大庆监狱,就此事进行调查取证,使冤情得以昭雪。

直接参与迫害许基善的凶手:
恶警:张德志
犯人:郭立阳、李连才、卜充、王安辉(都在七监区)